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xntk.net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org域名访问    

重生军工子弟 1834 山寨比正版成本还高?这还搞个球

  中国经济主体是集体所有制,国营企业,集体企业,那都是前面这些年的主体。

  之前由于对市场没有太强信心,加上姓资姓社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这就让民营经济发展受到很多限制,连那些私人老板也不敢过多投入,就担心有一天政策出现变化。

  现在不同,国家改革开放总设计师在南巡时候发表讲话,给一直没有定论的姓资姓社问题一锤定音,私营经济是集体经济市场的有利补充。

  不管私营经济怎么发展,都不可能取代集体经济的市场主导地位。

  这样以来,私人老板们可劲儿地发展起来。

  也不会有人担心再出现政策变化。

  在这样的情况下,小田二郎的手段,不可谓不狠辣。

  在中国,很多私营企业,都是家庭作坊的形式,这些小作坊,没有什么技术基础,没有多大的生产规模,就靠着仿制市面上的紧缺产品来获得利润。

  仿冒,是最不需要成本的。

  同时,还会给开发的单位带来不好的名声,阻止这产品快速发展。

  “我们找了至少五个村子,都是做一些小电器的,只要我们提供样品,他们就能仿制出来,当然,仿制出来的产品,是否有效果,就没人知道了。”小田二郎一脸得意。

  “这次你们不是预定了0多台?”对于小田二郎的手段,康佐麻生都不得不佩服。

  太狠了。

  这是成本最低的手段。

  而且将会给国光带来最大的打击。

  市场上出现假冒伪劣产品,消费者根本就不会在意,哪怕明知道可能不是国光生产的。

  到时候,这家生产厂家将会被假冒伪劣产品给坑死。

  国内市场被假冒伪劣产品搞死,国际上被众多巨头联合打压,甚至还会面临国际诉讼

  “如果没有作用的产品,对他们打击虽然大,但是很容易被解决。应该向他们提供解码芯片等,让他们生产高仿产品”康佐麻生提出了建议。

  松下订购0多台,应该就是给那些仿制产品的小作坊的。

  可无论如何,解码芯片这些东西,根本就不是小作坊的生产条件可以提供的。

  里面蕴含的技术,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搞定的。

  “你们太小看中国人了。在这之前,中国就有很多人业余时候玩无线电等电子领域的技术,我们充分考差了他们的科研环境,在我们没有找上门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在开始了,就是拿不到样机,不知道内部结构跟原理,之前我们的技术人员已经提供了原理图,样品一到手,就能立即动手了”

  小田二郎有些鄙视其他人。

  不能小看这些小作坊。

  没有什么这些小作坊搞不定的。

  “这怎么可能?”

  其他人大多数都不相信。

  不是他们小看这些小作坊,而是真心不认为这样高科技的东西,没有设备就能仿制出来。

  “微软的计算机系统跟中国自己开发的汉卡,市面上,价格很贵,而有些地方,汉卡成本只要几十块,甚至性能更好”

  小田二郎靠在了椅子上。

  对这种,他们又爱又恨。

  本来这是影响他们利益的事情,他们的产品,被中国不少彩电生产单位仿制,想要追求都麻烦的不行。

  可没想到,有一天,他们会跟这些人合作。

  南方特区,一个靠近海边,到处都是棚户的村子。

  原本,这里是从香江过来的产品第一个中转站,很多电子产品都是在这里被分销。

  现在,这里已经不再接收来自香江的小电子产品。

  因为,这个村里,到处都是手工作坊,除了一些关键核心零部件,其他的零配件,都能在这个村子或周边找到配套。

  大多数都是以家庭为单位的作坊。

  当然,也有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打工者在这些家庭作坊打工。

  村中,一个最不起眼的两层楼房中,此刻,几名年轻人正在紧张地忙碌着。

  “忠哥,搞定了没有?”

  一名三十左右的年轻人不停地问着正在聚精会神对着手中图纸跟桌面上一堆拆开成零件的产品的干瘦、戴着金丝眼镜、油腻的头发一缕一缕的,年约四十出头的中年人问到。

  如果细心一点,会发现,桌面上被拆开的产品,很多都打上了国光的标志。

  这是一台被拆开的。

  今天下午刚拿到样品,就以最快的速度被拆开,研究。

  忠哥抬起头,摇头:“这里面的技术含量太高,我们做不了。不过他们的光盘,倒是很容易生产。”

  “生产光盘没有什么意思啊,人家根本就不收钱。”年轻人哭笑不得。

  盗版光盘,即使能生产,也没有什么意思不是?

