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xntk.net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org域名访问    

重生军工子弟 1842 谢坑人这次不坑人了?

  “老闆,怎么样?谢总愿意帮忙吗?”

  黄金髮从办事处出来,等在外面的严忠就急忙迎了上去。,

  “回去说。”黄金髮看了周围的情况,直接上了旁边停着的212吉普。

  他并不喜欢这车。

  目前国内有车的不多,能代表身份的都是价格昂贵的进口车。

  国内很多人想要买车都买不到,大量s在路上行使着。

  苏联生产的车,没有多少人喜欢,从那边搞回来,也很难卖出去,所以现在街头上苏联的车少了,大多数都是国内合资厂生产的,方强他们从俄罗斯都很少搞汽车回来了。

  方强、谭林这些人跟谢凯一样,平时低调得不行,即使在首都这地方,随时出门都是一辆212吉普,还是那种帆布篷的。

  黄金髮也就不得不给自己配备一辆212吉普,至少跟谢凯等人接触的时候坐这个。

  “派人调查一下,黄金髮这两万辆坦克究竟怎么回事,中信银行那边为什么给他贷款这么多?”赶走黄金髮后,谢凯直接找来办事处的人,让他们调查这事情。

  2万辆坦克,郑权都没有这么大的魄力,方强跟谭林他们更不会搞这些。

  换成这些人,搞这些坦克,绝对会当成军火卖到非洲或南美洲去。

  谢凯自己对这样的业务没有什么兴趣。

  苏联解体后,别说这些5455坦克,就是性能先进很多,造价高昂的72坦克,也都是随意堆在空地上任由其生鏽。

  原因无他,拆解成本太高。

  而且俄罗斯地广人稀,资源丰富,根本就不缺矿石。

  其他拥有大量坦克的苏联加盟共和国,在独立后,工业受到重创,重工业工厂几乎都是废弃了,连炼钢厂跟采矿厂都闲置起来了,更不用说拆解坦克重新冶炼。

  历史发生改变的太多了。

  不是因为谢凯出现,绝对不可能有这两万辆坦克的交易。

  “郑权回来了,要不要问问他?”办事处的人知道谢凯的性格。

  谢凯让调查,就说明这事儿有很大问题。

  “权哥回来了?啥时候的事情?”谢凯皱起了眉头。

  郑权现在回来也不找他报道了?

  “昨晚上刚回来,那时候你已经休息了,他让不要打扰你。,”

  听到这话,谢凯心中才好受一些。

  他怕这事儿是郑权跟黄金髮一起坑他。

  钱不多,也就几亿,可被人玩弄,谁都不爽。

  “我就是为这事儿回来的。黄金髮在那边动作幅度很大,什么都收,原本是想要借用我们的渠道把一些坦克运到非洲跟南美洲”郑权很快就到了谢凯的办公室。

  谢凯认真听着他的情况介绍。

  通过郑权的描述,谢凯才知道,黄金髮并没有表面上这样憨厚老实。

  这货是想要利用红旗集团的资源跟渠道,来挣他自己的钱,即使出了问题,最后还有谢凯给他撑腰。

  “这人,你自己看着处理,之前就仗着你的关係,跟老方以及谭林他们叫板,两人了解你的性格,也不好找你说,没有理他。可中信那边的人不了解你,他从里面贷款了一亿四千万”

  郑权的话,让谢凯火气冲天。

  原本只是出于好心,却没想到黄金髮居然这样。

  这已经不是是否需要敲打的问题了。

  这两万辆坦克的事情,如果谢凯管了,估计以后事情更多。

  可要是不管,中信银行损失上亿,虽然他们不会直接找谢凯,但是黄金髮是藉着谢凯的名头去拿的贷款,最后会给谢凯留下不小的隐患。

  “问题不是出在黄金髮身上。他这人虽然有着很多毛病,他那个助手严忠有不小的问题。”郑权见谢凯愤怒,知道他是为什么。

  谢凯很难信任一个人。

  一直都是跟体制内的人打交道,很少跟外面的人接触。

  对黄金髮,郑权知道谢凯很欣赏,要不然也不会几次都出手帮忙,更不会为了支援黄金髮去苏联当破烂王而提供资金支援。

  现在倒好,居然坑了谢凯。

  “严忠?”谢凯对那眼镜儿记忆很深刻。

  毕竟,前面一些年,愿意给这样私人老闆打工的人,不多。

  “俄罗斯那边现在很乱,西方情报人员跟克格勃的人到处都是,而严忠跟他们接触的也比较频繁,我们也没法全面调查清楚,虽然他们在借用我们的渠道,平时都是自己在到处收货”

