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新手注册送500元红包     提醒: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访问! 备用域名:xntk.org

奋斗在红楼 789 第七百八十九章 贾环的反击(下)

  苗骐一句“别有用心”,立即让在场的许多文官、武将都对浮起些许联想!

  敦煌城中,之前便有传言:贾环是在立威!说的更深一点,是文官在试图压制武将!当然,国朝之大,任何地方都缺乏明眼人:贾环是在帮西域总督齐驰压苗骐!

  但是,不管贾环出于什么目的,足以影响到此刻广场上众人的感官:贾环抓骨利,确实是诬陷!

  骨利有罪,但并不是通敌罪。而且,别有隐情。那么,为骨利发声的苗副将自然不受影响。

  否则,苗副将支持高价卖军粮的商人,可知众将校心中的感受。嘴里或许不说,但心中,恐怕就不再拥护苗副将了。换言之,苗副将在军中的威望将跌落,影响力大减!

  但是,现在,自然不同。

  你搞别人,还不许别人反击?天底下没有这个道理嘛!

  一番话,苗骐迅速的扭转局势。化解贾环的攻击。

  …

  …

  贾环站在月台上,距离苗骐约三五米的距离。苗骐说话时,全场喧闹的声音逐渐的安静下来。然后,众人的目光都落到贾环身上。这是两个当事人间的直接对话。

  站在贾环身后的张四水眼中带着朝弄。徒劳的挣扎而已!棋局走到现在,苗骐怎么做,都是错棋、臭着!

  贾环看了苗骐一眼,神情依旧沉静,翻出底牌,云淡风轻,“苗副将,你错了。我并非诬陷骨利。而是证据确凿。”说着,拍拍手。

  “啪啪啪!”

  声音,在上午的阳光、秋风中,很清晰,很清脆。有点想耳光的抽击声。

  “嚯!”贾环的话激的,广场上的众人响起一阵轻微的诧异声。证据确凿?

  这时,月台上,站在贾环背后,一直没有说话的杨渭上前半步,侧身做了一个手势。站在明伦堂屋檐处的几名黑衣人动起来。四人拖着几个麻袋到月台下。

  这四名黑衣人俱是穿着精美的黑衣,衣袖口绣着一轮弯月。这明显是有组织的。

  站在广场中的少数将校心中顿时有些恍然。隶属于总督府的密探,虽然隐蔽在暗中,但军中绝非没有人见过。而杨渭,更是有几个游击将军认出来。这和锦衣卫指挥使在京中很出名一样。

  麻袋倒出来,却是几名血迹斑驳的尸体。俱是男子。血腥之气,很冲鼻子。

  “哦…”

  广场中的众人反应极其的强烈。一则是因为尸体的味道太重。这幸好是在秋季。然而,不少府学学生都有呕吐的感觉。二则是这份证据,够狠!

  很多将校都在心中认为需要重新认识下这位大军的都转运使,总督府的幕僚。

  杨渭环视全场,开口道:“本人杨渭,无须过多介绍。数日前追查混入敦煌的拔野古奸细。这几人便是。拷问之问,得知他们和骨利已经接触过。

  准备和吐谷浑部里应外合,夺取敦煌。而骨利本人随后亦在审讯书俱在。铁证如山!”

  杨渭的话音刚落,广场官、武将们顿时一阵骚动,纷纷交头接耳。

  这时,是没有人关注站在军中将校前面的副将苗骐的。此时,他已经满脸灰色。

  而簇拥着他的龙骧营、哈密卫、沙州左军营的将校,有些人的脚步往后挪了挪,微微低头。

  贾环看看副将苗骐,凌厉的补一刀,朗声问道:“苗副将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庞泽一声哂笑,嘀咕道:“他还能有什么话说?”他身旁的秦弘图,张四水,黄观等人都是轻笑起来。

  证据这种东西,不是你说铁证如山,那广场官们就都信事实如此。谁不是体制内的?不知道某些伎俩?拷问之下,什么口供拿不到。而当前西域的局势如此混乱,搞几具尸体很难吗?

  但是…

  要注意骨利犯的是什么罪?通敌。在当前严峻的形势下,可以换两个字:叛国!这是要夷九族的罪名。西域的文官、武将们,没有人愿意和这种事情沾在一起。大家的身家、家族都在中土。

  就算贾环确实是在诬陷骨利,但有总督府的背书,这就是铁案!众将“抛弃”苗副将,则是必然的选择!

  敦煌城中五万大军,支持苗副将的理由很多。比如:有的将士,想跟一个会打仗的将军;有的将士是出于被收留后的感恩;京营则是想复仇。有的是嫡系。

  但是,没有任何人会愿意跟着苗副将造反!

  然而,在此之外,还有一些明眼人,留意到杨渭话里的信息:吐谷浑部欲反。换言之,这是一个可以求证的信息。若是胡骑聚集,恐怕此事就是真的!

  苗骐抬头看着月台之上的贾环。阳光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轰然倒塌。眼中射出恨恨的光芒。贾环毁掉了他的权势根基,毁掉了他在军中的威望。让他再无可能和齐总督抗衡。

  苗骐恨声道:“本将识人不明。愧对诸位军中同袍。待齐总督回敦煌。本将自会向齐大人请罪。”说着,转身离去。

  很多人都意识到,敦煌城中的权力结构,恐怕立即要洗牌。而且,感受到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息:吐谷浑部可能将反叛。那么,拔野古的联军呢?

  秦弘图看着苗副将离去的背影,微微一笑。这是意料中的事情。这种边将,玩心眼,怎么可能斗得过子玉?

  网收!

  程攸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事情办成了。大帅在敦煌,想要收拾但来不及收拾的人物——军情紧急,上了瓜州前线——就这么被贾环“打掉”。

  和一个要通敌的胡人牵扯不清,并且在大众广庭之下,为其辩护,苗副将的结局,不会太好。

  程攸看向身前一米处,贾环挺拔的背影。很是钦佩。贾环今日虽然握有底牌,但很讲究策略。先攻击骨利,展出白纸黑之的证据,取得了众人的信任,第二次再展露证据,攻击苗副将,说服力就强的多。

  曾季高来信,说贾环甫一抵达敦煌,大帅就极其的高兴,现在看来,不是没有道理啊!

  …

  ….

  贾环镇定、从容、沉静的站在月台之上,目送着苗副将退场,二十多名嫡系、死忠的将校跟着离开。

  整个敦煌的局势,那冰封的一层薄薄的冰层,在此时,完全的裂开!但是,苗副将的离开,并不是结束!冰面下的喷涌的洪流即将冲出来!摧枯拉朽!

  贾环挟击败苗副将之威,高声道:“我有一些感慨在心中,埋藏了许久,不吐不快。整个敦煌,因为某些人,某些被采取的政策,就如同一沟绝望的死水。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充满了丑恶。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

  今天我们在这里聚会,要厘清,确定,说明一个问题:何为华夏,何为蛮夷?”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奋斗在红楼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7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