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新手注册送500元红包     提醒: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访问! 备用域名:xntk.org

明末之虎 524 第五百二十四章 重创皇太极

  这100枚手掷雷同时密集爆炸的威力,除了将这长达二十余步的西面城墙全部摧毁外,还掀起了强力的冲击波,裹胁着无数烟尘,气势汹汹地冲入那密道中,滚滚气浪所过之处全部垮塌,密道结构给彻底摧毁。

  而刚在密道中跑了一半路的张二成,迅速被后面余劲十足的气浪追上,在汹涌如潮的气浪冲击下,有如一枚被狂风卷起的破叶一般,直直地飞起,在空中直直飞掠了一段路途后,才划了一段抛物线,重重地摔趴在地上。

  张二成能清楚地听到自已肋骨摔成断裂的喀吧声,忍不住一口鲜血激喷而出。

  他艰难地用手将身体支撑起,扭头向背后望后,只见得狼藉一片,整个密道已然全部垮塌,哪里还有半点方才的模样。

  身体严重受伤的张二成,此时此刻满心凄然。

  不过,他首先担心的,不是自已的身体,而在想到着,那几名方才还在与清军拼死搏杀的唐军辅兵,现在应是全部牺牲了。

  “李叔……”

  想到在最危急关头,拼死拦住清军,让自已这位年仅十九岁的最年轻辅兵逃出生天的队长李来旺,张二成忍不住热泪盈眶。

  也不知道,在除了自已外,付出了全体行动的唐军辅兵性命的代价,那狗入的鞑子皇帝,到底被炸死了没有……

  他轻叹一声,咬着牙艰难地从地上站起,不停地咳着血,一边踉跄地往密道的入口行去。

  在张二成向入口摇晃着行去之时,在西门城墙下,一众白摆牙喇兵围着已然摔成昏迷的皇太极,一脸的悲痛欲绝兼惊惶万分。

  原来,刚才那惊天一爆,威力是如此巨大,除了将这长达二十余步的西面城墙全部摧毁外,还使得剩余的西面城墙产生了剧烈的摇晃,整个残余的墙体也纷纷开裂,大量的碎砖与里面的夯土块,有如下雨般往下掉落。

  当时,正从城墙马道上下来,已然走了一半多路的的皇太极,脚底上受到这突然震动,他一时再也站立不稳,竟从高达数米的马道上,倒栽而下!

  身高体胖的他,在空中象头蠢猪一样翻滚了一圈后,便狠狠摔下了来,他的背部狠狠在磕在城墙根部一块掉下来的断砖上,只听得脊柱下部某处传来轻微一声喀巴声,顿时一阵难以用语言形容的巨痛传来。

  皇太极立即惊恐地发现,自已的腰部以下,再也没有任何感觉与反应了。

  其实,皇太极从空中掉来时,首先是双腿着地,他的右腿狠狠磕在一块突起的石头上,立即摔成胫骨骨折,只不过,因为脊柱下端的粉碎性骨折,让他根本来不及感觉到双腿传来的巨痛。

  与此同时,他的面部,因为巨大的重力惯性,狠狠地俯摔在地上,鼻骨立即骨折,鲜血有如喷泉一样从塌陷的鼻梁处喷出。而他的右眼,竟狠狠撞在一块突起的小石块上,啵的一声轻响,整个右眼当即爆裂,眼球中的晶体液四处溅洒。

  感觉浑身都似乎散了架一般的他,象杀猪一样大声哀嚎了几声,又在地上翻了几下肥硕的身体,便昏过去,再无动弹。

  这位能力杰出,文武兼备,堪称清朝的真正奠基的崇德皇帝,他万万没想到,在这个李啸穿越过来的世界里,他会在这个冰天雪地的蛮荒海边,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身受重创,已然命悬一线。

  而在皇太极身旁,还有两名同样因为站立不稳,而从城墙倒栽而下,眼看着都是不活了。

  说来也巧,皇太极从城墙马道上摔下的一幕,正好被手执千里镜的唐军主将李定国,清楚完全地看到眼中。

  此时此刻,李定国脸上的喜悦,几乎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他腾地放下千里镜,脸上露出了有如孩子般的灿烂笑脸,激动地手指着远处皇太极从城墙上摔下的位置,嘴中厉声大吼道:“兄弟们,你们看哪!那狗入的鞑子皇帝皇太极,已被我军当场炸死,他的尸身,就躺在西面城墙下呢!”

