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军武春秋 866 第866章 新的征程

  看着宏伟而残破的尼尔塞拉圣城,河流女神阿伊萨泪流满面。

  “姐姐,都结束了。你预见的黑暗之潮没有到来。你们的牺牲没有白费!这个男人的命运超越了你的预言。他带来了可怕的至暗邪恶,但也拯救了这个世界。而我会继承你们的意志,协助他,守护这个世界!”

  黑暗意志那么一搅合,让所有人已经没有了胜利的喜悦。连带着看向枫烈,众人也多了一种不安和恐惧。不仅仅是那些普通的各族战士,甚至是守护者联军的领袖们。

  虽然他们愿意相信,经过上一次的教训,枫烈会更好的控制黑暗意志对自己的腐化。但怎奈黑暗意志的强大和恐怖,已经深深烙在了他们心中,使得他们无论怎样都无法就此释怀,正常的看待枫烈。

  而枫烈对此已经有所预料,所以,没有参与随后的守护者联军对于战后一切事宜的商议和处理,枫烈便率军返回了苍月帝国。苍月帝国的将士们,虽然习惯于对枫烈的敬畏和服从,让他们没有表现出其他联军战士明显的排斥和畏惧,但枫烈仍能感受得到,他们那份不经意间的忧虑和恐惧。

  甚至一度包括他的爱人,温妮萨·冰河。好在一番思忖后,她放开一切全身心的表达了对枫烈的支持。如此伟大的牺牲,怎能不被人崇慕和敬仰,反而排斥和恐惧,特别是身为爱侣的自己!温妮萨一直坚信自己深爱着枫烈,但却做不到法雅·殷娜和诗樱洛那种为爱而奋不顾身。如此种种,让她也如书俊和湮儿等一众亲随一般,坚定的站到了枫烈身旁,支持着他,鼓励着他。

  端木颜在北域的所作所为,早已经传到了伊诺斯。随着他的逝去,曾经如日中天的晋国声威军势,在一夜间便消散得无影无踪。无数臣服的伊诺斯势力纷纷趁机独立,忍受着他穷兵黩武的晋国百姓也各处发难,完全一副500多年前大动乱的既视感。

  庞大的晋国如幻影,刹那间烟消云散。为了避免守护者联军的攻击,慕容清甚至自己拉出了燕国的大旗,与端木颜划清界限,并四处与其他军阀大打出手,争抢地盘。

  本想休息的枫烈看到这样的情况,只得再次领军出征。兵分两路,一北一南,分别从布霍斯城和烈风城出发,开始了苍月帝国诸将,梦寐以求许久的征服。

  枫烈堪比神祇的传奇传说,苍月帝国强悍的军事实力。让苍月帝国的部队所到之处无不望风披靡,臣服归降。真有一些硬气的,如依瑞斯帝国洛米底家族旁支,不甘屈服,仍意图恢复依瑞斯帝国的辉煌,在苍月帝国大军面前,他们的部队却一触即溃。

  为了尽快结束族人的苦难,褚云歌甚至现身于族人面前,生擒慕容清和慕容节,将他们送至苍月帝国大军前,并号召族人放弃抵抗,臣服于苍月帝国,臣服枫烈,结束这场战争。

  看到燕国曾经的无匹战神再次出现并站在了苍月帝国一方,燕国大部分势力立即就表示了臣服,其中包括正驻扎于菲勒斯特城的晋国元帅张用。

  在燕国臣服之后,苍月帝国分兵两路,一路由虞玉梅和洛伦率领北上晋武境,一路由枫烈率领,南下接收张用所部的同时,征服蓝菲厄斯帝国。

  虞玉梅的号召力不如褚云歌,但她的现身,也让原先错剑门的势力立即臣服。错剑门势力的臣服,让铁板一块,誓死不屈的晋武境势力出现了裂痕。最终因为晋武境兵力被大量外调,即使坐拥无数险隘坚城,也因为兵力不足而很快战败了。

  身为泰汀·蓝菲厄斯的长子,枫烈却从未领略过迪克,恩特等人口中辉煌的菲勒斯特城和美丽的蓝菲厄斯家族夏幕城。此时在迪克,书俊,恩特,阿尔特等人陪同下,在无数菲勒斯特城市民的迎拜下,枫烈说不出的感概。

  “辉煌伟大如坦迪伦特帝国也终有消亡的这一天,自己的苍月帝国呢?”

