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大明资本家 264 第两百六十四章 火烧眉毛

  崔一鹏坐在屋里,身前左右各摆了一个火盆。

  他眯着眼,一边哼着小曲一边品茶。屋里没有人,他也就任由自己的得意挂在嘴角。

  以时间推算,计划应该已实施完毕。接下来,用不了多长时间,天香楼吃死人的消息便会满天飞。不用等到明天,说不定今天晚上,钱穆通就会亲自登门拜访。

  这个计划是崔一鹏同儿子一起想的,儿子的意思是要杀李飞白以泄愤,他却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早在数月之前,他已收到消息。他在怀庆府大肆收受贿赂并纵容儿子巧取豪夺的事被人告到布政使衙门。

  钱穆通十分生气,不仅摔了茶杯还骂了娘!

  崔一鹏当时十分害怕,可过了十天半月并不见提刑按察使司的人来拿他。仔细想了想,也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他收受贿赂和儿子巧取豪夺的案子本身已不算小,加上他收受的贿赂有一半又行贿给上边的官员。与他有牵扯,六品往上的官足有数十位,案子就更加大了!

  如此大案,查个水落石出,往朝廷上一报,绝对是大功劳一件。可,布政使正与巡抚争权夺利,钱穆通使出坚壁清野这一招,为的是什么?为的还不是要让傅元捞不到一点功劳,碌碌无为的在济源混个一年半载,最后报憾离开!

  既然钱穆通有此打算,就不会在傅元还未离开河南时动他,那不是白白把功劳给了傅元吗?不管怎么说,人家傅元在河南坐的是头把交椅,这么大的案子上边肯定以为是在傅元的着力安排下破的,谁会去想里边根本没傅元什么事。钱穆通绝不会干出为他人做嫁衣的事来。

  所以,崔一鹏知道,只要傅元尚未离开河南,他就没有事。趁这段时间,他肯定能想出自救的办法来!

  除了用钱开道,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自救的办法。可是,收贿赂的不管事,管事的不收贿赂,尤其是钱穆通与冯江亭,谁敢给这两位送钱,简直是厕所里点灯,找死!

  崔一鹏脑袋上的头发都快愁白了,还是没有找到自救的办法。儿子买来三件宝贝,这让他看到出路。只要儿子能得到太后或者皇上的青睐,试问天下还有谁敢动他?因此,他毫不犹豫给了儿子十万两银子。

  可惜,儿子着了别人的道,不仅没有得到太后或者皇上的青睐,还浑身是伤的铩羽而归。听完儿子去京城的经历,又听完儿子怀疑着了谁的道之后,他眼前一亮,想出了这个计划!

  儿子跟钱子俊有仇,钱子俊跟李飞白关系不一般,天香楼是李飞白的。只需天香楼里死了人,儿子再一口咬定是钱子俊所为,并说出二人的矛盾来,钱子俊就脱不开关系。

  仅此一招就能把钱子俊置于死地?不见得!他也没有把钱子俊置于死地的意思,可钱子俊就算不死也会脱成皮吧!要是最后闹得无法收场,这件官司打到朝廷,钱子俊再被关入诏狱。钱穆通能耐再大也鞭长莫及,那时钱子俊就有性命之忧了!

  锦衣卫的尿性所有当官的都是知道的,只管把案破了,什么手段都会用上,严刑逼供更是家常小菜,哪管你是什么人的儿子。

  所以他料定,钱穆通一旦知道这件案子跟钱子俊扯上关系,就会屈尊来找他。只要能把钱子俊从此案中摘出来,什么条件都会答应得。

  而他只需让儿子松松口,自己身上的麻烦就会解除,继续悠哉悠哉的当知府。

  崔一鹏翘着二郎腿,嘴上得意的笑容更盛。这时随从来报,济源县令赵学飞求见。

  赵学飞来干什么?

  赵学飞来还能干什么?

  济源的地界出了人命,还跟他崔一鹏的儿子有关,赵学飞来见他正常,赵学飞不来见他就不正常了!

  崔一鹏品了一小口茶,道:“见!”

  赵学飞进来,做揖请安!

  崔一鹏见赵学飞脸上并无惶恐不安的神色,暗吃一惊:“难道文秀还没施展计划?”他故作轻松,就好像济源地界不会有翻天覆地的大事发生,笑呵呵的问道:“赵县令登门造访,不知有何要事。”

  赵学飞在天香楼时,没有资格拿望远镜观瞧,也就不知火房里下毒的人是谁。可他又不笨,从傅元问李飞白“那人跟你有仇?”再到看到崔文秀,他多多少少猜出下毒的人是崔文秀来。没有崔一鹏的支持崔文秀敢下毒?借崔文秀个胆子崔文秀也不敢吧!

  所以,此时他看崔一鹏就像在看一个死人,不过面子上并没露出来,依然保持着恭敬,道:“回崔大人的话,下官替人给您传个话!”

  崔一鹏还道赵学飞是替钱穆通来传话的,暗道一声:“都火烧眉毛了,还这么大的架子。看来我小小的知府行馆,容不下布政使这尊大神。也罢,我就去布政使行馆见你。”嘴上却道:“哦,什么人能劳动赵县令的大驾?”

  赵学飞道:“巡抚傅大人!”

  崔一鹏一愣,连忙收了翘着的二郎腿,直起腰问道:“巡抚大人让你传什么话?”

  赵学飞道:“巡抚大人请你晚上去天香楼吃饭!”

  一个四品官被一个二品官请去天香楼吃饭,这得多大的脸面。任何一个四品官听到这个消息,都会受宠若惊或者喜不自禁。

  崔一鹏却没受宠若惊也没喜不自禁,而是吃了一惊。怎么会请他去天香楼吃饭?难道傅元瞧出天香楼死人的蹊跷,明着请他吃饭,实着要把他拿下?不会啊,他的计划天衣无缝,神仙也瞧不出破绽来,傅元怎么可能瞧出破绽来!

  他打着十二分的小心,问道:“怎么不去巡抚行馆吃饭,而是去天香楼吃饭?”

  赵学飞道:“巡抚大人此时正在天香楼吃饭,觉得那里环境不错,饭菜也可口,于是要请大人去那里吃饭。”

  崔一鹏更加的惶恐。刚刚随从来报赵学飞求见,并附耳低声告诉他一个消息,有人来送消息,说天香楼里吃死人了,似乎跟崔文秀有关。他已知道儿子已实施计划,没想到巡抚大人也在天香楼吃饭,莫非儿子失手了,被巡抚大人当场拿下!

  他故作镇静,还是掩饰不住心中的惶恐,颤声问道:“巡抚大人是单请我一个人吃饭,还是有其它大人一起?”他想,若单请自己吃饭,肯定是事情败露了。若还有其它大人,或许事情并未败露,请他吃饭是另有所图。

  赵学飞道:“除了崔大人,还请了钱大人、冯大人以及寇大人。”。

  a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大明资本家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8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