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金融弑猎者 836 第836章

  “我碗里的肉,让李炎那小子给夹走了……呵呵,我总要让他知道,不是自己碗里的饭菜,有时候吃下去会噎死人的!”泰康总部的总经理办公室内,陈衔宝仰头看着自己面前的落地窗说完这些话以后,缓缓站起身子走到窗畔朝着外面俯瞰了几眼这才继续说道:“你明白我想要什么!”

  电话里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徐徐说道:“我当然明白,只是你给钱我坐庄。我会按照你的目标尽力执行的。只是如果端起达不到预期,你要配合我!”

  “什么叫尽力?”陈衔宝眉头一皱,重重哼了一声紧接着说道:“现在市面上能请出山的作手,好像也没有谁比你更厉害了吧?如果你都说尽力……难道李炎那小子真的就这么难对付吗?”

  “有些事情你不知道……”电话里的声音刚解释了半句,陈衔宝直接打断道:“你不是跟我说,李炎他们现在是打算通过对敲的手法提高成交量,然后为后面他们运作的事情布局做准备吗?”

  “是的,我也跟你说了……李炎用的手法并不是传统的那种对敲打压股票价格的方式。现在千禾味页的这种情况用钱砸都没有人把筹码卖出来,不用我说你应该也明白低位的筹码人家就没打算出手卖,而散户的筹码成本现在已经被高高的套在上面了。李炎现在用钱买不到筹码所以他们才在自己画好的蓝图上,用更加极端的手法把价格砸下去了。”

  说完这话,对方顿了顿。

  陈衔宝回身看了眼身后挂着的巨大投影屏幕,画面一分为四。

  其中大盘的走势分列两张图,剩下的两张图则显示着千禾味页的k线图以及趋势走势图。陈衔宝看着今天跳空低开的千禾味页皱了皱眉头。恩了一声冲着电话朗声道:“确实够极端了,打着滚的往下拉低股价。”

  “您也看到了是吧?此时李炎如果用戳穿成本的方式来运作,他认为那些在千禾味页里的小机构们会出现风控调仓的举动,但只要咱们稳定住盘面的话,李炎他们想着私募挪一挪仓位能拿到筹码的美梦就落空喽。但是他砸盘起到了效果,那咱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炎把筹码拿走了!”

  陈衔宝想了想,皱眉道:“难道李炎就没想过自己的疯狂举动会迫使散户割肉离场引发他控制不了的恐慌盘吗?”陈衔宝只是略微一沉吟,下意识冲着电话里的人问道:“如果真的千禾味页里那些大股东之外的流通盘,小私募选择抛售,从而引发出恐慌性砸盘,他们打算怎办?毕竟现在的大行情一直在下跌,拉起来不容易但是造成雪崩一样的恐慌盘,却非常简单。只要敢嘬死,就没有什么不可能吧?”陈衔宝似乎在询问,又似乎在自言自语。

  电话里的人,笑呵呵的回应道:“李炎的意思是……现在千禾味页已经完成了低位横盘的结构性平台,只要他们控制好砸盘的力度,不去挑战千禾味页的市场底线,他认为可以拿到更多更便宜的筹码!”

  陈衔宝楞了下,不屑的笑道:“开什么玩笑,他觉得只要能控制的好,借大趋势打压股价让其破位……就能达到那些带血的筹码?”

  电话里恩了一声,随后笑了笑说道:”李炎的原话是这么说的:他找一个叫刀建鑫的人商量过了,他们打算用借来的筹码砸盘,这样做的他们认为可以让捉妖盟那些人拿到更廉价的筹码,降低他们的拿货成本,然后他们一边砸盘一边吃市场里的恐慌盘,但是吃货的资金我会控制在百分之三十,剩下的七成资金我会都用来拉升价格!”

  “李大保,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你可别忘了,你收了我们泰康的好处!”

  李大保手里拿着电话,微微一笑说道:“当然没忘,好处费不提,我还打算让你们帮我卖产品呢!”