  当枫烈抵达夏幕城时,正是迪克等人最为魂牵梦绕,夏幕城蔷薇绽放得如火如荼的时候。远远看着花海中的夏幕城,阔别经年的迪克,书俊,杜尔,恩特,阿尔特,奎比无不潸然泪下。一路走来,经历了这么多,他们终于再次回到了家乡。

  只是迎接锦衣怒马他们的却不是乡人邻里的欢声笑语,而是已经在夏幕城外列阵以待的夏幕城部队。

  看到这一幕,他们立即收整了心态。早在起征时,他们就与枫烈讨论过这种情况。如果伊瑟曦不愿臣服,那么将由他们亲自为苍月帝国征服这片领土。

  然而,他们不知道,经历了这么多磨难和战火之后,曾经那个如泰汀一般执拗顽固,权欲念极强的伊瑟曦已经变了。在如泰汀如出一辙的狠辣和坚毅之外,她也学会了泰汀对臣民,体谅仁厚的统御手段。在加上一个母亲的身份,使得她早已不是迪克,杜尔记忆中的那般印象。

  当枫烈孤身走向蓝菲厄斯部队,希望他们放下武器,臣服自己时。他的妹妹伊瑟曦也从阵中出现,来到了他的面前。恭敬的称呼他为兄长,并且跪倒在他身前,双手献上了蓝菲厄斯帝国的地图。

  在蓝菲厄斯帝国将士们山呼震耳的“苍月帝国皇帝,蓝菲厄斯帝国皇帝枫烈·苍月万岁”声中迪克,杜尔等人热泪盈眶,奔驰而出,跑向了对面军阵中,那些曾经一同戏耍,战斗过的袍泽。

  苍月帝国帝国将士,看到这意外的一幕,也欢声雷动,庆幸免去一场恶战的同时,也骄傲的见证一个伟大帝国的就此诞生!

  “苍月帝国万岁”的呼喊响彻天地。

  一座全新的都城,苍月城作为新生的苍月帝国在原先坦迪伦特帝国大动乱时的都城废墟上崛起了。这选址象征着辉煌时代的再次来临,同时也是管理这个庞大帝国必要之举。因为不管是萨兰艾尔还是斐特城,都太过偏远。

  苍月城建成,枫烈登基的那一天,巨龙,半神和守护者诸族们都派来了代表。就算他们再不情愿,再如何忧虑和恐惧,他们都得面对守护者已经衰落,而凡人势力崛起的事实。今后想要守护泰诺德拉世界,他们不得不借助凡人帝国的力量,特别是已经与先前泰诺德拉守护神,月神依露恩和大地女神艾思拉力量无异的枫烈的力量。

  泰诺德拉一个新的纪元开始了。巨龙,优雅而高贵的各族精灵,北域,乃至异域,其他大陆的人民再次纷纷出现在了伊诺斯世人面前。

  在统治了新兴的苍月帝国2年后,枫烈带着湮儿消失在了世人面前,去实现他从来到这个世界那一刻,就打算畅游这个新奇世界的梦想。

  拉迪洛·夜语继任为苍月帝国皇帝。并且同时,枫烈创立的,容聚了苍月帝国诸多势力代表和功臣的帝王议会也立即选举出了下一任继承者迪克·蓝菲厄斯。

  运行这个庞大帝国的除了皇位选举的帝王议会外,为了防止帝国高层们在今后变得的固化,也防止他们太过极权将帝国推向毁灭,枫烈还创立了由帝国各国州郡平民广泛参与的帝国议会,并赋予了他们帝国的财务大权。没有帝国议会的授权,即使是苍月帝国皇帝,也无法随意开征新税。

