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回到明朝当暴君 186 第一百八十六章 超大的京观

  抽调了两个卫,命令两卫士兵上马后,三观也不怎么正的刘兴祚很兴奋的亲自带头冲锋杀向了林丹汗的王庭好久没有亲自操刀子砍人了,手都痒了!

  而已经陷入了苦战之中的阿日斯兰,只得眼睁睁的看着明军步卒后队变骑兵,绕过战场向着王庭杀了过去。 目眦欲裂的阿日斯兰有心杀光眼前这些看起来明显和自己同样是蒙古人的叛徒们去阻拦明军,但是双方已然杀红了眼,又怎么可能放他过去?

  万般无奈之下,阿日斯兰只剩下了一个想法,拼命,拼命打退这波该死的叛徒,然后能救多少王庭里的人便是多少罢,到时候南下去寻找大汗回来再替族人们报仇。

  不管阿日斯兰怎么想,或者怎么拼命,刘兴祚所率领的两个卫的骑兵,却是已经到了王庭跟前。

  说是王庭,却是不如大明的一个城池,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一个特别大的,有着围栏的牧场罢了。

  早就看过锡伯部骑兵是怎么对付浩齐特部牧场人大明骑兵们,也是有样学样,先将套索在手里扬起,兜了几圈子后便抛向了围栏,接着便是准备拖着围栏跑开。

  此时围栏中还在围观的人群,已是一哄而散。没有人是傻子,面对着一万多的骑兵冲击,没有谁会傻到相信自己能活下来。

  悲观的情绪开始在察哈尔部中扩散。最中间的汗帐之中,察哈尔几个留守的长老们也在争吵不已。以斯钦巴日为首的一部分长老,认为应该投降。

  在斯钦巴日等长老的眼里,大明人还是要面子的,只要投降了,再上供一些牛羊之类的,就足以保证部落的安全了。至于刚才出战,估计要死光的阿日斯兰那一个万骑,没了就没了,毕竟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儿。

  而以阿斯根为首的几个长老,刚坚决地认为不能投降。此时对于整个部落来说,是赶紧分散突围才是正事儿。外面的几万骑兵明显是有备而来,而且还有明军跟着,连这种趁虚而入攻打没有防守部落的下作事儿都干的出来,那一旦屠族,到时候责任谁又负得起?不如能跑掉多少算多少。

  两方人各执一词,正僵持间,便有人匆忙地跑了进来,跪地道:“睿智的斯钦巴日和阿斯根长老呵,外面的骑兵已经开始进攻栅栏了。”

  斯钦巴日和阿斯根见谁也不能说服谁,而部落的失守却在眼前,便各自后退一分,由阿斯根长老率着青壮男女一起突围向南,去寻林丹汗,而剩下的已经骑不了马的,或者身体虚弱的那部分人,则留下来,由斯钦巴日长老率领,向明军投降。

  两人商议已定,便分头前去行事。等到阿斯根匆匆忙忙地召集了青壮后,也顾不得甚么阵型,两三万人便一起冲向了西南方向。

  此时刚刚解决掉正南方向围栏的京营和新军骑兵眼见约三万余蒙古青壮皆是向着西南方向突围而去,又见围栏中两万余人纷纷从帐篷中走了出来,跪地乞降,一时间便是刘兴祚也是有些进退失据追击那三万人,自己这一万骑兵根本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草原太他娘的大了,这些人只要到了草原上一分散,自己就别想追上。可是不追,又与崇祯皇帝之前指示的尽可能多杀的指示发生了冲突。

  其实等到察哈尔部剩下的两万多老弱病残走出来乞降的时候,正在奋力厮杀的阿日斯兰等人也看到了,同时,也看到了三万余部落由西南方向突围而去。

  心中大定的阿日斯兰此时也是疲惫不堪,纵然自己这个万骑都死光了,只要部落没有被全灭,那就是值得的,心中再无挂念的阿日斯兰及手下的万骑,更是拼命厮杀,少有人愿意扔下马刀跪地乞降。

  崇祯皇帝远远地看着这一幕,脸色已经阴沉地能拧出水来了。

  好一招壁虎断尾!扔下了一堆没有什么用的老弱病残给自己,利用部落外边儿鏊兵,围栏未破的时间选择突围,自己根本就没有时间去追击他们。至于最后的三千锡伯部骑兵,自己根本就舍不得放出来,三千对三万,想想被人海淹没的场景,崇祯皇帝就果断放弃了追击这三千骑是试验的种子,可不能就这么浪费了。

