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巴顿奇幻事件录 16 氏祖到来

  开学第一天,对家中有学生的家庭来说,应该算是比较重要的日子了,扎克本准备送爱丽丝和玛雅去学校的。结果被嫌弃了,“天啊,我们又不是小孩。”玛雅翻着白眼说的。

  也好,扎克今天的日程上的事已经被排满,专心准备迎接这一天吧。

  第一件事,勒森布拉的氏祖,即将到达巴顿。请大家严肃点儿,这可是第一手消息。身为魔宴在巴顿地位最高的吸血鬼,托瑞多氏祖,我们的扎克,是唯一有资格接待勒森布拉氏祖的人。

  “他使用的人类身份是弗兰克·吉尔伯格。”这是清早,也就是刚才啦,北区警局达西局长打电话过来告诉扎克的绝密情报,以及一些忠告,“他好像心情不好,我希望格兰德里已经准备好了食物……”

  第二件事。其实和第一件事略有重合。因为因为弗兰克·吉尔伯格并不是唯一会来格兰德的客人。

  巴顿市的第一次殡葬业集会即将在格兰德中发生。巴顿的三家殡葬之家代表会聚齐。

  所以,北区的福特,南区艾伦殡葬都会过来。

  是了,这是昨天晚上事件的延续。但为什么没有昨天晚上解决呢?因为福特先生非常有建设性的——“我们需要谈谈!但不是现在!我感觉我会需要我所有的脑力才能明白你们要说什么!现在不行!我的供血不够!让我好好睡一觉!明天!明天我去格兰德!艾伦的哈密顿、格兰德的扎克!等着我!”

  于是本来等着哈密顿和福特过来的扎克,现在有了第一件事的插入,正好,给艾伦那边去个电话,“艾伦?哈密顿出门了吗?还没吗,正好,带上雷夫罗和卡帕多西亚,勒森布拉氏祖马上过来,你们应该见一下。”

  第二点五件事。

  抓住准备去上班的詹姆士,“让你们巡逻的警察帮我找一下露易丝。”露易丝没有回来。扎克有给哈瑞森那边打电话,但哈瑞森给的回复是他不知道那帮异族离开派对后干什么去了。

  如果过了中午,露易丝没有回来,詹姆士也没有送回任何消息,扎克就会自己出去找。

  由于这事件是否占用扎克时间都不确定的事件,所以是二点五。

  第三件事。保姆。

  这是报复。报复昨天派对上扎克用了自损信息获取的方式,阻止了波奇获得哈瑞森掌握的情报——波奇,把他儿子安德鲁,丢到格兰德了。

  “亲爱的邻居,帮我照顾一下我的儿子,没意见吧。”

  “我有。”

  “这就是现代人的生活,不是么,男人女人都要外出工作,孩子都没人照顾了。”

  “你可以请个保姆。”

  “有你这么愿意帮助人的邻居,我真是太幸运了。”

  “不,你并不幸运。”

  “请保证他午餐吃掉胡萝卜和青椒。”

  “保证不了。”

  “再见了,亲爱的邻居。”

  我知道大家一定有问题,沐恩有工作了?是的,在帕克小学。别装惊讶,人家沐恩一个寒假都在帕克小学的托儿所帮忙,得到这份工作没什么值得意外的吧。

  第四件……没了。不过谁知道呢,说不定会发生点儿什么扎克不得不也要亲自去处理的……

  “等会儿要来的弗兰克·吉尔伯格,不是那个这几天天天来格兰德蹭晚餐的吸血鬼吗。”安德鲁在扎克爬扎克办公室里的书柜。

  扎克惊讶盯着这个小人类——曾经展示过强大巫术力量的幼童,“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我从出生后就没怎么感受到过危险~”稚嫩的童言,没错吧,想想你们小的时候怕过什么危险……“但有几次,我感觉到危险~一次是来巴顿的火车上,在纽顿停车的时候,我看到了黑女巫~”有记得的吗,“第二次,是爸比(波奇)成功的召唤了帕帕午夜~”呵,有趣的信息——原来波奇只成功过一次。这段主仆关系也是够奇妙的,“第三次,是遇到了你弟弟的女朋友~”

