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xntk.net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org域名访问    

重生军工子弟 1708 停车,我们要下车(一)

  黑夜中,一列火车哐当哐当地以不是很快的速度向前方的黑暗中行驶。

  除了头部机车组照亮道路的车灯,整列火车只有顶部隐隐露出一点光亮。

  “爸爸,还有多久才能到达目的地?我想去外面玩,我想去幼儿园跟小朋友一起玩儿……”

  一道清脆的女声,让刚刚回到车厢的伊万·维克多的目光变得癡呆。

  对于女儿的问题,他没法回答。

  此刻已是凌晨,小女孩却没一点睡意。

  她没有寻常小女孩的活泼,蜷缩在金髮的妈妈怀中,漂亮的蓝色眼睛满是期待地看着突然变得呆滞的父亲。

  “伊万,究竟还有多久才能到达?我再也无法忍受这里面!如同在监狱,甚至不如监狱,至少监狱还有放风的时间……”安菲娅满脸憔悴。

  伊万·维克多面对妻子跟女儿的询问,真不知道怎么回答。

  何时才能到达目的地,他也不知道。

  “我们离开莫斯科十七天了,在这火车上,也有两个星期了,我们是为了贝拉拉更好的未来,可不是让她在监狱中成长……”金髮安菲娅语气变得幽怨。

  这种讨论,夫妻两已经进行过多次。

  “不,确切地说,已经十八天,在火车上十六天零四个小时……”伊万·维克多纠正着妻子的错误,坚定地说道:“应该快了……”

  “爸爸,你说了很多次应该快了……”可爱的贝拉拉撅起了小嘴。

  他对父亲的回答,已经彻底不信了。

  “爸爸,我们究竟去哪里?到了后,我真的就可以从新去幼儿园跟小朋友们一起玩吗?”贝拉拉见父母都不高兴,懂事地没有再问还有多久。

  妈妈会的故事,已经让她听腻了。

  “放心吧,贝拉拉,那里有更好的幼儿园,有很多可爱的小朋友跟你一起玩,以后我们再也不会挨饿……”

  伊万·维克多向女儿保证。

  这一路上,除了不能离开车厢活动外,各种供应远比他们在苏联时候更充足。

  甚至车厢里的生活条件比原来研究所还好。

  有时候缺乏物资供应,也有牛肉罐头、水果罐头等,让他不习惯的就是牛肉罐头已经吃腻了。

  这种在苏联很难搞到的紧缺物资,他们能吃多少,就有多少。

  这么多天一直生活在列火车上,车厢内的人如果不看时间,甚至不知道是白天还是黑夜。

  他们只知道,这列火车要离开苏联,带他们到新的工作单位。

  苏联局势已经无法挽回,哪怕伊万·维克多是火箭发动机专家,还是所里的技术骨干,之前长达两年时间没有得到工资,所里的研究早已经停顿下来。

  失去了收入来源,整个家庭生活难以为继,只能靠伊万·维克多摆地摊为生。

  大家都在摆地摊,普通人又没钱,消费不起诸如牛头罐头的奢侈品……

  为了六岁不到的女儿贝拉拉,伊万·维克多接受了他摆地摊拿货的批发商的邀请,离开苏联……

  去哪里,妻子安菲娅不知道。

  伊万·维克多自己同样不知道,唯独知道的是在中国。

  在那名小批发头目的安排下,伊万·维克多一家人跟所里另外几家上了一辆汽车。

  这辆汽车沿着往西伯利亚的铁路行驶了两天,最终在一个偏僻的地方上了停在轨道上的这列火车。

  从那之后,再也没下过车。

  “安菲娅,放心吧,无论情况多么差,为了贝拉拉,我们都不能再回到以前那样的日子。她需要良好的成长环境,她不应该挨饿,也不应该每天跟着我们在街头摆地摊,而是在幼儿园学习……”

  伊万·维科多提醒妻子。

  安菲娅开始哄贝拉拉睡觉,伊万·维克多拿起了旁边小桌子上的烟跟打火机,从不大包房起身,到外面通道中去。

  哪怕他刚回来。

  狭窄的通道上亮着微弱的灯光,跟伊万·维克多同一个研究所的马特维克及伊戈尔等人也在过道中抽烟。

  旁边,是他们的实验室。

  车厢有完善的排气系统,烟味不会滞留太久。

  马特维克递了一支烟给伊万,并给他点燃,“现在应该进入中国境内了吧?”

  “谁知道呢……也不知道还要多久,孩子已经受不了了……”伊万吐出一连串的烟圈,惆怅地说道。“咱们是不是错了?”