  李定国的这番话,立刻引起了一众唐军士兵的热烈欢呼。

  原本正各于绝对劣势,正在拼死以命搏杀的唐军士兵,立即人人激昂勇气百倍,他们一边与清军拼死战斗,一边连绵的口号大声响起。

  “鞑子皇帝死了!”

  “狗入的鞑子皇帝被炸死了!“

  “杀鞑虏,上天庭!”

  “杀鞑虏,得功名!“

  ……

  这边唐军气势如潮,有如打了鸡血一般的兴奋,而对面的清军,却是士气大丧,人人脸上满是震惊到不可思议的表情。

  不是吧,这场战斗中,自家已然占尽优势,眼见得拼死作战的唐军越来越少,这内城似乎弹指可下,怎么竟会出了,自已的皇帝被突然被炸死,这样近乎天方夜谭的事?

  只不过,刚刚那一声远远传来的巨响,还有那残余的西面城墙上,已然消失不已的皇帝仪仗,无一不在说明,大清的皇帝极可能真的挂了,那些唐军所喊的,并非是谎言,而是一个真真实实的噩耗!

  连大清皇帝都挂了,这战还打得有甚么意义!

  清军所本高涨的士气,顿是有如戳破的气球一般,迅速的瘪了下去,一时间,清军阵伍出现了不小的混乱,原本向着内城不断涌进的清军军兵,其前进的速度,顿是大大放缓,甚至有多处已出现了大面积的退缩。

  而这时,彼消我盈,因为击杀了清朝皇帝而士气如虹的唐军,当然绝不会放弃这样绝佳的反扑机会,他们人人勇气百倍,奋勇争先,手中的腰刀又快又狠地向清军砍去,砍得清军惨叫连连,有许多处地方,清军竟然已不停向后退却。

  这时,在一众清军将领中,所有的人,亦是陷入满满的震惊之中。

  真真千防万防防不甚防啊,任谁也没想到,唐军还能通过这样殊死一搏的方式,通过地道潜行到西面城墙处,能以这么极度凑巧的手段,把堂堂的大清皇帝,给这样当场炸死。

  豪格最新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他脸色惨白,脸上的肌肉仿佛再不受控制一般地颤动,他瞪着血红的眼睛,朝着西面城墙处,悲声高喊了一句:“汗阿玛啊!怎么会这样啊!“

  满脸悲情,几乎就要当场掉泪,内心极度崩溃的他,再不顾所谓的军令,立即下令本部兵马撤退。然后,他自已率领带着一众护卫,纵马向西面城墙处疾驰狂奔。

  豪格一撤,接下来便是阿巴泰也下令撤退,然后便是多铎,纷纷带着本部兵马撤退回阵。

  最终,作为统军大将的多尔衮,见到军无战心,又阵伍混乱,而豪格、阿巴泰、多铎等人业也各带本部兵马撤退,他顿时亦是心下大沮,无奈之下,也只能长叹一声,放弃这原本唾守可及的海参崴内城,下令全军就此撤退,返回本阵。

  清军这般退去,唐军却当然不肯放弃追杀的良机,不过原本打算宜将剩勇追穷寇的他们,却被自已主将李定国给大声喝止住。

  “穷寇勿追,用神机弩狙杀他们就好!”

  李定国这句话,让一众唐军,仿佛有如突然醒悟过来了一般,他们忙不迭地放回腰刀,又开始取出神机弩装填弩箭,对着溃散而去的清军不停射杀。

  在全体清军皆撤围而去后,残余的守城唐军中,爆发出震耳欲聋响彻云霄的欢呼声。

  “万胜!”

  “万胜!”

  “杀鞑虏,立功名!“

  “杀鞑虏,上天庭!“

  ……

  战到此时,唐清双方的激烈绞杀,终于以清军溃退,唐军成功守住内城而告一段落。若从天下看去,豁口内外,几乎堆满了错杂重叠的尸体,鲜血浸满了豁口内外的大片空地,这积血是如此的厚重粘稠,让人几乎难以站稳,而一脚踩下,几乎可以没过脚踝。更有许多尸体,被尚未凝固的溢流鲜血托起,在上面轻轻飘荡。

  看了这可怕残酷的交战场地,任何人都会明白,方才这场战斗,有多么的残酷而血腥。

  李定国一脸激动之色,在见到清军已然退远之后,他立刻下令,让唐军搬开那堆积如山的尸体,再把临时工事紧急搭建加固,以便预防清军的下一轮大肆进攻。

  这时,豪格已成纵马疾驰,一路飞奔到了皇太极摔倒的地方。

  “让开,快让开!”

