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xntk.net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org域名访问    

重生军工子弟 1307 我来帮你们说苏-27的缺陷

  苏联人的态度突然变得冷淡,赵峥跟王城风等人要还不明白中间有问题,他们就白混了。

  他们本不知道苏-27有什么问题,毕竟不了解。

  谢凯的要求,也不算过分,可苏联人是这样的反应。

  切尔瓦科夫更是满脸严肃地职责谢凯。

  “谢,你这一点诚意都没有!为了你们,专程调集两架苏-27来做空中展示,而你现在提出这样苛刻的要求。”

  谢凯一脸疑惑地看着切尔瓦科夫。

  “这要求很过分?很苛刻?真的很为难?机场油库没有就没油嘛,至于这么为难?可以换个时间啊。”

  让苏联人被气得快吐血。

  MMP,难道你不知道说机场油库没油是个委婉的说法么?

  切尔瓦科夫只能硬着头皮解释,“要进行满油满弹的最大重量飞行,就需要做很多准备,毕竟这里只是荒废的机场。必须得从其他地方调集弹药,尤其是反舰导弹跟对地攻击的重型航空炸弹,手续非常麻烦,时间更长。”

  对于切尔瓦科夫的说法,谢凯嗤之以鼻。

  他所谓的调集弹药,手续复杂什么的,骗骗外行人就行了。

  苏霍伊直接以一个试验需要,就能把各种弹药快速调集过来。

  所以,谢凯绝对不可能相信他的。

  苏-27是苏联人引以自豪的战机,如果在一开始不把苏-27的缺点指出来,让苏联人承认缺陷,接下来的谈判过程中,中方绝对讨不了好。

  谢凯很清楚,中方第一次引进苏-27战机时,就因为不清楚苏-27的情况,苏联人也故意隐瞒,只能看到苏联人愿意给看到的东西,在引进苏-27后,空军吃了不少亏。

  后来每当中方人员想更进一步了解,苏联人就开始耍手段,要么是大吹特吹苏-27的超机动性,要么就是现在这样耍赖。就连苏联专家到中国,也不会分享干货,逼得中方没办法,直接把一线的技术人员们找来,各种问题提出来,逼苏联专家分享干货。

  连战备机场油库没油的理由都特么的说出来了。

  赵玉军也很明确的对着切尔瓦科夫表明了他的态度。

  “先生,如果看不到满载飞行状况,不能了解很详细,不仅是技术不要了,连战机我们也会放弃引进。”

  在说这话时,他的态度非常坚决。

  旁边的白彦军跟赵峥也惊讶赵玉军会说出这样的话。

  赵玉军确实着急。

  他知道自己无法主导谈判,只能在旁边默默地听着,毕竟苏-27引进后,会交给112厂来生产。

  如果真有问题,他都了解不了,引进回去后,后果多严重,不用想了。

  米萨维奇夫斯基一脸严肃地问谢凯:“谢凯,你真认为我们战机设计有问题?”

  此时的谢凯,在众人注视下,居然毫不犹疑地点头。

  “对!我怀疑苏-27机体结构强度不够。”

  听到谢凯怀疑苏-27战机机体强度不够,苏联人顿时愤怒无比。

  这些东西光只靠口头解释,完全没任何作用。

  于是,不想按照中方要求进行满载飞行表演的苏联人,借着机会把中方团队请回到了会议室里。

  在会议室,苏联人直接给中方人员播放了一段录像。

  录像的画质很差,却可以清楚地看到是一架螺旋桨飞机,编号602。

  谢凯一看到这架飞机的编号,便知道苏联人想准备向他们证明苏-27的结构强度没问题了。

  果然不出他所料,录像就是巴伦支海上空“空中手术刀”事件的经过!

  苏-27战机上装有录像机。

  同时,有苏联人员在一边讲解整个事情的经过。

  苏-27在经过挪威空军这架P-3B反潜机后,录像就结束了。

  后面却有苏-27在划过P-3B螺旋桨反潜机机翼下方那一瞬间,一侧垂尾划过了P-3B机翼发动机吊舱的照片。

  整个录像就在这里定格。

  看到这一幕,中方所有人除了谢凯外,全都震撼不已,大气都不敢出。

  这对他们来说,是无法想象的。

  出现这样的状况,无论是对战机结构强度,还是对飞行员的要求,都是苛刻到极致。

  目前这段录像跟照片所展现出来的这架苏-27的强悍,超乎中方代表团成员们的想象。

  一般的战机,遇到这样的事情,只有一个结果——解体。

  对于录像跟照片给中方人员带来的震撼,苏联人非常满意。

  在中方其他人员都震惊无比的时候,谢凯却一脸平静,甚至脸上浮现出怪异的笑容,这让苏联人觉得不可思议。

  难道谢凯怀疑这是假的?

