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帝霸 3335 第3335章从何而来

  平蓑翁啜了一口茶,调整了一下心态,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沉吟了一下,最终,他徐徐地说道:“不知道少爷是从何而来?又是从何而去?”

  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平蓑翁在心里面已经是拿捏了很久,可以说是千回百转,他在措辞上已经是很谨慎小心了。

  平蓑翁没有直接问李七夜是什么人,而是十分婉转地问李七夜是从哪里来,又从何而去。

  在平日里,以平蓑翁的实力和身份,根本就不需要如此的小心谨慎,更何况是在一个普通弟子的面前。

  甚至可以说,以平蓑翁的身份和实力,那怕是在阴阳禅门的门主面前,他也无需如此的小心谨慎。

  但,此时,平蓑翁对于李七夜有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估计,直觉告诉他,只怕李七夜会远远超出他的想象。

  这也就是让平蓑翁很好奇,也是平蓑翁特别想搞明白的一个问题李七夜究竟是什么人呢?

  如果再说,李七夜只是一个从刘村出来的弟子,平蓑翁绝对是不会相信的,如此充满奇迹的弟子,一个如同谜团的少年,这绝对不可能从刘村走出来的,刘村这要的一个浅洼,绝对不可能养得出这么一条真龙。

  当问出了这个问题之后,平蓑翁握着茶杯的手都稍稍用力了一下,他自己心里面都有些稍稍的紧张,自从他成为神玄宗的宗主之后,自从他入圣之后,就很少有过这样的紧张了。

  事实上,强大如他,他不知道见过多少的风浪,见过多少的危险,再大的事情,他都能应付自由,但,现在他却无由地紧张了一下,心里面有点担忧李七夜所说出的答案。

  李七夜在这个时候眼皮撩了一下,在这随意撩了一下眼皮的时候,平蓑翁突然觉得李七夜的一双眼睛深邃无比,好像可以吞噬世间的一切,让他在心里面不由颤了一下。

  “从该来的地方而来,该去的地方而去。”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这样的回答,让平蓑翁不由怔了一下,他有些意外,依然不由再问:“什么才是该来的地方,什么才是该去的地方呢?”

  李七夜目光一凝,眯了一下,然后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这就不是你该问的了,也不是你能问的!”

  平蓑翁是神玄宗的宗主,大道圣体的强者,在别人看来,李七夜这样的话,那是十分无礼,甚至是大逆不道。

  但,就在李七夜目光一凝的时候,他仅仅眯了一下的时候,平蓑翁突然间感受到危险,一种前所未有的危险直觉在他心里面升起,让他心里面不由为之一寒!

  就在李七夜目光一凝的刹那之间,平蓑翁突然觉得,自己就如同一只蚁蝼一样,李七夜是一尊高高在上的至尊,他只需要稍稍地移一下脚,就能把他踩得粉碎。

  这样的感觉十分的荒谬,但,却让平蓑翁手掌心直冒冷汗,这种直觉是十分的真实。

  回过神来之后,平蓑翁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他更加肯定,李七夜不是神玄宗的普通弟子,更不是刘村出来的一个山野小子,至于李七夜究竟是什么样的来历,他究竟是什么人,平蓑翁不敢再追问了。

  直觉告诉平蓑翁,如果他再追问下去,不仅仅有可能会为自己带来杀身之祸,甚至有可能是为神玄宗带来灭门之灾。

  最终,平蓑翁不愿再追问这个问题,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徐徐地说道:“少爷又为何来我们神玄宗呢?”

  明知道问这个问题,会给自己带来风险,但,平蓑翁最终还是问了,他不仅仅要为自己安危着想,也要为整个神玄宗着想,毕竟,他是神玄宗的宗主,他面要知道,李七夜究竟是为何而来。

  李七夜绝对不是什么神玄宗的普通弟子了,他绝对是非凡之辈,他来到神玄宗,那一定会有着他的理由的。

  事实上,在问这个问题之时,平蓑翁心里面是千回百转,他也在心里面揣测着李七夜究竟是为何而来,宝物,功法,或许还是其他的东西……

  在这刹那之间,平蓑翁在心里面可以说是千百个念头一掠而过,但,很多念头他又一一否认。

  如果李七夜真的是为宝物而来,只怕他不会把兵坟之中成千上万的兵器视之为破铜烂铁了,毕竟,兵坟之中还是有道君兵器的。

  如果说,在神玄宗有比道君兵器更加强大的,那仅有一件,也就是放在他们南螺峰的那把神剑,南螺道君所留下的传世之剑!

