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xntk.net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org域名访问    

还看今朝 69 第九卷 第六十九节 由事及人,以事论人

  雷仕群知道沙正阳问及官泊肯定是涉及到中原新区的问题,下一步中原新区涉及到官泊和金河两个区县,其中官泊面积较大,如何协调好前期建设,也是一个相当具体而繁复的工作。

  如果遇上一个区县政府经常和市里边唱反调,哪怕是阳奉阴违的给你拖拖后腿,只怕都能给中原新区未来的发展带来很大的麻烦和后遗症。

  而中原新区规划建设应该是沙正阳来中州之后最看重的一项工作。

  在雷仕群看来,其在沙正阳心目中的地位甚至远超经开q:u和三川现在搞得轰轰烈烈的招商引资和建设工作。

  雷仕群甚至有些怀疑从薛一行手中夺过中原新区的规划建设主导权就是沙正阳苦心孤诣设计之举。

  之前对中原新区显得漫不经心,然后在高新区和三川县的工作上突然发力,声势造得如火如荼,迫使薛一行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经开q:u上,以避免经开q:u被高新区和三川县的发展势头所压倒,自然就更没有精力去过问中原新区的工作。

  这边再不动声色的做通杨天诚的工作,举重若轻的就把中原新区的主导权拿回到市政府这边来了。

  孙韶华现在无疑成为了沙正阳最忠实的助手之一,将中原新区交到孙韶华手中能够最大程度的秉承沙正阳的意图。

  不过对雷仕群来说,这也是一件好事,薛一行牢牢把持中原新区主导权两年,可两年里这家伙几乎什么都没做,自己一度也希望由市政府接手这项工作,但是都被薛一行断然拒之门外。

  有杨天诚的支持,薛一行的确可以一意孤行,不理会其他人的意见,尤其是在前任市长显得过于弱势的情形下,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沙正阳可不是好糊弄的主儿,你要占着茅坑不拉屎,他不会容忍。

  雷仕群之前也担心沙正阳在这个问题上和薛一行发生矛盾会引起杨天诚的不满,但是自己还是小瞧了沙正阳的政治智慧。

  先造势,然后再让杨天诚感受到局面的变化给中州带来的改变,最后在说服杨天诚,这一环扣一环,堪称完美,根本没有给薛一行任何反对的机会就把中原新区的主导权拿了回来。

  诚如沙正阳所说,你要让人对你心服口服,那么你就得拿出点儿像样的东西来,而沙正阳在这方面就是做的最好的,无论是杨天诚还是薛一行都无话可说,甚至杨天诚都认为把中原新区交到市政府这边更合适。

  雷仕群和蒋胜宽都越来越感觉到这位年轻市长的不简单,工作有条不紊的很具有层次感,由浅入深,次第推进,由事到人,你能做事,那么就用你,不能做事,那么就以事论人,最后把你推到案板上,让任何人都无话可说。

  下一步沙正阳一旦决定要全面推进中原新区建设无疑就是要动到金河区和官泊县了。

  就雷蒋二人的观察,现在看起来沙正阳对三川县的工作是最满意的,其次是高新区和隗城,对清池的态度还不明朗。

  而这一次主动问及了官泊却没有提金河,雷仕群和蒋胜宽都还不确定这意味着什么,究竟是对金河很满意还是很不满意,还有待于观察。

  倒是官泊,既然问到了,肯定是有问题,但是雷蒋二人判断可能还是在沙正阳容忍范围之内。

  当然现在还在容忍范围之内不意味着就一成不变了,事物形势都是变化的,也许下一步工作中你达不到沙正阳的标准要求,不符合他的想法,那么也许就难以容忍了。

  不过雷仕群和蒋胜宽两人还是很认可沙正阳目前的这种工作方式,先说事,说工作,你工作拿得起来,那么一切都好说,哪怕有些问题瑕疵,甚至有点儿个性,他也能容忍,你工作拿不起来,只要态度端正,愿意改进,也可以给你时间和机会,可你如果工作也拿不起来,还要在那里作妖,那恐怕他就不会给你客气了。

