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xntk.net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org域名访问    

美食供应商 1686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 袁吹界王牌

  [真正的大宗师,譬如袁主厨,不仅是自己井井有条,还能够以一己之力影响四周《桃溪路见闻有感》]

  大石秀杰来观摩,是提前与袁州打了招呼,而且今天下午就是他请教大宗师的日子。

  随身携带的小本本,然后谦逊的姿态,聚精会神的目光,不客气的说,如果小学生都能有这态度,双百分不是梦想。

  观摩途中,柯森来了,应当是为昨天指导的事,但到店后,也没有打扰袁州雕刻,而是同大石秀杰一样,规矩的站在一旁。

  待袁州上午的雕刻结束,两人才恭敬的上前。

  “袁主厨难怪被我国媒体称之为神之刀,刀工通神,当之无愧!”大石秀杰道。

  “当然,袁主厨已经在国内拿到了刀王的匾额。”论吹起袁州来,柯森那是一点也不弱于任何人。

  大石秀杰并非藤原,所以并没有那么了解华夏厨艺圈的事,柯森也就顺理成章的给他科普了一番。

  “袁主厨拿到刀王匾额是理所应当之事,这不奇怪。”大石秀杰听完后道。

  柯森闻言目光一凝,眼前这日本人,在袁吹界是一个劲敌。

  袁州安静的听完两人对他的夸奖,中途也没有打断,毕竟袁州是个很有礼节的人,不会随随便便打断他人讲话。

  “多谢袁主厨昨天的指导。”在和另一位袁吹一番眼神竞争完毕后,柯森郑重的道谢:“昨晚回去我是茅塞顿开,完全清晰了自己接下来要走的路。”

  “不是黔菜不能再进步,而是我所学习的黔菜不能再进步,一方菜都没学好,就毛毛躁躁的想学另一系,自然是丢了西瓜捡了芝麻,两边都讨不了好。”柯森认真的检讨着。

  “嗯,想清楚了就好。”袁州满意的点头,毕竟厨艺百事通的名号不是白叫的。

  “本来想买点东西感谢袁主厨,但是我真的想不到,袁主厨缺什么东西。”柯森接下来的这段话,说得无比正式:“如果袁主厨有什么需要用得着我的地方,请务必让我来。”

  “不用客气,这是你们青年厨师交流会的奖励,应得的。”袁州摇头道。

  然后柯森又和袁州寒暄了一番,柯森这才告辞离开。

  然后就该大石秀杰说话了,他直接先鞠了一躬,才开口说话:“袁主厨关于下午的指导,我还需要准备什么东西吗?”

  “把人和心带上就行。”袁州想了想回答。

  “我明白了,多谢袁主厨不吝啬的指点。”大石秀杰再次鞠了一躬,然后不再打扰袁州直接告辞离开。

  袁州看着大石秀杰离开的背影,陷入了沉思,他刚才指点什么了吗?然后他又是明白了什么?

  很显然,袁州有点迷茫了,当然这个疑惑也没困扰他多久,因为准备午餐的时间到了。

  今天是做烧鹅的日子,要稍微忙一点,袁州放下了脑中其余的心思,毕竟什么时候也都没有给食客们准备食物重要。

  另一边,继续在桃溪路闲逛的大石秀杰,找了个地方坐下,然后打开了随身携带的笔记本。

  [“把人和心带上”虽然只有短短的几个字,但却代表了作为厨师最重要的“自心”,要带上自己对于厨艺的坚持。并且是带上,不是携带,证明大宗师在言下之意,是让我在保持自心坚持的情况下,还要有平常心。《对大宗师话语见解》]

  昨晚,其实大石秀杰本身是准备一早就睡,好养足精神的。

  但睡前脑子却自己却活跃了起来……

  “明天我一定不能乱说话,以免说错话,让大宗师心生反感。”

  “但如果明天我什么都不说,会不会让大宗师很尴尬?”

