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xntk.net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org域名访问    

重生军工子弟 980 难怪绰号雌鹿,会飞的拖拉机

  来自利比亚的米-24武装直升机跟一些战机不断地进入到奥祖地区,一边继续摧残着那些已经成为废铁的苏联装备,一遍掩护运输直升机把维修需要的零配件跟技术人员运输过来。

  这一切,季米科夫都不知道,廖东一直坐镇利比亚,亲自跟利比亚沟通交流。

  “好了!”第四天早上,太阳刚刚从地平线升起,已经在荒漠中停留了数个月的米-24直升机旋翼就开始缓缓地旋转了起来。

  “让技术人员上飞机!基诺,你跟格拉耶夫也上去……”谢尔盖见到旋翼旋转起来,松了口气,还好,苏联的武器装备维护简单,好用。

  “我们怎么办?”卡伽马上尉急了,他们守着的这架直升机被苏联人弄走了,乍得军方或许不会追究,法国人跟美国人能绕过他们么?

  谢尔盖摇了摇头,“你们只能自己想办法了。钱已经给了你们……当然,要想人不知道,就得让这些美国人不说……”

  然后,在奥祖地区停留了数个月之久的米-24旋翼越转越快,猛地拔地而起,向着北方飞去。

  谢尔盖小队剩下的人,一直等到直升机飞走,才隐藏到小山中去。

  刚走没有多远,就听到身后传来的枪声,那些美国人,显然是活不成了。

  至于乍得的士兵?

  这些家伙随便换个身份,就可以加入到那些反政府武装,或则直接就再次加入乍得政府军,非洲,这些事儿,太容易了。

  “走吧,事情完结了,咱们也该离开了。”在远处一直都盯着这边的河蟹佣兵团小队,见到直升机飞走,他们也收拾东西走人了。

  上午十点,当驻扎在乍得的法国空军再次巡逻的时候,发现地面上的直升机不见了,还以为自己飞错了方向,盘旋了好几圈,发现了地面上的尸体后,才急忙向基地汇报。

  “混蛋!究竟谁干的?”驻扎在奥德鲁的法国上尉看着一地的美国尸体,顿时咆哮了起来。

  这特么的怎么向美国人交代?

  “什么?那架米-24飞走了?不知道飞什么地方去了,不知道谁弄走的!汤姆森,你整天都在干什么?”当cia头子约翰·奥托知道消息的时候,咆哮了起来。

  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就等乍得政府同意,到时候,两架c-5将会出动,甚至是用于执行任务的人员名单都已经安排好了。

  现在居然告诉他,利比亚人丢在那边好几个月的米-24武装直升机飞走了!

  飞走了!

  飞到哪里去了都不知道。

  如何不愤怒?

  “初步怀疑,是苏联人干的。”汤姆森小声地说道。

  约翰·奥托更是愤怒,“苏联人?你不是跟他们谈好了,给了他们一百万美元?难道你没有给他们钱?”

  “boss,他们收钱不办事……我会尽快调查清楚,如果真是这样,我会给局里一个交代。”汤姆森不敢继续说这,他申请了一百万美元收买苏联人,实际上只给了苏联人二十万美元,另外的八十万,都进了他自己的腰包。

  情报人员吗,没有外水,谁愿意冒生命危险去干?

  季米科夫得到汤姆森的电话后,才知道谢尔盖小队把米格-24给弄走了。

  可利比亚方面的人却告诉他,根本就没有看到那架米-24回来……

  这让季米科夫顿时恐惧了起来。

  不管是美国人,还是被他出卖了一次又一次的谢尔盖小队,都不会让他好过了。

  至于哪家消失的米-24?

  当初从乍得往北面飞,还没有到达边境,就向着苏丹方向转道,在苏丹西北部荒漠中一个小型野战机场降落,那里,已经有一架伊尔-76在等着……

  那架米-24,从降落开始,就被几名技术人员快速拆卸,不仅顶部的旋翼被拆卸下来,就连安装旋翼的桨毂,甚至是起落架跟轮子,全部都被拆卸下来。

  机身两侧的武器挂架,尾部横梁,旋翼,全部被拆卸了下来,甚至被分解成零件。

  整个拆卸过程,花了好几天的时间。

  不拆没有办法,虽然整个米-24机体不算太大,但是以伊尔-76货舱甲板宽度只有34米,出口高度只有35米的尺寸来说,还是显得太过庞大了一些。

  只能把能拆的地方全部拆卸下来,保留飞机主体跟内部结构,才能勉强装下。

  饶是这样,整个伊尔-76,在把一架米-24装进去后,货舱也被塞得满满的。

  一周后,伊尔-76从苏丹国内起飞,航线向北,随后在地中海上空转道飞向叙利亚,再进入伊拉克,在伊拉克某个空军基地加油后,才向着东边飞去。

  美国cia一直在追查这架直升机的下落,同样,就连克格勃也都在追查。

  所有的证据都是指向这架直升机飞向了利比亚,美国跟利比亚向来不对付;而季米科夫同样在追查这架直升机的下落,不仅廖东在让他交出这架直升机,就连cia同样也在找他……

  cia跟克格勃正在追查下落的这架直升机,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伊尔-76装不下这玩意儿?”