  “我碗里的肉,让李炎那小子给夹走了……呵呵,我总要让他知道,不是自己碗里的饭菜,有时候吃下去会噎死人的!”泰康总部的总经理办公室内,陈衔宝仰头看着自己面前的落地窗说完这些话以后,缓缓站起身子走到窗畔朝着外面俯瞰了几眼这才继续说道:“你明白我想要什么!”

  电话里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徐徐说道:“我当然明白,只是你给钱我坐庄。我会按照你的目标尽力执行的。只是如果端起达不到预期,你要配合我!”

  “什么叫尽力?”陈衔宝眉头一皱,重重哼了一声紧接着说道:“现在市面上能请出山的作手,好像也没有谁比你更厉害了吧?如果你都说尽力……难道李炎那小子真的就这么难对付吗?”

  “有些事情你不知道……”电话里的声音刚解释了半句,陈衔宝直接打断道:“你不是跟我说,李炎他们现在是打算通过对敲的手法提高成交量,然后为后面他们运作的事情布局做准备吗?”

  “是的,我也跟你说了……李炎用的手法并不是传统的那种对敲打压股票价格的方式。现在千禾味页的这种情况用钱砸都没有人把筹码卖出来,不用我说你应该也明白低位的筹码人家就没打算出手卖,而散户的筹码成本现在已经被高高的套在上面了。李炎现在用钱买不到筹码所以他们才在自己画好的蓝图上,用更加极端的手法把价格砸下去了。”

  说完这话,对方顿了顿。

  陈衔宝回身看了眼身后挂着的巨大投影屏幕,画面一分为四。

  其中大盘的走势分列两张图,剩下的两张图则显示着千禾味页的k线图以及趋势走势图。陈衔宝看着今天跳空低开的千禾味页皱了皱眉头。恩了一声冲着电话朗声道:“确实够极端了,打着滚的往下拉低股价。”

  “您也看到了是吧?此时李炎如果用戳穿成本的方式来运作,他认为那些在千禾味页里的小机构们会出现风控调仓的举动,但只要咱们稳定住盘面的话,李炎他们想着私募挪一挪仓位能拿到筹码的美梦就落空喽。但是他砸盘起到了效果,那咱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炎把筹码拿走了!”

  陈衔宝想了想,皱眉道:“难道李炎就没想过自己的疯狂举动会迫使散户割肉离场引发他控制不了的恐慌盘吗?”陈衔宝只是略微一沉吟,下意识冲着电话里的人问道:“如果真的千禾味页里那些大股东之外的流通盘,小私募选择抛售,从而引发出恐慌性砸盘,他们打算怎办?毕竟现在的大行情一直在下跌,拉起来不容易但是造成雪崩一样的恐慌盘,却非常简单。只要敢嘬死,就没有什么不可能吧?”陈衔宝似乎在询问,又似乎在自言自语。

  电话里的人,笑呵呵的回应道:“李炎的意思是……现在千禾味页已经完成了低位横盘的结构性平台,只要他们控制好砸盘的力度,不去挑战千禾味页的市场底线,他认为可以拿到更多更便宜的筹码!”

  陈衔宝楞了下,不屑的笑道:“开什么玩笑,他觉得只要能控制的好,借大趋势打压股价让其破位……就能达到那些带血的筹码?”

  电话里恩了一声,随后笑了笑说道:”李炎的原话是这么说的:他找一个叫刀建鑫的人商量过了,他们打算用借来的筹码砸盘,这样做的他们认为可以让捉妖盟那些人拿到更廉价的筹码,降低他们的拿货成本,然后他们一边砸盘一边吃市场里的恐慌盘,但是吃货的资金我会控制在百分之三十,剩下的七成资金我会都用来拉升价格!”

  “李大保,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你可别忘了,你收了我们泰康的好处!”

  李大保手里拿着电话,微微一笑说道:“当然没忘,好处费不提,我还打算让你们帮我卖产品呢!”