  但,平蓑翁又很快否了这个想法,直觉告诉他,李七夜不可能为宝物而来。

  如果说,为功法而来,平蓑翁也觉得可能性很低,毕竟,他也听说了,李七夜所修练的,都是最不入门的功法,如果他为功法而来,绝对不会如此。

  “缘,缘份而已。”李七夜笑了一下,目光闪动了一下,淡淡地说道:“只能说,我和神玄宗有些缘份。”

  缘份,这东西说起来十分的飘渺,但,从李七夜口中说出来,却是那么的真实。

  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世人又有多少人去在意这样飘渺的东西呢,但,对于李七夜来说,却不一样。

  平蓑翁沉默了一下,最后他点了点头,认真地说道:“我相信少爷的说话。”

  平蓑翁这话的确是出自于腑肺,也的确是很真诚。对于世人来说,他们更看重的乃是宝物、功法、实力等等这些更加实在的东西,至于“缘份”这样飘渺的东西,只怕没有多少世人会看重。

  但,平蓑翁在心里面认为,世间这些俗物已经打不动李七夜了,或许,就如他所说的那样,一切都是缘份,这才是真正的高人。

  “放心吧,如果我真对神玄宗不利,此时此刻,你也不会坐在我面前。”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

  得到了李七夜如此肯定的答复,平蓑翁在心里面也不由松了一口气,这也的确是他所担心的,也是他今日来见李七夜最想知道的答案,毕竟,他不希望在这节骨眼上有什么不祥的事情发生。

  平蓑翁心里面长吁了一口气之后,他不由问道:“少爷登祖峰,祖峰之上,可是有什么呢?”这是平蓑翁来见李七夜第二个关心的问题,他也一直想知道祖峰上的种种,可惜,他却不上去,现在他想从李七夜口中知道这些东西。

  李七夜淡淡地一笑,看了平蓑翁一眼,轻描淡写,说道:“这事情,你不用问我,你自己也心里面也有底。”

  李七夜这很轻淡的眼神,就是一切尽收眼底,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逃得过他的双眼。

  被李七夜如此一眼看穿,顿时让平蓑翁有些尴尬,他不由干笑了一声,说道:“我所知道,那也只不过是凤毛麟角而已,只知道,祖峰之上,可通大脉,具体就不得而知了。”

  “差不多这样。”李七夜也没有仔细说,只是随意应了一句。

  平蓑翁不由轻轻地蹙了一下眉头,这是他最担心的事情,他不由低了低声音,说道:“这,这么说来,我们神玄宗,可入祖源之地了。”

  这就是平蓑翁所担心的,战仙帝的真言烙印在了他的心里面,如果神玄宗的祖峰真的可以进入祖源之地,这样的一个消息一旦传出去,只怕整个神玄宗都会被天下人围攻。

  “可以,也不可以。”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这就看是对谁而言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了平蓑翁一眼,说道:“这也算是我与神玄宗有缘,该来的自然会来,但,不该发生的事情,自然不会发生。不然,当年你们南螺道君为何要登祖峰,他就是有所担忧,怕今日的事情发生,为神玄宗招来灭门之灾!”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听到李七夜这样一说,平蓑翁不由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虽然他无法意料未来会发生怎么样的事情,但,李七夜这样说,他是能相信李七夜。

  得到了如此肯定的答复之后,也消除了平蓑翁心里面的忧患,他心态也轻松不少,最后,他不由有几分好奇,问道:“战仙帝所言的祖源之地呢?”

  战仙帝所留下的真言,只有那些老祖、天尊才能听得到,像弓千月都听不到,更别说其他的弟子了。

  “难道,战仙帝真的是把自己的道藏留在了所谓的祖源之地吗?”平蓑翁好奇问道。

  事实上,在当下整个北西皇也不知道有多少大教宗门在私底下寻找战仙帝所说的“祖源之地”,天下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得到战仙帝所留下的道藏,得到战仙帝的传承。

  “祖源之地呀。”李七夜不由眯了一下双目,一时间出神,这让他想到了一些东西。

  当李七夜收回目光的时候,看了平蓑翁一眼,淡淡地笑着说道:“怎么,你对这地方感兴趣吗?”

  平蓑翁不由干笑了一声,说道:“如果说不感兴趣,那就太违心了,也是自欺欺人。只不过,我身负神玄宗安危,不敢有任何非份之想。”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帝霸 567中文 www.xntk.net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