  伊万·维克多问其他几人。

  其他几人都迷茫地摇头。

  是否错了他们不知道。

  他们只想让家人生活得更好。

  他们为国家奉献一切,结果连家人都养不活。

  “除了不能下车,不能做实验,这里面的一切都比之前好多了,以后肯定会更好的,他们需要我们的技术……”马特维克的话引起几人的赞同。

  这些都是火箭核心技术的骨干,平时在研究所里,只知道搞设计,开发技术,结果差点饿死。

  “至少,比所里那些当官的混蛋们要过得好,他们可没有咱们这么多的牛肉罐头、水果罐头,也没有咱们这么多烟抽……”伊戈尔的话,让其他几人都笑了起来。

  “那些该死的!所里的研究设备几乎全部被他们变卖,甚至一些机密技术资料也被他们当废品卖出去……而钱则是进了他们的腰包……”伊万·维克多咬牙说道。

  就因为他们研究所的这些情况,才最终让他们下定了决心离开。

  哪怕他们向纪检部门写信举报,也是无济于事,甚至还被研究所开除。

  要不然,强悍的火箭专家,怎么可能靠着摆地摊倒腾各种小商品以及罐头来度日?

  “他们早晚会遭报应的。我对我们的未来,并不看好……国际上流传一句话,在中国,搞飞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我们虽然是搞火箭的,跟研究飞弹的没区别……可茶叶蛋,是什么?”

  伊戈尔的话,让其他几人都黯然下来。

  中国这方面的投入,很少。

  “究竟还有多久才能到目的地?实在不行,也应该让我们下去活动一下……继续这样下去,时间太长,其他人心里都会产生阴影……”伊万·维克多吸了口烟,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大家从上车后,列车运行的时间越长,他们对未来越迷茫。

  中国,他们难道就能一展所长吗?

  “要不,去问问陈?”马特维克也不想再去讨论未来。

  看不到希望,他们会疯。

  本来就是为了一线希望而离开自己的祖国。

  “去问问吧,至少要知道还需要多长,伊丽拉已经闹了好几次,她太小了……”伊戈尔也觉得不能继续刚才的话题了。

  “任何人,一直都生存在狭窄的空间里,即使有充足物资供应,没地方玩耍,没有工作,都很难长时间待下去……”马特维克歎了口气。

  几人向着中间车厢门所在的区域走去。

  在那里,有三名中国翻译。

  这三人从上了车后,就一直呆在只有一米多宽的狭长过道,吃的比车厢里的人差很多。

  即使罐头,也不是牛肉罐头,而是牛杂罐头,这东西在苏联根本就没人吃。

  其他都是压缩饼乾,没有水果罐头补充维生素什么的,平时除了上厕所,很少进入车厢打扰他们。

  几人到过道后,发现本来就狭窄的中间区域,居然多了几人,显得拥挤。

  而且多出来的这些人穿着没有军衔等标志的军装。

  全副武装!

  看到这情况,他们不由皱起了眉头。

  一名鬍子拉碴,戴着挡住半张脸的黑框眼镜,身上散发着淡淡酸臭味道的三十多岁消瘦中年人用俄语问着几人:“几位同志,有什么需求吗?请告诉我,我们会尽量满足你们……”

  “陈,我们还有多久到达目的地?”伊万·维克多看着这位从他们上车后一直在过道中的年轻人。

  他甚至有些心疼这几人。

  即使有时候他们邀请这几名中国人到车厢的包间休息,都被拒绝了。

  在火车行驶的漫长过程,他们都是席地而睡。

  为了给他们节约出洗澡的水,这些中国人自己喝水都被严格定量。

  整个车厢里的苏联技术专家,没有谁因为他们形象邋遢而瞧不起这几人。

  一路上,所有的物资补充,都是这些人在负责。

  甚至他们提出各种要求,这几人一路上都在尽量满足。

  “现在已经进入中国,如果不出意外,最多一个星期就能到达目的地……非常抱歉一直让你们呆在里面没法出去活动……”

  马特维克看着陈安平:“陈,我们在车上呆多久都无所谓,可孩子跟女人们受不了……我们希望能在某个地方可以允许他们下车活动……”

  马特维克的要求,让陈安平这位负责这节车厢的人为难了。

  从最开始,整个行程就制定了严密的计划。

  这些人员都是宝贵的专业人才,为了保密,无论是在西伯利亚铁路上,还是进入国内后,为了不被人看到,很难下去活动……

  甚至,在没到达目的地前,让他们跟别的车厢的人接触,都可能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问题。

  “诸位,我会向上级转达你们的要求,你们也知道,这事情我没法做主……”

  陈安平看着几人,平静地说道。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重生军工子弟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