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xntk.net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org域名访问    

重生军工子弟 1706 内部别有洞天的闷罐车厢

  “可以不去吗?”方强无力地问谢凯。

  谢凯这混蛋坑了他们,还是他们自己主动往坑里跳,爬不出来的那种。

  要是再看到更多东西,就彻底下不了船。

  谢凯让他们去看,绝对不是只是看看,后果可能比现在更严重。

  “反正你们也知道了秘密,多知道一点也不影响不是,一会儿时间差不多咱们就去火车站……”

  “不去,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谭林不客气的说到,“我还没活够。”

  “即使不知道更多的,死法也是一样。反正事情就这样,要是你们不负责也没事,只要以后消息被泄露出去,你们肯定是第一批被查的。”

  谢凯阴恻恻地说到。

  老方他们这些人,没有谁完全乾净,经得起查。

  对老方几人,谢凯坑起来一点不客气。

  既然入了自己的圈套,已经告诉了他们里面有什么,这几人要想再置身事外都不可能。

  是杀是剐,就看谢凯的心情了。

  那些东西,绝对是404最高机密,而404又是国家最高机密。

  方强跟谭林几人无奈,只能狠狠地啃着手上的麅子肉,一对难兄难弟一边拚命给对方灌酒,一边骂着谢凯。

  谢凯根本就不在意。

  任由他们骂,自己又不会少一块肉。

  反正背锅是有人了。

  杨桃在一边盯了谢凯很久,依然发现自己看不透这个比他们小了不少的年轻人。

  “谢凯,我很好奇,既然里面有技术人员,他们怎么解决吃喝拉撒问题的?尤其是在那些闷罐车厢雷根本不曾出来过,这么长的火车,人肯定不少,而且一路上这列火车很少停留,仅仅是吃喝,就不可能在各个火车站不被人发现!可整个过程没有食物采购,也没有见他们下来……”

  杨桃的怀疑,也是方强跟谭林他们好奇的。

  车厢里面都是大活人啊!

  从莫斯科开过来的列车,横穿整个西伯利亚,超过9200公里的里程。

  从莫斯科到这里,哪怕一路不停歇,以目前火车速度,还需要错车等,时间也会超过150个小时。

  这趟列车从莫斯科出发到现在,已经用了18天时间。

  里面的人不是罪犯,不可能武装看押,根本扛不住。

  “停在火车站的那列火车你们不是看到了么?没发现上面特殊的地方?”谢凯眉头一挑,问杨桃。

  处心积虑谋划了这么多年,能让人一眼看出,还得了?

  “都是闷罐车,唯独就是比闷罐车箱顶部高出了一截。”杨桃回答,“可这有什么关係?”

  他们不知道这有什么关係。

  “到时你们去看了就知道。”谢凯没有再说什么,继续吃肉。

  这里属于大兴安岭,野物多。

  可过不了几年,就会被爆发的东北倒爷们吃成保护动物。

  杨桃几人同样没有再问什么。

  几人跟着谢凯到达火车站时,已经是凌晨1点。

  原本应该喧嚣的火车站,此刻却是一片寂静。

  火车站外数百米,到处都是一些穿着便衣,理着板寸,杀气腾腾的人。

  外面的人根本不敢靠近。

  这些穿着便装的人员满脸横肉,只要有人靠近,就会迅速围上去看,劝诫也好,暴力也罢,各种方式把人弄走。

  谢凯带着几人,几名便衣迅速走了过来。

  老方他们一阵紧张,尤其是看到这些家伙腰上鼓鼓的,他们知道那是什么。

  这玩意儿,在国内,能合法拥有的,身份根本不用猜。

  谢凯对着他们直接掏出了一个黑色的证件。

  为首的便衣看了谢凯证件后没说话,只是向谢凯点了点头,随后放他们往火车站而去,这几人又隐入了周围的黑暗中。

  距离火车站还有上百米距离,再次遇到检查,谢凯依然凭藉通行证畅通无阻。

  方强他们便是明白了,这都是谢凯的人。

  即使不是,也跟谢凯有着非常大的关係。

  有心想问,刚因为好奇心被谢凯坑了,也只能忍着。

  火车站入口区域,直接就是荷qiang实弹的军人。

  这些军人穿着跟国内部队完全不一样的zhi fu,甚至武器装备也不一样,好像都是美式装备?很多人肩膀上都挂着对讲机什么的……

  可装备不起。

  看到谢凯的通行证后,门口的军人直接向谢凯行了军礼。

  让方强等人更是诧异。

  谢凯可不是部队的人。

  “他们什么部队?”

  “僱佣军!”

