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xntk.net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org域名访问    

重生军工子弟 1868 挡了航母归路一年多的土耳其海峡

  “老汪,怎么样,我这演戏的水平进一步提升了吧?”郑宇成问汪贵林。

  汪贵林没心思理会他,一脸担忧,“谢凯失去消息一个多月了,我总觉得这中间有不少的问题。他一开始应该都算好了一切……”

  “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他应该已经到乌克兰了吧?”郑宇成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凝重。

  谢凯原来到了什么地方,他们还知道消息。

  哪怕是郑权的人,也没有消息了。

  谢凯知道基地的情报系统,刻意避开了这一切。

  如果不是了解他,谢凯这一切行为跟叛逃没有什么两样。

  郑宇成跟汪贵林两人坚定地相信,谢凯不会逃跑,如果真的要逃跑,就不会等现在。

  谢凯去了哪里?

  国内没人清楚。

  清楚的人,都跟谢凯在一块儿。

  地中海。

  即将接近土耳其海峡的海面上。

  大量的轮船在进入这片海域后,放慢了速度,跟海峡上的海事部门保持着联系。

  一艘大约3万吨的意大利集装箱货轮的驾驶舱外瞭望平台上,一名带着草帽,衣服有些破旧,皮肤黝黑的年轻男子举着望远镜,观察着还有不短距离的海峡入口。

  年轻人身边,跟着几个同样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

  一名中年人有气无力地看着这眼前的一切。

  “我这是脑袋被门夹了,非得跟你来凑热闹!在海上漂了一个多月了啊……”

  “老谭,当初我就给你说过,这趟旅途很漫长,让你不来,你不信,我这也没办法啊。你不觉得,不同的海洋,海景是不一样漂亮的么?”谢凯问谭林。

  谭林感觉一阵无力感袭来。

  他觉得自己是中邪了,居然跟着谢凯一起浪。

  “海景漂亮不漂亮我不知道,我知道要是国内那些大佬是我把你弄出来的,我肯定要完蛋……”谭林真的无力。

  这一路上,他都后悔,为什么当初要答应谢凯,帮他偷偷地出来。

  让谢凯利用自己的渠道偷偷溜出来也没事儿,可自己为什么非得跟谢凯一起呢。

  即使一起,坐飞机不好么?

  民航客机不行,私人包机也行啊,实在不行,找关系靠谱的借一架私人飞机也要不了多少钱。

  他一个一年挣几亿的老板,居然跟谢凯一起,坐集装箱货轮慢慢从香江到了地中海,眼看过了土耳其海峡就要进黑海了。

  “别这么悲观。没有的事儿,没谁会找你。”谢凯看着越来越近的海峡两岸,头也没有回。

  “前面就是达达尼尔海峡了。”旁边的船长提醒着谢凯。

  达达尼尔海峡,又被称之为恰纳卡莱海峡,是土耳其海峡西南处跟地中海连接的海峡;过了这海峡,就进入属于土耳其内海的马尔马拉海,然后再经过更狭窄的博斯普鲁斯海峡,进入黑海,这才是完整的土耳其海峡,整个航程,361千米。

  曾经,瓦良格的回国之路,就是在土耳其海峡另外一边的博斯普鲁斯海峡被挡了很长时间。

  土鸡不可靠,谢凯是知道的。

  既然来过,有这个时间跟机会,来看看,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这里面,都是土耳其的范围。”

  谢凯很清楚。

  过海峡的事儿,自然不需要谢凯去操心。

  他希望瓦良格号能尽快买到手,然后没有任何耽搁地运回去。

  国内需要瓦良格的相关设计跟建造技术图纸。

  黑海出来,唯一的通道就是通过土耳其海峡,当初苏联在的时候,这海峡,不敢封锁掉,不让红海军通过。

  可现在不同,苏联没了。

  一旦土鸡要封锁这个亚欧分界线的海上交通咽喉要道,只是封锁了黑海另一边的乌克兰,乌克兰海军根本就没能力通过。

  这一路上,谢凯把这些年的事情都认真整理了一番。

  对他来说,确实最重要的就是航母了。

  任何一个中国人,也是希望自己国家强大,拥有航母。

  别人有的,自己国家也应该有。

  别人没有的,自己国家同样也可以有。

  “这海峡,长着呢,有啥看头,反正又不会靠岸。我现在就想船能快点到达目的地,脚踩在大地上。”谭林不知道谢凯天天站在这上面看啥。

  太阳晒着不说,含盐的海风吹着,没多长是时间,谢凯整个人都变得黢黑,甚至因为生活跟陆地上不同,谢凯整个人都瘦了很多,跟原来有着很大区别。

  谢凯没有理会谭林。

  他不愿意去整容,为了自己小命安全,直接就利用这样的方式来改变自己的容貌。

  还好,成功了。

  确实是利用了谭林当年的走私渠道从国内到了香江,没有费什么功夫,这一路,确实够人受的,坐飞机到了蓉城,谢凯并没停留,随后坐车往莫齐团队所在的地方而去,最后则是甩开了随行的人员,跟河蟹佣兵团留在国内的几人一起从西南开车到了东南海边,再利用谭林原来的渠道到了香江,从香江登上了这艘货轮。