  枫烈放弃权利离去,让守护者和半神们,明白了枫烈的良苦用心。他们羞愧万分,效仿苍月帝国,在自己的国度里也为枫烈修建了一座雕像,用以铭记枫烈为这个世界所付出的一切。

  多年后,伊诺历2045年。世界之脊赫拉尔山脉,世界之树泰诺希尔西北山地森林中的某处。

  皓月之下,尤迪纳斯·风暴和他的追随者隐忍战士们遍布了这个森林精灵哨站。他们已经在这等待了三天。

  终于,尤迪纳斯的一个副手,考尔斯·血刃不堪这种等待来到了正假寐休息的尤迪纳斯身旁。

  “尤迪纳斯大人,我们在这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你所说的我们真正的命运又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还要等多久,我只知道那家伙突然神神道道给了我这个消息,一定很紧急。不然他肯定依然到处和他的小黑暗精灵到处游山玩水呢!至于我们的命运,除了对抗燃烧军团,还有其他的吗?”尤迪纳斯睁开了眼睛,淡淡的说道。

  “对抗军团!尤迪纳斯大人,它们又出现了吗?”另一个得力副手伊莎·鸦语插口道。

  “它们从未离开,只不过对付那些四处躲藏的老鼠我已经厌烦了。我们将要去它们的大本营杀个痛快!”尤迪纳斯看着夜空冷笑道。

  “”

  “反正那些家伙越看我们也越不顺眼了,没准哪天又把我们关进监狱里去!能离开这里再好不过,眼不见,心不烦。”尤迪纳斯说着,满是廖寂与忧伤。

  他们知道,若尤迪纳斯·风暴对这个总是给他带来辜负和失望的世界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那么就是月之大祭司,泰莎兰尔·月语和泰诺德拉世界本身了。

  两人无话,他们又何尝不是这样呢。为了向燃烧军团复仇,他们甘愿放弃了自己的身份,拥抱邪能。可是到头来,他们却被自己保护的族人视为怪物,同燃烧军团恶魔一样的怪物,欲铲除而后快。即使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证明了他们在对抗燃烧军团时的重要性。

  在燃烧军团只消失十年不到,他们便再次开始对他们感到厌恶和排斥。这么下去,真不知道他们要如何捱过这一万年,或许更久,直到燃烧军团再次降临的那一天。

  沉寂。片刻的沉寂后,明朗的夜空突然发生了异动。敏锐的隐忍战士们,纷纷紧握战刃散布开来,刹那间便做好了战斗准备。

  尤迪纳斯本想让他们不必紧张,但话到嘴边,忽然发现来客并不是他意料的枫烈。于是他也拿起战刃做好了战斗准备。

  一阵空间剧烈的扭曲后,一座浮空城出现了。不过却不是他们熟知的四座浮空城中的任何一座。不过感受其间散发的气息,他也猜到了这座浮空城的所属。

  “他到这里来干什么?”尤迪纳斯口中的他,是萨曼斯·洛米底,此时亡灵军团的统帅。在最后的尼尔塞拉城一战,对这个命运与自己相似的人类,尤迪纳斯虽没有与他有多少话语,但因为惺惺相惜,从旁人口中对他也算有了不少的了解。

  刚让属下放松戒备,一个独特的传送门就出现在了尤迪纳斯的面前。在尼尔塞拉城因为保护诗樱洛而遭受重创,此时已经完好无伤的萨曼斯从传送门中走了出来。

  “有何贵干?”尤迪纳斯双手交叉于胸前,较有兴趣的问道。

  “你和要做的事情一样。”萨曼斯以他那低沉厚重沙哑的声音答道。

  “和我一样?”尤迪纳斯不解。

  “这个世界,我们愿意为之付出生命去守护的这个世界,容不下我们。与其时时,处处被他们提防和戒备,还不如眼不见,心不烦,离开这里!”萨曼斯说着,寥落看向远方。

  萨曼斯的话,让尤迪纳斯知道,他也是受枫烈所邀,会心的笑了笑,继续问道:“他人呢?”

