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xntk.net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org域名访问    

重生军工子弟 1836 安-225要加2亿美元改装费?要不我们用卢布偿还债务?

  “也不少了。不是谁都能有勇气,像你这样,大手笔投入,动不动都是多少亿。”

  郑宇成很不满谢凯这种装b。

  虽然他自己也瞧不上这上千万的投资,奈何人家那钱,挣的没有这么容易不是?

  “你打算什么时候继续向市场上投入第二批产品?”郑宇成见谢凯不理会自己,转移了话题。

  三天时间预定数量超过十万台,而且这还没到头。

  谢凯的策略,郑宇成是知道的。

  价格要降低到多少,目前只有谢凯清楚。

  随着产量的在增加,技术的成熟,国光的生产成本,不断在下降,而技术也在逐步发展。

  百的成本,怎么都会有利润。

  即使算上投入到广告费用跟市场开发渠道的,成本一台也不会到一千。

  生产越多,利润也就越大。

  而现在,谢凯好像没有心思生产更多。

  “还是按照计划,十天,市面上差不多有仿制品出来了。”谢凯这些天,一直在关注着。

  由于布局早,很多事情都处于可控状态。

  要不然,无法安心。

  “你这阵的精力,都在这上面,乌克兰那边的事情也不管了。好像安东诺夫那边要求再增加费用才愿意交付哪架安225。”郑宇成试探着谢凯的反应。

  安东诺夫应该是目前整个乌克兰状况最好的公司。

  就因为当初红旗集团跟他们合作的时候,不仅花费巨大代价采购了已经被他们束之高阁退役的安22全套技术,还给了3亿美元让安东诺夫继续生产那架苏联政府已经无力支撑继续建造经费的安225。

  “他们想啥呢?增加费用?三亿美元,当初合同上注明了的。”谢凯顿时火大。

  这特么的是穷疯了。

  再穷,也不能不遵守协议不是?

  “安东诺夫那边提出来的,要求再支付两亿美元,否则拒绝交付。当初是你一力促成的,如果对方拒绝交付,整个红旗集团就会出现三亿美元的巨额亏空。”

  郑宇成提醒谢凯。

  必须解决这事情。

  谢凯没有废话,直接给这阵着急上火饭都吃不下的岳林打电话了解情况。

  安东诺夫现在提出加价,明显是讹诈了。

  还好,国光的事情都在按照预定计划执行。

  “不仅是跟安东诺夫的合作出了问题,俄罗斯联邦中央银行现在也在要求我们提前偿还所有贷款。当初跟乌克兰政府的合作,是由苏联中央银行提供的贷款。”岳林直接来了首都。

  跟乌克兰境内众多单位的合作,其实一直都算顺利。

  可苏联解体后,双方的合作就受到了影响。

  红旗集团并不是直接向乌克兰政府偿还贷款,之前是向苏联中央银行支付。

  现在苏联中央银行的债务,归了俄罗斯政府。

  而俄罗斯跟乌克兰政府之间又因为苏联解体,有了很多新的债务,比如能源费用什么的。

  这就造成乌克兰政府无法再从俄罗斯联邦中央银行拿到资金。

  “当初没有想到这苏联会解体,现在他们都有各自的理由。乌克兰政府如果坚持他们的态度,安东诺夫拒绝交付安225给我们。”岳林没去说是谢凯造成的。

  虽然他知道谢凯曾经早就认为苏联会解体。

  可终究,这事儿变得非常棘手了。

  “安东诺夫的人现在在这边吗?”谢凯直接问岳林,“当初我们向苏联政府贷款,这笔资金,已经发放给了乌克兰那边的相关单位,现在我们在偿还债务!”

  这事情,他之前不是没有考虑过。

  “乌克兰的理由是他们拿到的是卢布,他们要求美元”

  岳林一脸苦笑。

  问题出在这里。

  苏联解体之前,卢布贬值其实就非常厉害了。

  但是当初签订的合同,卢布还是按照美元的价值折算的。

  国内大量的轻工业品运输到俄罗斯境内偿还贷款。

  当然,每年也会支付数量不少的现金。

  “这是乌克兰跟俄罗斯之间的问题。联繫乌克兰方面的人,我要跟他们谈谈。”谢凯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在岳林的安排下,谢凯直接跟乌克兰方面的人面对面坐在了一起。

  安东诺夫总经理尤里亚夫看着谢凯,还是有些尴尬的。

  “谢,非常抱歉,这并不是我们本意”

  “既然不是本意,就按照当初约定的交付我们安225就行了。这样的飞机,不交付,你们留着也没有任何用,甚至连维护保养经费都无法支撑。”谢凯并没有表现得愤怒。“三亿美元的飞机款,当初可是直接交付给你们的,不是苏联,也不是乌克兰政府!”

