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xntk.net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org域名访问    

重生军工子弟 1888 飞不起来的安-225

  杨晓东的牙齿紧紧咬着嘴唇,两个手的拳头紧紧攥着,指甲戳破了皮肤,却依然不觉得,整个身体在轻微抖动着

  他不知道这样庞大的飞机,在没有多少经验的飞行员手下,能否安全起飞。

  不仅是他,就连其他人,也都担忧不已。

  三亿美元呢。

  虽然有其他的东西,但是这架飞机,是他们最想得到的。

  一旦搞回去,完成测绘,虽然以目前国内的生产制造能力无法完成仿制工作,至少可以了解各种结构,为国内设计大飞机借鉴。

  孙明宇的目光同样紧紧地盯着飞机。

  别说红旗集团的人,连安东诺夫的人,同样也在紧张。

  这飞机,他们真的担忧。

  尤其是那些设计师们,他们不希望世界上只有两架的最大飞机就这样失去一架。

  那是他们这么多年的心血。

  何况,中国购买的这架飞机,也经过了很多的改进设计,运输能力比第一架没有提高,但是却可以通过这架飞机把两百吨的运载火箭跟人造卫星运输到15000米的高空,然后进行发射。

  是否能发射火箭,还没有通过验证呢。

  要是就这样毁掉,他们心血就白费了。

  甚至,以后设计这样的功能的飞机,也没有多少的经验可以借鉴。

  就连尤里亚夫,也紧紧盯着这架庞大的飞机。

  他希望这架飞机飞不起来,最好是直接冲出跑道

  而飞机上的机组成员们,同样也在紧张。

  可每个人都知道自己身上担负的责任,在这时候,没有谁说任何话,就怕打扰握着操纵杆的宋镜园。

  程空不停地把飞机各种状况报给作为正驾驶的宋镜园。

  飞机各种状态指示灯闪烁着,显示屏也把各种数据反馈出来。

  宋镜园不停地深呼吸,原本有些微微颤抖的手,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小。

  没人知道,他心中的紧张比原来更甚。

  稍有不注意,就是机毁人亡的后果。

  他们牺牲了,没有多大关系。

  可这架飞机,不能有任何问题。

  握着操纵杆的手,已经微微冒汗了。

  掌控着操纵杆,在发动机中涡轮风扇缓慢工作的动力下,重量超过400吨的庞然大物,缓慢地从停机坪转弯,通过起落架上的轮胎,移动到了起飞跑道正中间。

  “这飞机,比安124的操作需要的体力更大啊”或许是为了缓解驾驶舱内沉闷的气氛,也或许是为了给自己大气,宋镜园说了一句。

  到了起飞跑道上,他控制着飞机,停了下来。

  等待着塔台的进一步指示。

  “凤凰号,空域已经净空,请立即起飞”

  塔台不断地下达命令,催促着这架属于红旗集团的安225起飞。

  “催个屁,这些混蛋这附近空域根本就没有几个航班,该死的”一名飞行员抱怨着。

  仿佛在发泄心中的不满。

  该死的乌克兰人。

  他们都了解乌克兰人打什么主意。

  或许从一开始,乌克兰人就是在这样谋划。

  “没问题吧”程空扭头,已经看到了宋镜园额头细密的汗珠。

  他自己同样紧张。

  虽然比宋镜园的飞行经验还要丰富。

  “这样大的飞机,全世界都没几个人开过。紧张是有点,问题,是没有的”宋镜园的笑容,非常勉强。

  几百吨的飞机,可不像只有七八十吨的运8那样容易操纵。

  也不像只有百吨出头的运10那样轻巧。

  操纵杆,都需要更大的力气。

  “凤凰号,请立即起飞否则会影响到通过这一空域的航班”

  塔台见这飞机停在起飞跑道上不动,继续催促。

  “凤凰号收到”

  宋镜园没有再等下去。

  直接加大了发动机的供油。

  随着供油量的快速增加,六台强劲的涡轮风扇发动机内部的涡轮风扇转速快速提升,越来越强的动力,推动着四百多吨的飞机缓缓地向前滑跑。

  在杨晓东等人的眼中,他们就看到数层楼高的安225,在起飞线上停了一阵后,发动机轰鸣声就突然增加,在飞机后面,如同刮起了一阵飓风。

  庞大的钢铁怪兽,咆哮着,在数千米的跑道上开始以加速度滑行。

  “一定要飞起来”

  到现在,虽然没有出问题,可杨晓东一点都没变得轻松。

  飞机飞行,最容易出问题的就是起飞跟降落。

  而且航空灾难,大多数也都是在起飞跟降落阶段。

  机场跑道上,发动机的轰鸣声越来越大。

  超过五层楼房高度的安225在跑道上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甚至,围观的人,已经看到在跑道上速度越来越快的安225机头已经缓缓抬起,前起落架的庞大轮胎,已经开始脱离地面。