  “莫卡维?”扎克看着已经爬到顶的安德鲁,提醒对方小心脚下好像实在不必要。

  “恩。”安德鲁在书柜上翻滚,满身灰,但他好像很享受,“然后就是这几天那个吸血鬼来格兰德时候~”

  扎克试探的,“你有告诉你别人么。”

  “当然没有~”很干脆,“告诉别人又没用,如果我都觉得是危险的东西~”他朝扎克笑了一下,没说了。

  扎克点了下头,“那今天就是弗兰克·吉尔伯格第一次来格兰德。”意思就是之前你没有乱说话,今天也不要。

  “我不吃胡萝卜和青椒。”这孩子,有毒。

  “成交。”

  安德鲁在暗红咒文的托举下,落到扎克面前了,“我就知道扎克叔叔最好了~”

  扎克摆手躲开安德鲁试图抱过来的手,全是灰,扎克才不要碰。

  “他来了~”安德鲁看了眼扎克身后的窗外,跳下办公桌,去清洁自己了。

  扎克也回头看了一下,看到了赛瑞斯僵硬的站在后院里,手里还捏着今天磨坊的工作报告。

  既然这是弗兰克第一次来格兰德,该做的扎克要做——初次见面的客气是必须的。

  扎克下楼迎接去了。

  “赛瑞斯,见过勒森布拉的氏祖,弗兰克·吉尔伯格先生。”扎克拍了下凝固住的赛瑞斯,拿过了工作报告。介绍当然要完整,“吉尔伯格先生,这位是赛瑞斯·卡帕多西亚,同时,他也是莫卡维在联邦唯一后裔布瑞尔的丈夫。”

  “跨族婚姻?还是二代莫卡维和四代卡帕多西亚的结合?令人作呕的组合。”配合演出还是发表真实意见?谁知道呢,弗兰克的视线根本不想触碰赛瑞斯,看着扎克,“你,我记得,我儿子讨厌你。”

  这基调打的。完美。

  扎克摆出尴尬的笑容,“吉尔伯格先生,里面请吧,格兰德有准备食物。”示意赛瑞斯可以动了。

  赛瑞斯算敏锐,迅速抢先进格兰德,下地下室。

  扎克引弗兰克进入,两人交换一下视线,达成了配合的默契,在餐厅等待食物上桌。

  赛瑞斯紧张的排列开格兰德的食物储备,当然,被赛瑞斯拿上来的,都是别人给格兰德送来的食物储备。是诺菲勒偶尔给扎克送来的医院血库存货,有艾伦殡葬那边奈纳德特意为扎克准备用来招待的血液。

  到也不用弗兰克装什么,脸色随着品尝而愈加阴沉。

  不用弗兰克开口,“赛瑞斯。”扎克,“今天你放假了,去外面收集些食物回来。”

  赛瑞斯的眼睛瞪的跟牛眼差不多,“我,我从哪里去弄食物……”

  “你可以回去问问莫卡维氏祖,或许吉尔伯格先生的口味会和莫卡维……”

  “别把我和那个疯女人相提并论!”

  扎克还是对赛瑞斯做了个快去的表情。赛瑞斯用最快的速度消失了。

  赛瑞斯刚消失了三秒钟。弗兰克的臭脸变成笑容,“我表现的怎么样?”

  “完美。”扎克比了个手势,同时,已经把自己的零食罐递给弗兰克了。

  “呵呵,这会是个好主意~”弗兰克接过,“我来到巴顿,给格兰德带来的第一个磨难,就是满足我的食欲~我儿子,鲁特应该会高兴看到这个~”这话算是非常直白了。

  扎克笑着点了下头,“让他高兴吧,我倒是好奇你怎么选择今天出来了?”

  “我要在克雷格带回茨密希氏族之前露面不是么。”弗兰克也笑了一下,“而且,诚实的说,在传承者农庄中,我有些无聊了。有些事,保持躲藏就没办法做了~”

  扎克好奇,“比如什么?”

  “比如和有魅力的年轻女人约会~”

  呃,免得大家忘记了,弗兰克嘴里的有魅力的年轻女人,是昆因夫人。

  扎克不想继续也不知道如何继续这个话题,那就换,“达西怎么是第一时间知道你到巴顿的?”