  见到是肃亲王豪格前来,一众围着那昏迷过去的皇太极,正丧魂失魄不知所措的白摆牙喇兵们,立即迅速地让出一条通道,让豪格一众人急急到了皇太极身旁。

  豪格远远地看到,那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皇太极,心下的痛苦与悲伤,几乎难以用语言来描述,来到跟前后,他从马背上一跃而下。

  来到皇太极面前,豪格蹲下身体,一脸惊愕与悲痛交加的神色,打量了重伤昏迷在地皇太极许久,才仿佛突然想来什么一样,冲着那一众白摆牙喇兵厉声大吼道:“你们都是死人吗?你们是怎么保护皇上的!本王要把你们这帮无用之辈,统统剁成肉酱!”

  一众白摆牙喇兵见到豪格这副狰狞到扭曲的表情,愈发惊惶失措,侍卫长图赖眼中噙泪,硬着头皮说道:“禀肃亲王,我等本来正护卫着皇上走下马道下城墙,孰料唐军突然起爆,整座城墙都在剧烈摇晃,众人皆是站立不稳,才不慎让皇上从马道上倒摔而下,肃亲王,奴才无能,甘领死罪!”

  豪格愤怒的目光有如两把尖刀,直直地戮在他的脸上,他想要发作又强自忍住,却大喝道:“图赖,你既这般说,那为何不速速扶皇上入帐,让医官验看诊治?!”

  图赖急急解释道:“肃亲王,奴才怕皇上摔了骨头与筋脉,这才不敢轻易搬动。不过,我已派人去紧急寻了医官过来,看看要如何把皇上抬走。”

  他一说完,豪格又焦躁道:“既如此,那医官莫非是死了么,怎么还到了现在,都还不赶紧滚来!”

  不料,未等图赖回答,外面便响起一个颤颤的声音,大声道:“各位且让让,让小老儿赶紧给皇上看看啊!”

  图赖听得懂汉话,他双眼一亮,急急喊道:“退开,快退开,让医官进来。”

  众人闻言,急急退开,豪格看到,一名身形削瘦的汉人医官,急趋而入,他的身后,带着四个学徒,正合力抬着一面宽大的门板过来。

  医官走近一看皇太极的惨状,顿是满脸凝重之色,他伸出右手,在皇太极心口探了探,又在他右手腕处搭了一下,便扭过头去,冲着那四名学徒大声道:“皇上虽受重伤,尚是有救,速速抬回帐中,再行救治。”

  他说完,那四名学徒急急放下门板,手忙脚乱地将皇太极那肥硕而沉重的身躯放在门板上,便抬起门板,往中军大帐中急急抬去。

  豪格急急上前,对那汉人医官道:“医官,请务必细心救治,若能治好我汗阿玛,本王当有重金相赠!”

  汉人医官扫了他一眼,也立即拱手回道:“肃亲王,皇上待我等不薄,在下安敢不尽心救治,还请肃亲王放心便是。”

  说罢,医官带着扛着门板的四名学徒,急急返走,豪格长叹一声,也只能与图赖等人一起,急急随行。

  很快,入得帐来,帐中的炉子内,已生起了熊熊大火,整个帐内十分暖和,与外面冰寒的天气相比,简直是两个世界。

  汉人医官立刻带着四名徒弟,将皇太极的身躯,小心地放在柔软而温暖的绒毡床上,才仔细而小心地把他的外衣脱去,只着内衣,才开始细心地给他作全面的检查。

  此时,多尔衮,多铎,阿巴泰等人,也已纷纷入帐,他们皆一脸阴沉地,沉默地观看医官检查皇太极的伤情。

  医官皱着眉头,两根苍老的手指,有如探测器一样,在皇太极的身上四处游走,嘴中却是边叹气边说道:“唉,皇上摔得太重了啊,这胸骨断裂了两根,背骨断一根,大腿骨断了一根,手指扭断一根,右眼已废,另外……”

  这里,他的这两根手指,按在皇太极腰椎之处,脸色顿是大变。

  见他神情不对,豪格在一旁忍不住大声问道:“医官,你这是怎么了?”

  医官闻听此言,才有如恍然回过神来一样,他对着豪格一脸质问的表情,颤声回道:“肃亲王,皇上腰椎摔断,中脉断绝,从此之后,怕是下半身再无知觉,只能永远瘫痪在床了。”

  “啊!”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明末之虎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7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