  404机场跑道上,伊尔-76尾部货舱门缓缓打开,等待在这里的谢凯跟郑宇成等人,一脸的期待。

  原来谢凯可是记得美国人用支奴干直升机调运,然后再用c-5运回美国。

  当初廖东说伊尔-76就可以,他以为真的能这样运回来。

  可当看到被塞满的机舱,就连起落架都被拆掉的时候,嘴角不断抽搐,还以为直接安装上旋翼跟尾桨就能起飞。

  伊尔-76都没法运输这玩意儿,那么,改进之后的运-10能运?

  这太让人忧桑了。

  费了老长时间把里面的机身主体卸装出来,几乎看不出来这是直升机!

  串联的座舱设计却并没有让这玩意儿瘦身,反而给人一种臃肿的感觉。

  “这玩意儿真的是米-24?”谢凯没想到,只等了一个月不到的时间,这架直升机就出现在了基地里面。

  但是被拆卸开来,连起落架跟轮子都被拆卸了的直升机,哪里有武装直升机的那种威猛?

  完全没有直升机的样子。

  不会是被坑了吧?

  “不,确切地说,这是米-25。”原本跟着谢尔盖小队最开始行动的库克诺斯基告诉谢凯,“这其实就是米-24d,不过是出口型号。”

  差点送命,尤其是知道连谢尔盖他们这些最精锐的格鲁乌成员都被出卖了一次又一次,库克诺斯基就知道,他也是同样的命运。

  廖东找到他,告诉他可以帮忙把家人接出来,并且给他介绍一份月薪高达2000美元的工作时,毫不犹豫地同意了。

  他万万没想到,最终的雇主是中国人。

  这让他在情感上容易接受多了。

  曾经,他来过中国。

  “这架直升机还能用吗?”郑宇成一直盯着这堆零配件,皱着眉头说道。

  这跟他想象的武装直升机不同。

  “组装起来,就可以飞行,由于缺乏保养,很多零部件的使用寿命都不会太长……”库克诺斯基介绍着。

  谢凯没有见过米-24武装直升机。

  “库克诺斯基,这性能跟真正的米-24相比,究竟怎样?”谢凯最关注的是这个。

  “自用型号的米-24d在拉坡度大于20度的时候,会出现动力不足,旋翼甚至会打到尾梁……同样,高原性能很差,动力损失非常明显……同样,发动机涡轮在做高机动性时的耐高温性能非常差……”

  对于米-25的缺陷,库克诺斯基一点都不隐瞒。

  反正以后都特么的在中国工作了。

  中国对于他们这些苏联来的技术人员待遇是相当高的。

  “能飞的拖拉机?”谢凯突然想起了美国人在得到了米-24,花费大量心思研究后,最终做出的评论。

  他们认为,米-24就是一台会飞的拖拉机。

  机体臃肿,很容易被地面防空火力击落,哪怕单兵导弹甚至高射机枪都能对这玩意儿构成威胁。

  一直以来,国内在直升机方面,一直都是跟技术算不上最先进的法国人合作,而对于后来俄罗斯推荐的米-28跟卡-52这种专门的武装直升机都没有瞧上,不是没有道理的。

  先跟法国人合作,学习法国人的技术跟工艺,到了后来,就搞出了中国自己的武装直升机。

  苏联人对于谢凯的这种评价,很是不满。

  可这是事实,米-24的缺陷是显著的,而且从79年投入到阿富汗战场开始,当年就被击落,甚至因为自身缺陷,还坠落了好几架。

  “那我们还弄这玩意儿?”郑宇成也有些看不上这东西。

  原本是准备再搞个新的出口项目。

  可现在苏联人大量生产,加上性能不咋样,他们仿制出来,也很难获得客户。

  能飞的拖拉机,哪怕载弹量都快要赶上攻击机了,还能投放500公斤的航弹,这也不是他们仿制的理由。

  “先研究技术吧。”谢凯也是有些失望。

  费劲搞来的这玩意儿,居然不是啥好东西。

  “至少,也比我们国内能生产的先进了很多,可以在这基础上,进行改进吧。”汪贵林说道。

  直-6没有装备部队,直-7下马,就因为机体结构超重。

  有厚厚装甲的米-24,以国内的生产条件,仿制出来,可能会更重。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重生军工子弟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