  “不行我要起来写一个交流表格。”

  是以,这一写就是通宵,但是翌日清晨,大石秀杰依旧精神抖擞,所以才会这么一早就来了桃溪路。

  等到下午的时候,草草解决了午餐后,大石秀杰比约定时间早了半小时,到达袁州小店的门口,作为打卡圣地,旅游景点的桃溪路还是人来人往摩肩擦踵。

  大石秀杰恭敬的站在店门口等候,袁州见状,放下书道:“先进店吧。”

  “不用不用,袁主厨有什么事先忙,我在外面侯着就行了。”大石秀杰连忙摇头道。

  袁州道:“没要紧的事,只是在看书。”

  大石秀杰悄悄抬眼看了眼,然后在心里记住了袁州看的什么书,这才随着袁州进店。

  “关于厨艺,有什么要咨询的问题。”把人带到后院后,袁州依旧是开门见山。

  “那就麻烦袁主厨了。”大石秀杰道:“关于这个问题,我与藤原家元也曾讨论过,现在我国有一群将和食与西餐结合,成立新和食的厨师。”

  “但我认为新和食,不一定需要向外,但向内扩展,经过前辈们的努力,已经找不到更新更宽阔的道路了。”大石秀杰道。

  “请袁主厨指点。”大石秀杰弯腰鞠躬,然后起身目光充满期待。

  闻言,袁州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大石秀杰的疑问,然后反问道:“你认为和食最巅峰的食物是什么。”

  大石秀杰认真思考了一番:“寿司,精致、及时性以及刀工,还有对用料的执着,我认为寿司是很大程度能展现和食的料理。”

  “嗯。”袁州点头问:“那你吃过回转寿司吗?”

  大石秀杰一愣,愣的原因是他还真没吃过,也仅仅只是听过。

  其实不止是他,藤原家元也没有吃过回转寿司,并且他们都认为回转寿司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寿司。

  因为他们出身富贵人家,这样的食物还真的是没有接触过。

  “没吃过可以试一试。”袁州道:“我知道回转寿司在日本是被厨艺圈抨击,但一种食物能够流传,肯定有他的优点。”袁州客观的说道。

  “是的。”大石秀杰点头,虽说不知道为什么袁州会有这个安排,但他还是认真的点头答应。

  “本来奖励是指导一次。”袁州道:“但大石你情况比较特殊,所以我把这次的指导暂时分为上下两部分,你先回国吃了回转寿司,我再做一桌日式菜肴给你吃,以此来作为下部的指导。”

  “好的袁主厨,多谢袁主厨。”大石秀杰弯腰鞠躬。

  “记得找一家正宗的回转寿司。”袁州嘱咐。

  然后目送着大石秀杰离开,这并非是他故弄玄虚,或者是卖关子,毕竟大石秀杰压根没吃过,说再多也不够直观。

  大石秀杰也是个干脆的人,当天下午就订了晚上的机票回日本了。

  可以说着上半部分的指导大约只持续了半小时,从大石秀杰进店到袁州目送他离开。

  “嗯,时间还早,那么我再练习一下厨艺。”袁州对自己从来就不会放松,直接起身开始准备食材准备练习厨艺了。

  时间过的很快,很快袁州放在一旁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这是提醒袁州该准备晚餐食材了。

  袁州开始准备晚餐食材的时候,店门外已经开始排起了长队,苏若燕也早早的到了在跟着排队委员会的人一起维持秩序。

  现在的袁州小店插队的人已经是凤毛麟角了,但苏若燕还是每次都很认真的跟着排队委员会的人学习。

  等快到开店时间的时候苏若燕就组织大家开始领取号码,领完号码也差不多到了开始营业的时间。

  苏若燕认真的看着时间,然后在最后十秒开口道:“营业时间已经到了,请领到前十六位号码的食客进店用餐。”