  可他们又不得不重视这位年轻人的态度。

  中方代表团其他人都不说话,把所有的谈判都交给这个年轻人来负责。

  “谢凯,这段录像,是1987年9月13日发生在巴伦支海上空,这可以充分向你们证明苏-27的强度结构没有任何问题。”西蒙诺夫一脸冰冷地对谢凯说道。

  强度结构不够,这样的碰撞下,战机肯定会解体。

  谢凯还是一脸笑意,看着西蒙诺夫的表情,脸上笑容更甚:“总设计师,对于这录像的真实性我非常相信。巴伦支海空中手术刀事件可是让整个西方世界担忧。那架苏-27编号也被刷成了38号对吧?”

  这下苏联人绝望了。

  这小子究竟还知道多少苏联的顶级机密?

  没有人再去怀疑航空工业部长泄露机密。

  这个机密除了军方高层内部人员,也就只有苏霍伊的高层知道了。

  航空工业部并不知情,这是空军内部的事情。

  谢凯看着季米洛夫,直接开始发难:“总设计师,我这里有几个关于苏-27的一些疑惑,不知能否向你请教一下?”

  被谢凯的盯着,季米洛夫心中直发毛。

  他一个总设计师,苏联航空工业部副部长,总不能被一个中国年轻人给吓着。

  “有什么疑问,都可以提出来。”

  谢凯直接伸出一根指头,“第一,苏-27原型机在试飞过程中空军发现性能跟想要的差太多,由您提出了大改方案,修改后的叫苏-27M,请问,苏霍伊在这型号上,是否进行了足够多的风洞实验?”

  西蒙诺夫脸皮狂跳了好几下,差点暴走。

  苏-27先天性缺陷在试飞过程中暴露出来,空军非常不满意,西蒙诺夫当时提出来了大改计划,在快完工时,他又担任苏霍伊设计局总设计师,并且负责项目的最后收尾工作。

  在这个过程中,不少苏联航空领域的技术大牛们,都受到了牵连。

  到现在为止,苏-27的飞行实验都未结束,战机依然在不停地改进。

  西蒙诺夫没办法给谢凯解释,这属于苏联最高机密,不可能告诉一个外国人。

  谢凯究竟知道些什么?

  在谢凯那一脸玩味的笑容下,西蒙诺夫强压着心中的疑惑,告诉谢凯,“苏-27原型机在75年开始发图制造,在那之前就经过无数风洞试验,而且,飞行试验工作一直持续到现在,确实在不断改进,并没有你说的大改!”

  西蒙诺夫避重就轻地回答,甚至否认了苏-27设计进行过大改。

  没说大改后的苏-27除了轮胎跟座椅与之前相同外,什么都不同。

  那样一来,谢凯的问题,他不回答,对方也知道了答案。

  那时候才开始大改,重新设计,到现在不仅列装了部队,还生产了很多数量。

  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做风洞实验。

  谢凯只是莞尔一笑,没有反驳。

  再次伸出了一根手指,“第2个问题,为了装上N001雷达,苏-27机头跟机身减重数百公斤,是否依然存在?”

  听到这问题,西蒙诺夫差点暴走。

  究竟是谁泄露了他们的秘密?

  难道是米高扬为了抢订单告诉中国人的?

  这是卖国!

  苏-27出现问题,只有内部知道。

  巴黎航展上苏-27才第一次公开露面,在这之前,各种性能参数甚至外形都处于绝对保密状态。

  中国人究竟怎么知道的?

  西蒙诺夫沉默了。

  谢凯却不管他们这些,对着所有人一脸严肃地开口:“同志们,苏-27所存在的缺陷,如果一直隐瞒,这就没法合作了。”

  苏联人神色复杂,什么话都不说。

  他们不知道谢凯究竟掌握了苏-27多少缺陷。

  赵峥等人都只能佩服谢凯——谈判的主动权完全被谢凯掌握了。

  见苏联人不回答,谢凯变得更严肃:“既然你们不愿介绍,我来帮你们说说苏-27存在的问题吧。”

  苏联人不说话,就那样看着谢凯,一副随你表演的架势。

  “第一,进入80年代,贵国大量经费投入航天领域,经济发展不容乐观,航空领域投入降低。苏-27在一开始就因为经费不足,气动外形几乎是米格-29的放大……大改后的Tt0-7号原型机进入试飞状态,跟原本的设计相同的,只有主起落架轮胎跟弹射座椅。这一点,没错吧?”

  苏联人脸上甚至有些惊恐。

  他们惊恐这个年轻人怎么知道这么详细的。

  “苏-27是针对F-15设计,对航电要求非常高,祖科夫斯基镇上的仪器制造研究院,搞了十多年,都没有解决平面天线、电子扫描、机载计算机跟软件等方面的技术问题,从而,装备了超重600公斤的N001天线……”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重生军工子弟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