  三亿美元买一架安225,虽然相对这架飞机的价值来说,有些低,可不会低于市场价太多。

  至少比成本高很多。

  “现在有一点小问题。当初安225的设计是按照运载航天飞而设计,新的这架,应贵方要求,改造成可以在空中发射火箭的平台,这两亿美元是改装费用”尤里亚夫急忙解释。

  岳林冷哼一声看着这货,“之前的三亿美元中,有一亿美元是改造费!”

  “尤里亚夫先生,当初我们签订的合同,是以卢布为货币单位,虽然我们支付的是美元如果,你们非得这样,我想,我们可以同样用卢布支付。不仅是安225,我们剩下的贷款,同样以卢布支付给俄罗斯联邦中央银行”谢凯懒得废话。

  合作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

  尤里亚夫顿时愣了。

  偿还卢布?

  这特么的能行?

  苏联解体后,卢布就已经彻底崩溃了。

  虽然乌克兰政府重新发布了他们自己的货币库帮。

  这玩意儿跟卢布等值,并且同时流通。

  乌克兰政府根本无力把市场上所有的卢布回收回来,也没有办法让这些卢布不在乌克兰境内流通。

  这东西,如同废纸一样。

  官方公布的卢布对美元汇率,从苏联解体后,从1961年苏联确定对美元汇价为09之后,三十年几乎没有变过。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经济又按照美国经济顾问的建议,采用休克疗法,官方汇率卢布对美元,已经到了90:1,而且黑市上超过600:1了。

  如果红旗集团真的按照合约中的卢布来偿还,当初的一百亿卢布贷款,只需要1亿多美元就能偿还完成。

  这也是整个俄罗斯联邦中央银行跟乌克兰方面担心的问题。

  现在无论是乌克兰还是俄罗斯,都极度缺乏外汇。

  即使之前跟中方的合作,红旗集团从国内组织各种轻工业品跟粮食来偿还债务,经济改革失败的苏联粮食减产严重,不得不从西方花高价大规模地进口粮食。

  谢凯说完后,也就没管尤里亚夫什么态度,跟岳林两人离开了。

  “这有用吗?”岳林问谢凯。

  这种操作,会造成很大的麻烦。

  “就要看他们如何处理了。俄罗斯跟乌克兰之间的债务问题,不是短时间内能处理的。之前苏联政府发放了数十亿卢布的资金给乌克兰相关单位,我们用物资跟资金偿还”谢凯歎了口气。

  他现在真的很想按照隔壁三哥家的方式去偿还苏联的贷款。

  在90年开始,苏联经济出现负增长,去年更严重。

  原本苏联人的平均工资,年,可以买1250公斤马铃薯而到去年,仅仅只能买174公斤。

  这还是能拿到工资的人才能买到的。

  随着经济崩溃,苏联境内绝大多数的工厂早就已经停工了。

  “不行,绝对不行!如果他们用卢布偿还,我们的损失将会无法避免!”

  消息传回乌克兰后,无论是维托尔还是库奇马,几乎都是坚决反对。

  “现在的问题不是我们的原因,如果继续要求他们多支付2亿美元,他们不会继续合作。这两年,我们的技术资料,已经转交到了红旗集团,剩下的都是设备跟技术合作”被紧急召回国的尤里亚夫强调,“我们必须跟俄罗斯相关单位沟通!”

  俄罗斯的相关单位,现在正在想办法,查当初谁欠了苏联政府的债务。

  债务很多。

  比如、伊朗、古巴、朝鲜、印度、越南等国。

  可这些国家,没有谁能偿还债务。

  印度有钱就疯狂地买买买,一直都是欠着一屁股的债。

  现在印度政府表示,他们根本就没钱偿还债务。

  多方评估后,才发现,唯独只有中国的红旗集团还欠着他们大约0亿美元左右的债务。

  这两年已经偿还了20亿美元。

  再一看,特么的,这跟乌克兰方面属于三角债务啊。

  而且,当初合同注明的,是卢布!

  不是美元。

  要是还卢布,那还得了?

  哪怕是用物资偿还,这也是不行的。

  必须要美元。

  没想到,俄罗斯联行中央银行尚未催债,乌克兰政府先下手了。

  “必须要求中国人偿还美元,当初合同中,这些债务是按照价值折算的!”

  作为苏联国家银行行长,安德烈现在成了俄罗斯联邦中央银行负责人。

  按照目前卢布的价值,中国人如果非得按照合同来,俄罗斯政府只能吃一个巨大的哑巴亏。

  当初谁能想到,苏联会解体,卢布会贬值到这样的程度?

  连续三十年,卢布跟美元的汇率,都是一直稳定的。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重生军工子弟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