  弗兰克露了点思考的神情,“我一开始也打算直接去艾伦殡葬之家的,毕竟我孙子(哈密顿)在那里。”弗兰克摇了摇头,“我去了,昨晚。”看着扎克,“但我听到了三个三代雷夫罗的谈话,所以改变了主意,决定我在巴顿时间,不打扰艾伦殡葬中的小东西们。”

  又让扎克好奇了,“雷夫罗们?他们在聊什么?”

  弗兰克笑了,“在聊你~”

  “我?”扎克眨了下眼,随即明白了,“希德·雷夫罗,是么,巴顿要吞并纽顿的事。”

  弗兰克点了下头,好无威胁的责怪,“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你怎么没有告诉我~”

  扎克挑了下眉,“你想参与吗?你知道这事情是为了让雷夫罗上位,威胁勒森布拉的地位吧。”扎克这话的正确理解方式是——我们都知道扎克是怎么‘说服’希德接下这件事的(本卷4),虽然弗兰克已经很清楚的表达了他自己对自己儿子鲁特·勒森布拉的态度,但,这终究是对勒森布拉整个氏族地位的威胁。扎克觉得其他人去做,弗兰克能在旁边保持内心期待的旁观,就够了,不会想自己亲自参与到其中。

  “我当然不想参与~”弗兰克笑着,“不然我昨天晚上就直接介入艾伦殡葬之家里雷夫罗的谈话了~但我要坐在最前排看首映~你得把门票给我啊~”

  在这里,大家要理解一件事情——对弗兰克来说,氏族,不等于他。

  能理解么,鲁特·勒森布拉在利用弗兰克这个父亲替勒森布拉氏族压制扎克的托瑞多氏族。但是,即便身为父亲的弗兰克满足了鲁特的需求,勒森布拉氏族的利益,也和他这个被利用完了会被送回去继续睡觉的父亲没关系。想想吧,这就是事实。

  于是就有了弗兰克就不止一次的表达了他的自己态度——帮勒森布拉氏族?算了吧,他要帮的,是他自己。所以,他才和更了解这个世界、这个时代、在鲁特的天真计划中弗兰克会彻底压制的,扎克做朋友。

  扎克一拉嘴角,笑了笑,“好吧,这样也不错。”扎克的脑筋开始转动,“如果勒森布拉氏族受到了威胁,毕竟现在魔宴中,除了茨密希,所有氏族的力量都在成长。你。”扎克看着弗兰克,“你就更多理由保持清醒,坐镇勒森布拉氏族。”

  弗兰克接上了,“我正是这么想的,如此一来,我亲爱的儿子,鲁特,就很难有机会说出‘父亲,晚安’了~”

  两个氏祖先相视而笑。“呵呵呵……”

  “大人的世界真复杂啊~”是清洁完成的安德鲁。

  说起来我们已经见惯了扎克对‘小人类’的怪异态度。有好奇真正的吸血鬼氏祖对‘小人类’的态度吗?下面。

  “我应该感谢战争已经结束。”弗兰克对安德鲁保持了微笑,“我可不想在战场上遇到你~”

  “为什么老一些的人总喜欢提以前的战争?”安德鲁晃着头,走向餐桌了,趴上桌子的另一侧,“和平,不好吗?”童言,却是醒世名言。

  “就像你说的,老人~”弗兰克笑着。

  相比扎克,弗兰克对待小人类真心要自在太多了。

  倒是弗兰克打量了一下只能在桌面上露出一个脑袋的安德鲁,“因为是在格兰德见的克雷格,我还没有机会去巫师的实验室里见识一下现在的巫师。难道现在的巫师都是如此……”他考量了一下用词,“天赋异禀么。”

  扎克没来得及回答。安德鲁抢先了,“当然不是!”自豪的那种,“我妈咪是狼人的巫师,我祖母也是,我祖母的祖母也是,我祖母的祖母的……”很长,大家知道这小子在说什么就是了,“我是我这条巫师血脉的唯一继承人~”安德鲁耸了下他小小的肩膀,居然用了我们熟悉的比喻,“当一棵苹果树上只结出了一颗苹果的时候,所有的养分,就都在我这里喽~”

  弗兰克大概没听懂。扎克摆了下手,“巫师发现了巫师的灵魂和印安种族的关系。当印安血统的传承者足够多的时候,巫师的天赋,就能更自由选择显现在印安家族的后裔……”

  b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巴顿奇幻事件录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8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