  “你的意思?”谢凯瞬间明了。

  这些西方的间谍,果然是无孔不入。

  严忠这样的人,确实容易被收买。

  “现在没有证据,那边正在调查,我怕出问题,所以才急着赶回来。”郑权满脸担忧。

  “可这事情,说不通啊。通过黄金髮接近我?”谢凯有些想不明白这事儿。

  黄金髮跟他也没有什么深厚的交情。

  “那货嘴上没有把门的,而且为了借你的势,到处宣扬。老方跟谭林他们,外界都不知道跟你有关係,他们原本就是干这的,身边的人也都是绝对信任的,他们很谨慎。黄金髮不同,而且喜欢骑洋马”郑权比谢凯了解的多。

  毕竟,他接触的人多。

  一时间,谢凯反而冷静了下来。

  这种事情,根本就没法防备。

  在之前,他就是克格勃跟必杀名单上的人。

  现在谢凯不仅不出国,在国内也不到处浪,那些情报机构没了机会,只能安排人来国内接近谢凯。

  “我就说了,不要这样搞,现在好了!一旦他不满意了,以后整个中国都没有咱们的藏身之处。”黄金髮一直等车开了很远,才一脸抱怨。

  严忠一点都不担心,“老闆,这可是巨大的机会。哪怕只有五毛钱一公斤的利润,这也是三亿多啊!何况咱们这也不算坑他,这是为国家节省了资源”

  “现在怎么办吧?他这是丝毫都没有打算帮咱们!中信那边也不同意贷款了”黄金髮看着自己最得力的助手。

  这一次,是他自己太贪心了。

  “老闆,这年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实在不行,咱们就通过那边的渠道,往非洲运”严忠依然平静,“当初要是不拿下,过了这村就没有这店了,国内哪有这样的发财机会?而且,对谢总来说,只是一句话的事情,老方跟谭林他们都不敢不给面子,就连郑权,也不能反对”

  严忠了解黄金髮。

  黄金髮现在几乎什么都听手下这位最早投靠他的大学生。

  两万辆苏联退役坦克,现在名义上属于黄金髮的。

  可运不回来,也白搭。

  西伯利亚铁路,现在估计是整个世界上最繁忙的铁路了。

  黄金髮歎了口气,“现在只有他能解决了。我琢磨一下,再去求他吧。”

  如果谢凯不帮忙,黄金髮知道自己是死路一条。

  乌克兰人跟俄罗斯人关于债务归属的问题,依然在谈判,双方都不愿意让步。

  同时,为了拿到大笔的资金,双方各自又在琢磨跟红旗集团签订什么新的技术合作协议。

  双方都知道,如果无法谈妥之前苏联政府还在时候的那笔债务的归属,后面什么协议都无法继续。

  汪贵林跟郑宇成依然在疯狂地往国内民营企业砸钱。

  老方跟谭林几人,终究还是亲自去了乌克兰。

  不仅要考察乌克兰的投资环境,还要从柳东盛口中了解很多的情况。

  他们熟悉俄罗斯,却不熟悉乌克兰。

  “这边的投资环境没有想象的好,也没有想象的差。如果真的要投资,最好找本地人合资,很多人手中有些资源,要合法变成自己的,就需要机会”柳东盛倒也没有隐瞒几人。

  跟方强等人接触很少,却知道谢凯跟他们关係好。

  谭林方强几人年龄比柳东盛还大些,平时跟谢凯以兄弟相称,也没在柳东盛面前自恃身份,同样叫小舅。

  仅仅这样,柳东盛都没有必要坑他们。

  “我们只需要负责原材料跟市场渠道?”杨桃有些不理解,“小舅,这事儿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谢凯那小子,心狠手辣,投资的钱,不需要你们出,这边的人投资建厂,你们捏着原材料跟市场渠道,一旦合作不下去,这边的厂,还能开工?”柳东盛看着杨桃皱眉不已,这让杨桃很不好意思,“谢凯不是说,你在这些事情上看得很透?”

  这话让杨桃更不好意思。

  杨桃倒也光棍,丝毫都不觉得没面子,“被他坑了太多次,任何事情得多考虑,谁能想到这么简单?”

  “说简单,倒也不简单。这无疑与虎谋皮,乌克兰政府缺钱,国内经济基本上崩溃,需要外资,也需要工作机会。风险大,利润也高。国内很多的产品,在这边都能卖大价钱。”柳东盛在乌克兰待了这么多年,自然熟悉情况。

  他就是靠着这些国产的轻工业品在乌克兰起家的。

  “那谢凯说借十亿美元给我们是什么意思?小舅,你给咱们分析分析呗。”谭林厚着老脸,直接问柳东盛。

  按照柳东盛这说法,他们根本就不需要这么多的资金。

  这边的工厂,有乌克兰方面的人负责,设备也由他们自己掏钱采购。

  原材料成本什么的,在国内,完全可以先欠着。

  十亿美元,那可不是一笔小钱。11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重生军工子弟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