  “不知道,他只是让我赶到这里。”萨曼斯淡淡的说道。

  顿了顿,“我猜他应该被那些半神和守护者给缠住了吧。他体内的那东西让他们很是头疼,既害怕它一直存在于泰诺德拉,有朝一日再次降临;但也不愿枫烈将它带往未知的世界,脱离他们的视线。”

  “还是这个臭毛病!高高在上,统御支配惯了,总想把一切都操控在自己手中。总是犹豫和徘徊,不能果断的做出抉择。一次又一次非得在失去了无数自己宝贵和重要的东西后,才觉悟过来。”尤迪纳斯想着那些半神和守护者诸族,鄙视道。

  “所以,守护者才会衰落,人类才会崛起!而那个老好人也一定会让他们安心,然后才会放心离去。”萨曼斯。

  “所以,他才会在短短几十年就做到了我们几万年也做不到的事情。不仅团聚了所有守护者,还与元素领主们化解了仇怨。说到牺牲和付出,我以前总认为自己无法比拟。但碰见他,真是无地自容。”尤迪纳斯。

  “这也不正是我们出现在这原因吗。”萨曼斯。

  二人相视一笑。

  就在此时,夜空再次扭曲,枫烈终于出现了。只是除了枫烈搭乘的黑色玫瑰外,一同出现的还有紫罗兰堡。

  看着夜空中漂浮着的三座浮空城,尤迪纳斯侃道:“哪天我也得给自己造一座。”

  相比尤迪纳斯的调侃,萨曼斯却惑然道:“他们不会也想去吧?”

  枫烈,湮儿和温妮萨来到了两人面前,依瑞斯尔议会的拉文娅·法力风暴,珊蒂拉·辉月,罗洛·火心,塔兰维尔·冰川也随后而来。

  “我等代表守护者,特来感谢诸位对泰诺德拉世界而做出的巨大奉献。”还没等枫烈开口,塔兰维尔就对尤迪纳斯和萨曼斯恭敬的说道。

  “说点实在的吧。你们来是要搭把手的吗?”让极具威望的塔兰维尔说出那番话,足以表示守护者对三人远征燃烧军团的举动,报以了最崇高的敬意。但尤迪纳斯惯了洒脱和不羁,所以仍调侃道。

  知道塔兰维尔德高望重,不习惯尤迪纳斯的这种不羁,枫烈急忙插口:“算是吧。为了不让泰诺德拉世界的人们在漫长的岁月中忘却那湮灭的威胁,为了让大家保持警戒。守护者决定也派出一支部队加入我们的远征。并且若是可以,建立一条通达泰诺德拉和反抗军大本营的传送门,让泰诺德拉世界也为反抗燃烧军团的大业做出持续的奉献。”

  “不是对黑暗意志的监视吗?”萨曼斯直白的问道。若不是了解他的亡灵之躯,这番话配上他冰冷的语气,依瑞斯尔议会众人差点要跳脚。

  “就算是监视也毫无意义,我们对此无计可施,一切只能看苍月陛下自己。这真是守护者对诸位的敬佩之举,以及义不容辞的职责。也算是对苍月陛下力所能及的一些分忧吧。”珊蒂拉·辉月开口道。

  这番话让她的导师温妮萨·冰河大为赞赏。多年不见,这个高等精灵小丫头已经完全成长为能独当一面的能手了。

  没想到总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守护者们,这一次竟然能积极融入属于自己的命运和职责中,尤迪纳斯大感欣慰的同时,有些不适应。于是只在一旁微笑着不说话。