  “我碗里的肉,让李炎那小子给夹走了……呵呵,我总要让他知道,不是自己碗里的饭菜,有时候吃下去会噎死人的!”泰康总部的总经理办公室内,陈衔宝仰头看着自己面前的落地窗说完这些话以后,缓缓站起身子走到窗畔朝着外面俯瞰了几眼这才继续说道:“你明白我想要什么!”

  电话里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徐徐说道:“我当然明白,只是你给钱我坐庄。我会按照你的目标尽力执行的。只是如果端起达不到预期,你要配合我!”

  “什么叫尽力?”陈衔宝眉头一皱,重重哼了一声紧接着说道:“现在市面上能请出山的作手,好像也没有谁比你更厉害了吧?如果你都说尽力……难道李炎那小子真的就这么难对付吗?”

  “有些事情你不知道……”电话里的声音刚解释了半句,陈衔宝直接打断道:“你不是跟我说,李炎他们现在是打算通过对敲的手法提高成交量,然后为后面他们运作的事情布局做准备吗?”

  “是的,我也跟你说了……李炎用的手法并不是传统的那种对敲打压股票价格的方式。现在千禾味页的这种情况用钱砸都没有人把筹码卖出来,不用我说你应该也明白低位的筹码人家就没打算出手卖,而散户的筹码成本现在已经被高高的套在上面了。李炎现在用钱买不到筹码所以他们才在自己画好的蓝图上,用更加极端的手法把价格砸下去了。”

  说完这话,对方顿了顿。

  陈衔宝回身看了眼身后挂着的巨大投影屏幕,画面一分为四。

  其中大盘的走势分列两张图,剩下的两张图则显示着千禾味页的k线图以及趋势走势图。陈衔宝看着今天跳空低开的千禾味页皱了皱眉头。恩了一声冲着电话朗声道:“确实够极端了,打着滚的往下拉低股价。”

  “您也看到了是吧?此时李炎如果用戳穿成本的方式来运作,他认为那些在千禾味页里的小机构们会出现风控调仓的举动,但只要咱们稳定住盘面的话,李炎他们想着私募挪一挪仓位能拿到筹码的美梦就落空喽。但是他砸盘起到了效果,那咱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炎把筹码拿走了!”

  陈衔宝想了想,皱眉道:“难道李炎就没想过自己的疯狂举动会迫使散户割肉离场引发他控制不了的恐慌盘吗?”陈衔宝只是略微一沉吟,下意识冲着电话里的人问道:“如果真的千禾味页里那些大股东之外的流通盘,小私募选择抛售,从而引发出恐慌性砸盘,他们打算怎办?毕竟现在的大行情一直在下跌,拉起来不容易但是造成雪崩一样的恐慌盘,却非常简单。只要敢嘬死,就没有什么不可能吧?”陈衔宝似乎在询问,又似乎在自言自语。

  电话里的人,笑呵呵的回应道:“李炎的意思是……现在千禾味页已经完成了低位横盘的结构性平台,只要他们控制好砸盘的力度,不去挑战千禾味页的市场底线,他认为可以拿到更多更便宜的筹码!”

  陈衔宝楞了下,不屑的笑道:“开什么玩笑,他觉得只要能控制的好,借大趋势打压股价让其破位……就能达到那些带血的筹码?”

  电话里恩了一声,随后笑了笑说道:”李炎的原话是这么说的:他找一个叫刀建鑫的人商量过了,他们打算用借来的筹码砸盘,这样做的他们认为可以让捉妖盟那些人拿到更廉价的筹码,降低他们的拿货成本,然后他们一边砸盘一边吃市场里的恐慌盘,但是吃货的资金我会控制在百分之三十,剩下的七成资金我会都用来拉升价格!”

  “李大保,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你可别忘了,你收了我们泰康的好处!”

  李大保手里拿着电话,微微一笑说道:“当然没忘,好处费不提,我还打算让你们帮我卖产品呢!”

  b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金融弑猎者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8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