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三国小霸王 825 第825章 你乱讲(玄清竹盟主贺)

  盛宪坐在对面,看不清虞翻手中的纸上究竟写了些什么,只看到一团半白半黑的东西。听虞翻的口气,这应该是孙策派人带给虞翻的,而且是孙策亲手所作。这让盛宪很惊讶。易重象数,能画象已经超过了章句的阶段,至少对易象有一定的研究才行。虞翻又说这符合太极生两仪之意,言语间还颇有称道之意,虽然仅仅是一句,而且后面就批得一无是处,这已经让盛宪足够惊讶了。

  虞翻是谁?五世治易的虞家子弟,天赋过人的奇才,骂人无数的狂士,有多少治易的学者被他骂得狗血淋头,体无完肤。孙策能得到他的认可,哪怕只是一句,这已经是难以想象的成就了。

  盛宪好奇心泛滥,伸长了脖子,想看清楚纸上究竟是什么。虞翻见状,信手将纸捏成一团,扔了过来,嘴里继续不停的批驳孙策的观点。盛宪伸手接住纸摊开,发现上面画了一个圆,半黑半白,白的部分有一个黑点,黑的中间有一处留白。纸条不是很规整,但简洁明瞭,的确如虞翻所说,符合大道至简之意。

  但旁边还有几行字:顷闻虞君五世治易,矛法无双,名闻江东。策粗通易道,略学矛法,欲与虞君比矛论易,一分高下。

  书法很漂亮,但辞意直白浅陋,而且张狂无比。难怪虞翻会赶来应战,换了谁,看到这副战书都会想教训教训孙策。什么叫粗通易道,略学矛法,还想扬名江东?这分明就是想踩着虞翻成名嘛。以虞翻的脾气自然要赶来打他个落花流水,让他灰溜溜的滚出会稽。

  盛宪收拾起心情,听虞翻论易。不过刚才一打岔,他已经跟不上虞翻的思路了,只听得虞翻满口的易象卦相,却听不懂多少,只好把注意力转向孙策。

  孙策垂着眉,一手抚案,一手端着茶杯,不时的呷一口,间或抬起眼皮瞅瞅虞翻,既不紧张,也不激动,仔细看,反倒有几分调侃。盛宪微怔,随即明白了。孙策哪是要和虞翻论易啊,他能不能听懂都是一个问题,他只是找个理由请虞翻来。虞翻进营的那一刻,他就赢了。接下来,他只要表示出足够的诚意,请虞翻出仕,他就大功告成了。

  怒而挠之,卑而骄之,欲抑先扬,诱敌入彀,的确符合用兵之道。虞翻虽然聪明绝顶,但是他太狂傲了,中了孙策的计还不自知。他说得再多也没用,孙策根本就听不懂,也不想听。

  虞翻说了一大通,见孙策一直没反应,也觉得无趣,停了下来,喝了一口茶,润润嗓子。“将军听懂我说什么了吗?”

  “没听懂。”孙策摇摇头。盛宪忍不住笑了一声。他就知道孙策听不懂。他都没听懂多少,孙策怎么可能听得懂。正当他等着看笑话的时候,孙策又淡淡地说了一句:“这大概就是以已之昏昏,欲使人昭昭的意思吧。”

  “噗!”虞翻一口茶水喷了出来。他瞪着一双大眼,怒视孙策。“你说什么?”

  “你知道我说什么,又何必掩饰?”孙策微微一笑,看向盛宪。“盛君听懂了吗?”

  盛宪连忙摇头。他才不想与虞翻交锋呢。

  孙策又看向孙权和陆议。“你们听懂了吗?”

  孙权和陆议也连连摇头。

  孙策一摊手。“你看,不是我一个人没听懂,谁都没听懂你在说什么。”

  虞翻愣了片刻,拂袖而起。“易道精深玄奥,原本就不是什么人都能懂的。你既不通易道,我们就不必多费口舌了,还是出去比试矛法,分出胜负,我还来得及赶回山阴。”

  孙策坐着一动不动,慢条斯理地说道:“我没听懂,未必就是我不懂啊,也许是你乱讲呢。”

  虞翻哼了一声,懒得搭理孙策,举趟就走。等他走到帐门口,孙策又说了一句:“虞君对老子和易经的关系有什么见解吗?”

  虞翻突然停住脚步,扭转身子,疑惑地看着孙策。“将军学的是郑氏易?”

  汉末易学有两个方向:一是以虞翻为代表的象数易学,一是以郑玄为代表的义理易学。象数易学是汉代易学的主流,但是到了汉末,象数易学就和五经一样,已经繁复得无以复加,走上了绝路,虞翻就是最后的大师。郑玄独辟蹊径,抛弃了那些繁琐的象数,引老入易,讲究义理,为后来玄学的出现指引了方向。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治学风格,虽然眼下看起来虞翻的象数易学还是主流,可是以郑玄的学术地位,虞翻对这种新出现的异端非常敏感,孙策一开口,他就闻到了味道。

  孙策不懂什么郑氏易学,他对易学的了解仅限于太极图。如果按照正常的辩论方法,他给虞翻提鞋都没资格,虞翻说的他都听不懂,怎么辩?

  要想取胜,只有出奇。你说你的,我说我的。

  虞翻的易学再牛逼,那也是行将就木的学问,事实证明这种易学没有存在的价值。至于什么郑氏学,说白了,除了在哲学意义上有点思辨的意义之外,也是学者们的自说自话而已。易学的本质是巫书,剥去巫术的皮,剩下的东西其实最简单不过:二进制。东方学者在象数义理里打滚,一辈子也钻出来,反倒是西方学者没有先入为主的观念,一眼看出了二进制的价值。

  至于后来有人把易经和基因扯在一起,就是另外一种伪科学了。发明易经的本意只是记数,绝不会知道基因的存在。之所以看起来相似,其实是因为他们都够简单。

  由最简单的演化出最复杂的,这原本就是进化的原则。学术如此,生命也是如此。

  孙策当然不会和虞翻说什么二进制或者基因,他要做的就是戳破虞翻看似绚烂、实际苍白的学术假象,让他意识到自己的荒谬。

  “大道至简,真正的学问能一针见血,只有那些虚张声势,甚至不能自圆其说的学问才会用长篇大论解释一个最简单的问题。别人听不懂,未必就是别人笨,也许是因为你在自欺欺人。但凡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只有说谎的人才会喋喋不休,因为他要用更多的谎言去证明一个谎言,最后成为一个弥天大谎。”

  b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三国小霸王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8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