  崇祯故意选择装作没看到走出来的投降的察哈尔部的人,直到又过了小半个时辰,等着阿斯兰的万骑已经被绞杀殆尽,京营和新军中临时转职成步兵的士卒又骑回了马上,卜失兔和卓里克图汗的那个万骑也重新整理好队形向着自己聚集过来,崇祯才在先一步起来护卫自己的三千锡伯部骑兵的保护下,晃晃悠悠地往察哈尔部的王庭而去。

  待崇祯到了王庭外围时,在斯钦巴日长老带领下选择了投降,或者说自愿留下来供明军出气的接近两万人,除斯钦巴日长老外,其余的已经都跪在了地上,深深的把头埋在了泥土之中。

  斯钦巴日长老见崇祯过来,再看看围绕在崇祯身后不远处的三千骑兵,再看看崇祯身边围着的明显是明朝制式军队打扮的护卫,斯钦巴日如何不知道崇祯是个明军的大人物?当下便叩首喊道:“尊贵的客人呵,您从大明不远万里来到了草原,不知道是甚么让您发了这么大的火,降下了这般的灾难?”

  崇祯嘿嘿冷笑一声后说道:“没甚么,是林丹汗惹得朕不开心了。还有这许多年丧生在你们手中的冤魂们,日夜吵得朕不得安宁,朕也是不得不来。”

  朕?对于汉地文化有些了解的斯钦巴日老长当时就懵了,朕这个字,向来便是中原天子所用,除此外,谁用谁死!这么说来,来的这个人是大明的皇帝?

  斯钦巴日不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但是也知道该低头时就低头这个道理,当下便调整自己的身子,让自己跪得更为恭敬一些,闷声道:“伟大的大明皇帝呵,我们蒙古与大明乃是友好的邻邦,奴才求您放过哈尔这些苦命的奴才罢?我们愿意付出山五千头牛羊和两千匹精良的战马,为我们过去的错误赎罪,只求您能熄灭雷霆一般的怒火,我们小小的察哈尔部,实在承受不起呀。”

  崇祯闻言,意外地望了一眼斯钦巴日,这家伙倒是个识时务的,若是换个人来,说不得就有可能接受了他的投降了。

  可惜了,从头到尾就没有打算过什么接受投降这种狗屁说法的崇祯皇帝冷笑一声说道:“若要朕熄了怒火,倒也简单。只是要借你等一样东西用用。”

  斯钦巴日恭恭敬敬地问道:“不知道陛下需要什么?只要察哈尔部有的,一定不会吝啬。”

  “便是要借尔等人头筑京观!杀!”

  崇祯皇帝突然间的暴喝却斯钦巴日一愣,这是中原的皇帝?京观这东西已经多少年没有听说过了?

  只是不待斯钦巴日有所反应,早就准备好了的营京和新军的五万大军,便在三千锡伯部骑兵的带领下冲向了王庭。

  不要说两万多会跑会反抗的人,即便是两万头猪停在那儿让人杀,也是需要半天的时间。等到这两万多人被屠戮殆尽,太阳都已经落山。

  不得已,刘兴祚和张之极先带人去王庭中间搜寻引火之物弄成火把,又点起了一大堆的篝火,这才借着火光开始收割人头。

  此时白天一天的战报也出来了,卜失兔和卓里克图汗拼凑的杂鱼万骑,战死两千,接近三千。京营步战的五万士卒,战死也接近五千,唯有锡伯部的骑兵,因为受到的命令是压阵在后,倒是没有损失。

  直到忙活到后半夜,为了战损太大而觉得自己赔大发了的崇祯皇帝才满意地看着眼前这座混杂了两万多颗人头的京观点点头,吩咐张之极和刘兴祚道:“所有牛羊,一头不留。全宰了,挑好肉带走。战马挑好的带走,剩下的也全宰了。还有,京观前照样立碑,上面就写:际天极地,八荒**,皆为汉臣妾也!若有蛮夷轻汉,穷搜万里,亦绝其苗裔!”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回到明朝当暴君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8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