  船,是谭林公司有业务往来的,而船员,则都被换成了河蟹佣兵团的人。

  操作的事情,都不用谢凯管。

  有河蟹佣兵团的人负责,谢凯很安心。

  而且,这次带队的人,全部都是河蟹佣兵团的生面孔,这些人扮成船员跟水手,武器装备都在随手可以拿到的地方。

  谢凯很少跟他们交流。

  CIA跟克格勃等情报部门都想要谢凯的小命,他自己也把自己的小命看得重,自然不会去暴露自己。

  谭林并不知道情况。

  他知道谢凯是不被允许出国的,可经不得谢凯的忽悠,加上谢凯说带他来发财,利用自己的关系网络把谢凯给秘密弄出国,因为好奇谢凯究竟想干什么,所以跟着一起,没想到,却是在海上跟着集装箱货轮飘荡了这么长时间,让他无时无刻不盼着到达目的地。

  早就已经恨不得下船,哪里还有心思去看周围的风景。

  “达达尼尔海峡倒也不窄,这么多大货轮行驶也不显得拥挤。看来只有东北端的博斯普鲁斯海峡才最麻烦。”谢凯发现,达达尼尔海峡并不是很窄。

  最窄的地方应该只有博斯普鲁斯海峡,当年瓦良格号回国,应该就是在那边被挡了一年多时间的。

  这是一个问题,整个海峡,通过的货轮不少,苏联不在了,已经很少能看到红海军的军舰在这海峡中横行,行驶的大多数都是货轮。

  “确实,最狭窄的就是博斯普鲁斯海峡,整个海峡长30。4千米,北面入海口最宽,也只有3。4千米,中部最小宽度只有747米,最窄的地方,更是只有708米……”皮肤黝黑的中年斯拉夫船长告诉了谢凯博斯普鲁斯海峡的情况。

  对于谢凯来说,这一路上了解了不少。

  苏联红海军,虽然历史不如西方国家的海军长,经验也没有那么丰富,但是世界任何一个大洋,都有他们活动的身影。

  来自红海军的船长,原本据说是一艘驱逐舰的舰长,为什么成了眼前这艘意大利集装箱货轮的临时船长,谢凯倒是不清楚。

  河蟹佣兵团,当年分家过,现在依然有苏联军官跟战士服役。

  “当年苏联海军路过的时候,土鸡的岸防部队跟海警部队,都只能羡慕地看着。”船长的话,有些落寞,“以后估计再也不会有那么强大的海军通过这个海峡了。”

  谢凯没法接话。

  苏联没了,黑海周围都是一些落后的国家,根本就养不起像样的军舰。

  “也不是,不是还有俄罗斯么。俄罗斯海军要通过,土鸡敢如何?”谢凯安慰着船长。

  黑岩沿岸,国家好几个,土鸡自不用说,还有原本属于苏联的保加利亚、乌克兰、罗马尼亚、格鲁吉亚跟俄罗斯。

  俄罗斯海军要通过,土鸡还真没法阻拦。

  当然,在黑海边缘的俄罗斯土地上,并没有太大的城市,也没有太重要的资源,平时俄罗斯海军最多也就一个小编队溜达一圈,顺路也就练练兵了。

  其他国家,都穷得饭都吃不起,谁还有能力养海军?

  苏联解体,黑海船厂甚至再也不会生产军舰,最终到后面以破产收场。

  马尔马拉海,还是比较宽的。

  虽然路途不短,可在持续不断的航行下,这艘意大利货轮在傍晚十分还是进入了博斯普鲁斯海峡。

  哪怕心中有印象,甚至在路上斯拉夫船长也给谢凯介绍了不少关于这个海峡的情况,当谢凯见到了,还是刷新了认知。

  这里,甚至还没有国内几条主要河流的入海口宽。

  路过的轮船,都是行动缓慢,小心翼翼的,就怕偏离了航道,撞上其他船。

  海峡两边,城市已经亮起了灯光,让人更清楚这距离有多远。

  在南端入口处,一座横跨海峡两岸的悬索桥悬挂在两岸之间,直接把西边的欧洲跟东边的亚洲连接了起来。

  这就是欧洲第一座跨海大桥,也是欧洲第一的悬索桥。

  “要不了多少年,这座大桥的排名,就会不停往后,在基建狂魔疯狂建造的时候,这些桥,啥都算不上。”谢凯心理酸溜溜的想着。

  以后,这些桥,在中国建造的大桥面前,屁都不是。

  可现在,中国根本就没有任何一座这样的桥。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重生军工子弟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