  “对,就是这样保持姿态”

  连孙明宇都紧张得不敢眨眼睛。

  这时候,跟他们在国内新机型首飞是一样的。

  紧张。

  至少,正在开始脱离地面的庞大飞机起飞姿态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随着速度越来越快,安225机头上杨的角度越来越大。

  前面起落架跟跑道的距离,正在快速扩大。

  “再快点,就起来了”孙明宇这一刻,实在是太紧张了。

  他原来是运10团队的成员,当初运10地面滑跑跟首飞,他都没有这样紧张过。

  “他们在干什么”

  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原本正在机头上扬,速度越来越快的安225,眼看后面起落架上的轮胎就要脱离跑道了,飞机直接就冲过了起飞点

  甚至,速度越来越慢。

  随之而来的是上扬的机头缓缓地向着地面落下。

  速度越来越慢

  然后,前起落架落在了跑道上

  “他们不敢飞起来”尤里亚夫心中有些失望,“该死的中国人,为什么不把操纵杆全拉起来呢”

  看着飞机缓慢地停下来,再往前几百米,就要冲出跑道了。

  “这些中国飞行员,不敢直接起飞”维克托科瓦尔斯基对着旁边的皮奥特尔瓦西里耶维奇巴拉布耶说道。

  语气中,有着一丝轻松。

  至少,他们不用看着自己最得意的产品就这样毁掉。

  “或许吧。”总设计师却不这样认为。

  他对这飞机的情况,了解的非常清楚。

  在刚才那样的状况下,只要操纵杆快速拉起来了,安225就会毫不犹豫地从机场跑道上冲上蓝天。

  他心中有着一种感觉,中国飞行员在离开前,不会真正起飞。

  真正起飞的那一刻,或许,就是这架飞机离开安东诺夫的时候。

  这样的想法,他没有给任何人说。

  “制造出来,不应该是为了毁掉只有这架飞机不断地出现在人们视野中,人们才不会忘记安东诺夫”皮奥特尔瓦西里耶维奇巴拉布耶叹了口气。

  塔台不断询问凤凰号发生了什么事情。

  结果得到的答复是,“我们需要熟悉飞机”

  “究竟怎么回事眼看就要回国了,如果不多加练习”孙明宇看着眼前的机组成员们,很是愤怒。

  杨晓东则是安慰着他们“没事,多联系几次就行了。重新来,不用担心费油,就当是新机型在起飞前的试飞让总装厂的地勤检修,再次准备起飞”

  机组成员们没有谁解释。

  怎么回事,他们自己比谁都明白。

  还好,杨晓东没有追问。

  安东诺夫的人,看着这些中国飞行员,脸上都是笑呵呵的。

  谁都知道,他们脸上的,并不是亲切的笑容,而是嘲笑。

  “没事儿,反正只要给钱,航空燃油随时都会充足保障。”当杨晓东要求安东诺夫再次把安225的燃油加满,以后里亚夫一点都不在意。

  虽然安225仅仅是起飞,根本就没有消耗多少燃油。

  这一天,安225在跑道上连续试了三次,每次都是在后起落架上的轮胎已经开始脱离地面的时候,就再次落在了跑道上。

  有人认为,这是中国飞行员借机在联系起飞跟降落。

  不过,这样的看法,根本就没有多少人认可。

  中国飞行员根本就不熟悉。

  没看到,第三次飞机停下来,距离跑道边缘甚至只有六七十米的距离

  再往前一点,这飞机,估计就要出问题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尤里亚夫不断嘲笑杨晓东等人。

  气愤之极的杨晓东,则是当着安东诺夫的人,毫不客气地给了两个机组成员以及备用成员一顿劈头盖脸的怒骂。

  “今天先就这样,回去总结好好休息,两天后,再继续”

  杨晓东最后丢下这样一句话,也不管这些飞行员们难受不难受,直接转身离开了。

  “世界上最大的飞机,没有这么容易就飞起来的。不行就算了,不要到时候出事儿了,后悔都来不及”尤里亚夫一脸笑容。

  不少机组成员甚至咬牙切齿准备对他动手,可最后被同伴给拦住了。

  “放心,以中国人目前的状况,他们根本就无法飞起来。”对于政府高层的询问,尤里亚夫是这样回答的。

  毕竟,情况他已经汇报了。

  这天之后,连续好几次,这架安225在跑道上又滑跑了好几次,依然没能飞起来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重生军工子弟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