  这话一说完,刚刚好到小店的晚餐营业时间。

  “今天下午居然没有点心,我今晚得多吃点。”乌海摸着小胡子,快步走进店内。

  那速度一看就是练过的,让排在第二的一个小女孩根本没跟上。

  是的,今天排在第二位置的是个眼生不认识的小姑娘,而不是那些熟客。

  小姑娘叫舒馨看着只有双十年纪,扎着斜斜的低马尾,穿着普通的蓝色印花长裙,看起来有种温柔婉约的气质,一脸的生嫩。

  见乌海跑那么快,顿时有点不好意思又有点着急的也急急跨了两步跟上。

  感觉像是怕自己走慢了影响了其他人似得。

  小姑娘舒馨进店的时候乌海已经坐在距离隔板最近的位置上了,小姑娘迟疑了一下,然后走到弧形长桌最角落,距离隔板最远的位置坐下了。

  而其他进店的人则根本不挑位置,看到空的就上前坐下了,当然那两个站位也是没放过的。

  毕竟第一次进店的食客都会把位置坐满,或者说营业时间店里的位置都是满的,也早就说过店里不允许在位置以外的地方吃饭,不然这店里能让人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舒馨坐的远,而苏若燕是按照位置来点餐的,是以自然是乌海第一个点,她最后一个点。

  在苏若燕来之前舒馨就已经看完了菜单,但她还是不确定她点的菜到底有没有。

  随着袁州会的菜系越来越多后,菜单就改良过了,那就是除了菜系当中的大菜之外,其他的都用等来概括了。

  包括菜系配套的点心也是如此,是以苏若燕并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点的菜。

  “你好,今天吃点什么?”苏若燕标准的问话在耳边响起。

  “那,那个我想问问袁老板是不是什么苏菜都会做,还包括点心小吃那些?”舒馨脸色微红,很是不好意思的问道。

  因为舒馨觉得她这是在质疑袁州,而她又早就知道袁州的大名,所以说出这话她还是用了很大勇气的。

  “是的,这菜单上写的都是真的,我们老板只要是写在菜单上的都会做。”苏若燕斩钉截铁的说道。

  要是开始头一两个月的时候,苏若燕说这话还有点打鼓,但现在她那是对袁州早就盲目相信了。

  就是未来袁州说他会做龙肉宴,苏若燕也能毫不犹豫的给食客这么说。

  这也是属于袁州魅力的一种了,因为离开小店的周佳、申敏、暮小云也都是这样的。

  “那,那我先点烂面,也可以叫笃烂面,或者糊烂面的,可以吗?”舒馨道。

  “当然,这个是苏州那边的一种特色小吃。”舒馨补充道。

  舒馨一连说了好几个名字出来,苏若燕点头然后道:“稍等,我问下老板多少钱,今天能不能做,因为有些菜需要预定。”

  “好,好的,麻烦你了。”舒馨点头,脸上露出期待的神色看向厨房里面的袁州。

  舒馨已经点过很多次这个,但想来都失败了,这才如此在意袁州的回答。

  “老板,糊烂面或者烂面今天可以做吗?”苏若燕直接问道。

  “可以,但需要等二十分钟。”袁州点头,说到等二十分钟的时候看向舒馨,显然是在询问她的意见。

  “没问题,没问题,谢谢袁老板。”舒馨嫩生生白皙的脸上立刻露出庆幸的笑容,连连点头道。

  “好的,一份糊烂面,六十一,请稍等。”袁州道。

  “嗯嗯,我已经转账了。”舒馨举着手机,用显示屏那面对着袁州道。

  “请稍等。”袁州点头。

  显然,舒馨的动作这么快是因为她刚刚早就扫好了二维码,就等着袁州点头她好付钱呢。

  “太好了奶奶,我又可以吃到烂面了,就是在蓉城我都可以吃到了,太好了。”舒馨捏着手机,低头微笑,心里很是高兴。

  而接了单子的袁州则是同时做起了多个菜品。

  袁州说让舒馨等二十分钟倒不是这道小吃有多么复杂,而是因为它简单,但需要时间来熬制。

  这道糊烂面到底属于苏省哪个市的说法不一,几乎是无锡、江阴、以及苏州等地都有。

  而刚刚是苏州的小吃,那袁州自然得做苏州口味的糊烂面。

  其实苏州的糊烂面的渊源是因为在******的时候兴起的,那时候为了让全家人吃饱,家庭主妇们动足脑筋,最后想出来拿面条烧烂之后放一会时间,用苏州话来说,就是让它“涨一涨”,等细面条涨成了粗面,把面汤涨成了糊状量自然就变多了。

  是以,开始的糊烂面味道并不好,但后期人们生活条件上来了,自然对糊烂面也有了要求,会在里面加入许多的食材。

  而这才是现在的糊烂面。

  ……u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美食供应商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