  叨叙了片刻后,众人纷纷返回了浮空城。尤迪纳斯和他的隐刃部队,登上了黑色玫瑰。然后发动矩阵,折跃到了太空中。经过一段时间的蓄能航行后,它们将会再次折跃,以这样的方式,在萨达拉姆一族战士们的引领下赶往反抗军与燃烧军团在宇宙中的战场。此时一场堪比入侵泰诺德拉世界的恶战正在进行着,反抗军继续支援。

  紫罗兰堡将会陪伴他们抵达一个中间地点,建立一个中转站,尝试建立通道的可能性。若是不可能,最终紫罗兰堡将返回泰诺德拉。

  缓缓远离泰诺德拉星球的蓄能时间里,众人不约而同的站到了浮空城的高处,远眺着无尽黑暗中璀璨美丽的泰诺德拉。

  “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看着她了。”尤迪纳斯深情的说道。

  “若她能永远如此安宁,我愿永置深渊!”萨曼斯。

  “永远铭记这信念吧,兄弟们。在无尽冰冷,绝望和黑暗的虚空中,我们需要这样的信念才能勇往直前,时刻铭记我们是为何而战!否则我们都将饮恨,而后被虚空吞噬!而我们绝对无法承担那种后果。”枫烈来到了两人身边。同时轻抚着腰间一柄新的佩剑。

  这是在圣羽城之战,矮人名匠费因姆·炉火答应过枫烈要为他铸造的武器。圣羽城之战后,回到家乡的矮人本欲立即为枫烈打造,但很快枫烈与泰汀决裂,离开蓝菲厄斯家族的消息便传了开来。

  无奈之下,他只得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直到枫烈在克诺尔斯公国与维西南特帝国的战争中一战成名,封疆法尔科萨城。羞愧自己没有践行诺言的费因姆才觉得一定要履行自己的诺言,为枫烈打造一柄武器。

  可就在矮人准备材料期间,却又传来了枫烈失踪的消息。费因姆只得再次停止。直到枫烈再次现身,并且征服了黑格蒂亚帝国。对枫烈传奇事迹大感崇敬的费因姆,下定决心,谢绝了其他所有工作,一心一意为枫烈量身打造那曾经对他允诺过的完美武器。

  经过一年多的打造,耗费了自己作为一个矮人铁匠的天赋和才华,费因姆·炉火终于凭借当初对枫烈战斗风格,征伐战意的感知,以泰诺德拉最坚硬的黑钢,最强韧轻便的瑟银为材料,为他铸造了一柄奇特的佩剑。

  作为秩序诸神们曾经的仆人,矮人们的锻造技艺来源于秩序之神本身。即使经过了数十万年的淡忘和消磨,曾经的神奇技艺早已衰落凋零。但在最杰出,最伟大的矮人工匠体内,依然会回响这那些禁断的技艺。

  通过耗费他们所有的工匠才华和天赋,他们可以重现那些神奇伟大,令人惊叹的上古技艺,打造出堪比神器的杰作。而一旦完成这灌注了他们才华与心血的杰作,从今往后他们失去自己的锻造天赋和能力,再无法打造出哪怕一把菜刀或是铁锤。

  这是一个诅咒,但也是无尚的荣耀。每一个真正的矮人大师绝不会任由自己衰老而最终拿不动铁锤,在生命中的某一个时刻,他们便会倾注自己的天赋和才华,锻造出这样一件神兵利器,流传于世。

  但是因为苍月帝国与坦迪伦特帝国的交恶,却让这神兵锻造出来后,在极长的时间里,只能被费因姆暗中收藏着,不敢示人。之后更是在动乱中,费因姆更是不幸身死于暴民之手。

  直到枫烈兵临夏幕城下,统一伊诺斯,结束战乱。费因姆的家人才拿出他的杰作,献给了枫烈。而枫烈也怀着崇高的敬意,为泰诺德拉世界和苍月帝国奉献了自己最真切的和平和安定。并携带着它,游历泰诺德拉世界。直到图修斯传来燃烧军团反抗军急需援助的消息。