  薛一行就这样被轻描淡写的从中原新区工作中排除在外了,而对方还是原来主管的市委常委都如此了,你下边区县领导自己就得好好琢磨掂量一下了。

  当然,由事及人,也不是那么简单的,沙正阳还只是市长,不是市委i书记,主导权仍然在杨天诚手上,所以为未来会怎样,沙正阳怎样来赢得这里边的主导权,还有很大的变数。

  ********

  对于沙正阳来说,他没有雷仕群和蒋胜宽想得那么复杂,或许站在他这个位置,也不需要想那么复杂了。

  在他看来,只要大家都是为了工作,那么什么事儿都好说,能者上,平者让,庸者下,这是体制内的基本规律,你能力不行,级别可以保留,但是要让才出关键岗位,不能耽误工作。

  国庆来临,沙正阳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他已经给杨天诚和省委省政府都请了假,这个国庆他打算好好休息一下,一来卿箬笠和孩子,加上父母在国庆之后都要过来了,二来,回一趟汉都,免不了有很多朋友同僚要见一见聚一聚。

  市政府这边值班他也全权委托给了雷仕群,好在雷仕群对这些日常工作早就轻车熟路了,不需要多操心。

  下飞机,是宁月婵和焦虹二人亲自来接的机。

  这让沙正阳很有些惊讶,要知道宁月婵也就罢了,但焦虹这两年可真的是忙得脚不沾地,而且天元乳业的总部设在了燕京,所以焦虹回汉都的时间也不多了,基本上保持着一个月一到两次的规律。

  “哟,虹姐,这可真是稀罕啊,嗯,我想想,得有多久没见到你了,上一次见面是多久,春节吧?”沙正阳上车就开始打趣焦虹。

  “那是你多金贵啊,到中州之后回来过几次?一次还是两次?”焦虹毫不客气的反驳:“我和月婵可都是保持着每个月起码要在一起聚两次的频率,你呢?面都见不着,现在更是连电话都懒得打了,我听到你的消息居然都要从你们中州的企业界人士那里获知,你说这是不是官当大了,就要脱离群众了?”

  也是别克gL8,看样子这车是真的火了,也不知道中州通用基地建成之后,会不会生产这一款车型,沙正阳主动坐了后排,把第二排留给了两位女士。

  “得,看样子都是我的错,但我和婵姐还是经常见面的。”沙正阳摊摊手,“你才是真正的大忙人吧,天元乳业现在攻城略地,打得伊利节节败退,嗯,对了,是不是又有新进场的玩家了?蒙牛?海外资本支持的?听说他们是直奔上市而去,天元乳业怎么考虑的?”

  焦虹有些惊讶。

  倒不是惊讶沙正阳对乳业这一块如此熟悉,事实上,前期天元乳业在刚创业时,焦虹给沙正阳打电话的时候比给宁月婵打的时候更多,很多时候焦虹都要拉上宁月婵一起找沙正阳研究,让沙正阳帮忙参谋。

  只是到了后期,天元乳业走入正轨,快速发展起来了,焦虹才和沙正阳联系少了一些。

  这一次,焦虹感觉沙正阳对蒙牛很重视,难道是因为有海外资本的支持,这一点焦虹很不解,海外资本支持她也不怕,天元乳业背后有东方红集团,在资金和渠道问题上根本不会受到影响,上市不上市都无所谓,那要看是否需要。

  “正阳,怎么了,蒙牛去年成立的,基本上是从伊利分出来的一帮创业者,嗯,的确有些魄力,加上有海外资本的加持,摩根士丹利、鼎晖、英联几家,y-i次忄给他们砸了几个亿吧,他们做得的确有声有色,不过受伤害的不是我们,是伊利,现在他们这源出同门的两家才是死对头,至于我们天元,嗯,他们还欠点儿火候。”

  焦虹傲气十足的回答让沙正阳也是侧目而视,“虹姐,这么牛?”

  “我们比他们早几年起步,资本比他们雄厚,研发上比他们更舍得,渠道上我们遍布全国,比他们健全得多,人才培养我们已经进入正轨,凭什么怕他们?真以为初生牛犊不怕虎,乱拳可以打死老师傅?”焦虹很坦然的道:“现在的我们,只要战略上不犯错,他们赶上我们的机会微乎其微。”

  沙正阳觉得自己还是有点儿被前世记忆的历史误区给带偏了,的确,天元乳业无论在哪方面都不是蒙牛能比的,甚至在基地建设上更是对伊利都形成了压倒性的优势,现在的天元已经在谋划进军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收购牧场,准备考虑国际化市场了。

  当初天元乳业刚起步时,国际资本就已经盯上了天元乳业,纷至沓来,但是有东方红集团做后盾的天元乳业没有给他们任何机会,所以他们只能失望而归,最终才盯上了蒙牛。

  现在就算是国际资本大力扶持,但在国内天元乳业的地位和实力已经不是他们能追赶的了,蒙牛只能和伊利去角逐老二了。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还看今朝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