  谢凯丢下一句让老方几人差点爆粗口的话。

  他自然不可能把这些人的身份告诉几人。

  蓝军,同样是最高机密部队。

  杨桃直接翻了个白眼,“扯淡,咱们国内根本不可能有僱佣军进来。何况这些人身上带的都是真家伙!咱们国家的国防再差,也不至于这样……”

  杨桃鄙视着谢凯,吹牛都不打草稿。

  谢凯不这样说他们还不闹心。

  他们在部队呆了不短时间,也了解河蟹佣兵团和谢凯的关係。

  河蟹佣兵团现在在非洲那边,那些僱佣军不可能踏上国土的。

  哪怕是脱离了僱佣兵身份,回来后也会被guo jiaan部门严密地监控起来。

  那些人,都是战争机器。

  比国内特种兵更难以处理。

  一名消瘦的军人,挂着单兵通讯装置的肩膀上也没挂任何军衔标志,见谢凯几人进来,直接迎了上来,“谢总,您来了?”

  “还有多长时间火车到达?”

  “刚跟火车联繫过,大概还有十分钟……”

  谢凯望着火车站向苏联的方向。

  “十分钟?你们怎么知道?难道可以一直跟火车联繫?”老方震惊地问了出来。

  军官看着老方,眼神变得犀利,身上也升腾杀气。

  “不用紧张,给咱背锅的人,他们需要知道一些情况……”谢凯毫不客气地对着这位军官直接说出方强几人是背锅侠。

  气得方强几人又想揍人。

  可看着周围这些彪悍的军人,心中盘算了大约一秒,发现没有任何胜算,何况从进入火车站,原本在战场上摸爬滚打那么多年的养成的直觉告诉他,狙击手的qiang口瞄准着他们,最终决定还是算了。

  人家人多势众。

  他们是弱势群体。

  “走吧,时间还够,带你们到旁边那列火车上看看。这列火车跟开回来的是一样的,当然,机车头不一样……”

  谢凯带着几人向停靠在月台的那列长长的火车走去。

  每一节车厢前面都是有一名军人守着。

  这些军人跟外面的一样,装备豪华,zhi fu骚包,甚至有些车厢上面还趴着狙击手!

  老方越看越是心惊。

  “咱们国内还有这样的神秘部队?”老方问谢凯,谢凯不置可否,没回答。

  递上了自己的通行证,守在车厢门边的军人看了后恭敬地还给谢凯,敬了个军礼,开启了车门。

  谢凯带头向车厢内部走去。

  “卧槽!”

  刚进入车厢内部,方强几人就震惊地发现,这车厢内部跟外面完全是别有洞天。

  在外面看起来毫不起眼的闷罐车,里面居然别有一番天地。

  装修豪华,各种配套齐全。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酒店房间,唯独就是有些狭窄。

  “这是我们特别设计的车厢,总共制造200节这样的车厢,一节车厢成本价上百万……”谢凯得意地介绍着,很满意几人的表情。

  这车厢,是基地制造的。

  “里面有着全套生活设施,并且通了电。每节车厢都有沐浴设备,专门的卧室,每节车厢有简易的厨房,上面的装置是用来储水跟其他的……”

  谢凯得意的向方强几人介绍。

  外面看起来没有丝毫特别的闷罐车厢,每节车厢都有独立的卫生间、厨房等。

  在车厢内部,除了无法看到外面的景色外,生活环境是非常不错的。

  “你们究竟谋划了多长的时间?”

  老方真的很怀疑谢凯他们很早前就在谋划了。

  谢凯说每节车厢造价上百万,他觉得应该不止这价格。

  花费这么大的代价,难道搞一些普通技术工人?

  谁会相信?

  “西伯利亚铁路很长,距离很遥远。毕竟我们需要的是能够一到达就开始帮我们干活的技术人员。整个行程很漫长,必须避免他们旅途太过疲惫,到达后修整很长时间才能投入到工作中……”

  “每节车厢不能连通其他车厢吗?”

  杨桃发现,所有车厢跟闷罐车厢一样,没法进入到其他车厢中。

  都是从车厢中间开门,跟普通货运车厢没有区别。

  “这些车厢肯定是不能连通的,这里面的人员都是从不同地方上车,基本上互不认识……”

  谢凯没有解释太多。

  当了解了一节车厢后,就知道了为什么这么长的时间这些人可以不用下车,也不用补给生活物资。

  一行人下来,向前面走了一段,上了另外一节外表上看起来依然跟其他车厢没有区别的车厢。

  进了这节车厢里,几人发现这是真正的闷罐车厢。

  跟之前看到的那些内部装修豪华,生活配套设施齐全的车厢完全不一样。

  这些车厢是用来运输资料跟设备的。

  “你们就是靠着这样的方式把车厢逐渐运到苏联的对吧?这需要很长时间才行……”杨桃咂舌不已。

  谢凯这些人,太过狡猾了。

  “你们究竟谋划了多久?”

  谭林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难道谢凯有未卜先知的本事?

  这个想法一出现,谭林彻底愣住了。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重生军工子弟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