  于是枫烈就继续带着这柄命名为“泰诺德拉”的长剑,召集了尤迪纳斯和萨曼斯这两位因为自己的身份而不受泰诺德拉各族,各势力待见的强大勇士一同踏上了正途。

  两人自然知道枫烈的意思,不由自主的向他靠了靠,表达了自己的支持和陪伴。

  很快,下一次折跃来临,璀璨而美丽的泰诺德拉星球消失在了众人眼前。无尽的黑暗中,只剩下三座浮空城孤零零的身影,和这支远征军战士们心中坚定的信念。

  “呵呵,我很期待。你们这次所谓的远征能搞出什么名堂。”感受着枫烈在无尽黑暗中忽然变得孤孑清冷的心情。黑暗意志对枫烈低语讽刺道。

  “我也很期待。期待看一眼你那所谓的虚空主宰。”枫烈回应道,言语间,枫烈心中的孤孑清冷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满腔的热情和斗志。

  “”黑暗意志愕然。“你,区区蝼蚁般的存在!即使是你们的秩序之神只要看见了她的尊荣,也会立即发疯等等,你,你在窥视我的思想吗?”

  “谈不上,你对我而言就是一个无法理解的存在。不过在你对我窥视的同时,我发现我也可以看到你意志中的某些东西。”枫烈淡淡道。

  “撒谎,蝼蚁!”黑暗意志气急败坏的说道。

  “那好吧,其实我就是能随时窥视你的内心!哈哈哈哈这两种情况,你更愿相信哪一种?”枫烈笑道。

  “”黑暗意志沉默了。良久它才恶毒而决绝的说道:“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枫烈笑而不语。只更加坚定的看向了虚无漆黑的前方。

  这些高高在上,总是俯视众生万物的神祇们,永远学不会谦逊,学不会尊重凡人为了生存而爆发出的智慧和力量!所以它们将会失败。

  当然失败的也许是枫烈,但无论如何,他都必将拥有一次毫无遗憾的伟大生命旅途。而他的事迹,也将激励无数的凡人,拾起他的战刃,继续他的反抗。

  生命的意义不正在于此吗?它精彩绚烂的过程,以及后给予继者的缅怀,铭记和感动。而这些是永恒的神祇们永远也不会明白的。

  完结了。虽然有些潦草,甚至不堪。这本书是一个梦想的艰难开端,因为各种原因,在过程中不只一次想要放弃,但幸好还是坚持了下来。而这份坚持让也我收获良多。感谢一直支持本人的朋友们,你们的支持是我坚持的动力。

  每个梦想都源自于自己现实中最真诚的感动,《军武春秋》就是源于陪伴我,以及很多朋友整个青春的魔兽世界。它恢弘的世界观,无数波澜壮阔的史诗剧情,无数种族与帝国,无数性格深刻、感情丰富人物的命运交织,从接触它的那一刻起我就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但新手的生涩,心怀激烈但基础不足的写作能力,让大家缺憾多多。拖沓而繁杂的故事使得再融入魔兽世界的一些剧情后更是让人见者头疼。无奈,我只能这样结尾。也算是为魔兽世界,为我的青春做了一个致敬和感怀。

  书中对魔兽世界中的一些遗憾,比如阿尔萨斯的结局;一些大坑,比如燃烧军团和萨格拉斯的立场和命运,以及那突如其来的虚空大君,我做了自己的改动和诠释,希望大家喜欢。

  最后,也希望喜欢我风格的朋友,保持关注,很快下一本书就会到来。先前所犯的毛病我会竭力避免,而这也依然会是一个暴雪粉丝的诚意之作,奇幻,绚烂。也许还会生涩但绝不会再繁杂拖沓。

  感谢大家!

  (本章完)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军武春秋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