  才值钱。

  “其他都没问题,主要是解码芯片,这个如果能搞到,就能生产,而且可以做到比他们的性能更好。”忠哥放下了手中的图纸。

  同时把从中取出来的解码芯片递给了年轻人。

  “这玩意儿”年轻人为难了,“有这么难吗?咱们连汉卡都能仿制,并且改良。”

  “那不一样,汉卡只要有了源代码,就能不停地复制到储存器中那个只需要生产电路板,不复杂”忠哥摇头。

  作为整个村子技术顾问的忠哥说无法搞,这就真的没法搞了。

  年轻人可不甘心。

  下楼来,一楼客厅十多人等着他呢。

  “梁宽,杨忠怎么说?咱们好吃好喝地供着,要啥设备给他搞啥设备,要什么资源提供什么资源,都这么长时间了”

  “是啊,一直都让咱们先准备其他材料,家底都砸进去了,还欠了好几万呢。”

  “客户不停地催我们,国美那边随着第一批货交付,这次的预定比之前好了很多,晚了,就没多少利润了。这个不是咱们一个村盯着”

  一群人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了。

  从广告出现开始,在梁宽的号召下,大家都开始囤积生产的相关零配件。

  连原本他们从事的汉卡生意都暂时放弃了。

  汉卡的客户,可没有的多。

  “诸位,先不着急,这里面有个解码芯片,技术含量很高,咱们搞不定,需要寻找货源”梁宽把情况解释了一番。“我们缺乏技术设备,我会想办法,大家可以先根据图纸生产其他技术含量不高的”

  影碟机是集合光、电、机械技术与一体的数字技术产品,核心零配件并不是很多。

  “要等多久?到时候银行欠款”

  其他人根本就不放心。

  这让他们心中没底。

  “放心吧,有人会给我们提供的。”

  梁宽想起了那个找过自己的岛国人,或许他们有办法。

  顾不得已经很晚了,连夜就开车去那个人给自己留下的地址找他。

  “每一块解码芯片,320美元。”梁宽刚提出自己的需求,对方就给他报了这么一个价格。

  市场汇率,软妹币对美元,已经到了551,折合软妹币1763左右。

  如果对方只要美元,他们这些拿不到外汇的人,就只能通过黑色,成本更高。

  “先生,到现在,国光市场售价3999元,如果仅仅是一个解码芯片就要100左右的成本,我们还有什么利润可言?算上其他的成本,每台的成本至少得200以上”梁宽当时就火了。

  特么的,对方应该就是为了利润而来。

  解码芯片是核心零部件。

  可这东西太贵。

  仿制的产品之所以能有市场,就因为价格够低。

  “这样也还有上千的利润,你们并不用支付其他成本啊。”对方一脸平静,“这东西可是抢手货,一周后,第一批就会到达,如果你不要,别人就要了”

  梁宽气得差点动手。

  这特么的被坑了,回去怎么跟村里交代?

  整个村子,都是同姓,一个祖宗传下来的,都是亲戚。

  全村几十户,大多数都把这些年搞的全部家当砸里面了。

  如果就这样,到时候连家都回不了。

  梁宽不愿意接受讹诈。

  可他不找到解码芯片的货源,也没法回去给父老乡亲一个交代。

  “梁宽?”

  正当梁宽不知道怎么办,在灯火辉煌的街头彷徨时,一个有些惊喜跟不确定的声音在梁宽的耳边响起。

  顺着声音看去,一个有些熟悉,尖嘴猴腮的人出现在梁宽的视野中。

  “艹,你不认识我了?亏得那么多年的兄弟,我,梁智,耗子啊”尖嘴猴腮的年轻人一脸激动。

  “耗子?艹,你小子发财了?居然认不出来了!”梁宽终于想起了,“你不是去香江了吗?怎么,发财了,连祖宗都不要了,也不回村里?”

  梁宽有些失落。

  从梁智跟在他屁股后面,一切以他马首是瞻。

  而且之前由于没有读什么书,都是被欺负的对象。

  现在这孙子西装革履,人模狗样的,脖子上戴着一条大金链子,手腕上还有一块金表,显然是发财了。

  “宽哥,走,去我办公室”

  “我这还有事儿呢。”梁宽不想去受虐。

  “宽哥,有啥烦心事儿,给弟说说,这几年虽然混的不怎样,却跟了个好大哥,认识不少人,啥东西都能弄到”梁智一脸豪气。

  梁宽一脸鄙视,心中不爽,直接来了一句,“上使用的解码芯片能搞到么?”

  “你们要搞?你这算是找对人了,兄弟就是做这些东西的”梁智一脸怪异。

  梁宽脸色更加怪异。20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重生军工子弟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