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从同福开始 176 第一百七十六章:学这学那

  一出门。

  正见李大嘴双手叉腰,站在石磨旁边,气呼呼的看着走出来的方阳等人。

  “怎么了大嘴?和赵姑娘聊的怎么样了!”

  见李大嘴如此,方阳便笑着上前问道。

  “还怎么样了?”

  李大嘴闻言,指着同样靠近的众人,“你说你们办的这叫啥事!没经过我的同意,私自给我介绍女朋友。这还罢了,还给我介绍……反正这事儿我不同意。

  她现在就在大堂坐着,等我答复,这嘴我张不了。我不管啊,你们去给我把她送走!”

  说完。

  就推搡着方阳等人,往大堂走去,要他们去把赵姑娘给送走。

  “小声点!”

  见大嘴这么大声的说话,佟湘玉连忙用扇子给了大嘴一下,等大嘴摸着被打的地方,无辜的看着自己后。

  佟湘玉才伸出脑袋看了眼大堂,生怕被赵姑娘听见。

  瞧了好一会,见没什么动静后,她才仰视着比自己高一头的李大嘴:“你急什么急,不成就不成,嚷嚷什么?再说,人家赵姑娘不就是长的难看了点,其他的,不是都挺好的!”

  “就难看一点儿?”

  李大嘴闻言,立马急了,一伸手,一边卷着自己的袖子,一边说着,“掌柜的,你说这话你不亏心呐!我李大嘴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

  啪~!

  郭芙蓉连忙出手,打了一下说话又大声起来的李大嘴:“说了轻点轻点,还喊!生怕人家听不见是不是?”

  吕秀才看着被郭芙蓉打了一下,呆住的李大嘴,冲李大嘴一笑,在一旁开口:“大嘴啊,你不要这么肤浅嘛!这人的外表,就是一副皮囊,美与丑都是一样的,关键是要心灵美。”

  “就是!”

  白展堂忙在一边附和,“你也不想想,长的不好看,不是有安全感嘛?!”

  “安全感?”

  李大嘴立马反驳,“我长得就够有安全感了,再来一个比我还有安全感的,那以后孩子咋办呐?他可不就成了安全锤了,砸谁谁死?”

  闻言。

  方阳上前拍了拍李大嘴的肩膀,看着他:“大嘴啊,话也不是这么说,你说你要是取个像潘金莲那样的大美女,你能放心?”

  “潘金莲?”

  听方阳这么说,不知道潘金莲是谁的李大嘴,挠了挠头,“谁啊?咱镇的?”

  噗呲~!

  大嘴这一问,佟湘玉等人立马弯腰笑了起来。

  “笑啥啊?我说错啥了?”李大嘴奇怪的看着笑的不行的几人,一肚子疑惑。

  “潘金莲啊,那是水浒传里的人物,是武松的嫂子,与西门庆勾搭,害死自己的丈夫武大郎!”

  笑了一会儿后,吕秀才对大嘴解释道。

  “谋害亲夫!”

  大嘴闻言,眼睛一瞪。

  “对啊!”方阳看着李大嘴,“所以说,这长得丑也有丑的好处,至少不会红杏出墙,谋害亲夫!”

  “出门还可以辟邪!”

  郭芙蓉在一边补充道。

  “辟邪?”

  李大嘴白了她一眼,“我还避孕呢!”

  “留点口德!”

  佟湘玉忙责怪的拍了一下李大嘴。

  见此。

  白展堂背着手,走到李大嘴面前,看着他:“你和赵姑娘真没戏?”

  “真没戏啊!我看见她我就……”

  摆摆手。

  白展堂打断了李大嘴的絮叨,抬眼瞧了李大嘴一眼:“确定?”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那行!”

  白展堂说了句后,也不在看李大嘴,而是背着手来回走了几趟后。

  在众人的注视下,突然停下,回身说道:“既然大嘴不同意,那咱也不能勉强不是!要不就这样算了。”

  说着,询问的和众人对视一眼。

  等众人都点头后。

  白展堂嬉皮笑脸的走到佟湘玉身边:“掌柜的,你看,要不你去说?叫人赵姑娘回去吧,毕竟这嘴上功夫,咱这里你最强不是。”

  闻言。

  佟湘玉白了眼白展堂,便一扭一扭的往大堂行去:“行,反正也是额去叫来的,就让额再把她请回去吧!”

  随后。

  佟湘玉进入大堂,在方阳等人的陪同下,施放了一顿嘴炮。

  那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答应以后给她介绍一个更好的夫君。

  而在一顿夸后,生生把原本听说大嘴不同意,而生气非常的赵如花,给说的心花怒放,笑眯眯的回左家庄去了。

  此事一完。

  众人又恢复了原本的平淡生活。

  ……

  客栈照常迎来送往。

  而方阳,则是在经过佟湘玉同意后,有空就教大嘴和小贝学武。

  将原本在龙门客栈世界得来的《庖丁解牛》教给大嘴,一个厨师,学庖丁解牛,正是合适不过。况且,也算是叫大嘴在学武的时候,暂时忘了杨蕙兰。

  说不准,时间一久,练武一累,也就真忘了。

  至于莫小贝,方阳则是教了她笑傲江湖世界,衡山派的《百变千幻云雾十三式》,对于这将变戏法融合在里面的剑法,莫小贝练习的兴趣很大。

  一边学武,一边玩耍。

  方阳在教了一段时间后,便发现李大嘴和莫小贝的学武资质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他在教李大嘴的时候,一招动作要教几十遍,大嘴才堪堪掌握,这还是他当了多年厨子,拿惯了菜刀的情况下。

  若非如此,方阳都准备改教他一些简单的、直来直往的拳脚算了,有点自保之力就得。

  而莫小贝。

  则是和李大嘴完全不同,任何招式动作,方阳教一遍,她就能完全掌握,还能举一反三,进步神速。

  而且,和她在读书上的厌倦不同。

  对习武,她是情有独钟,甚至不用方阳督促,她便每天早早起床,在院子里练习。

  对此。

  方阳也是乐见其成。

  想看看原本没有自己指导,就成了令人闻风丧胆的赤焰狂魔,现在,在有了自己的教导后,会变成什么样。

  日子一天天过去。

  一天。

  方阳等人正在招呼客人。

  哪知。

  老邢突然从外面,跑了进来。

  他一进来便站在门边,也不理白展堂的招呼,冲着正在吃饭的客人喊道:“诸位,诸位,都看我,看我!”

  等众客人停下手中的动作,齐齐看向老邢,包括方阳、佟湘玉等人,也都停下看着老邢。

  见此。

  老邢满意的点了点头,笑着大声道:“诸位,本捕头正式宣布,本镇邱院外家的二少爷,邱小冬,刚刚下赢了围棋国手!”

  兴奋的他举手一握拳,突然提高音量:“鼓掌!”

  “好好!”

  客栈里的众人,都是配合的大力鼓掌,大声叫好。

  对此。

  非常满意的老邢,伸出双手往前一抓,示意众人收声。

  等众人复又停下,看着自己后。

  老邢笑着双手一摊:“虽然是五子棋!”

  “切~!”

  不屑的众人,立马不再管老邢,该干嘛干嘛!

  “哎哎哎~!”

  老邢见此,忙叫住众人,大声道,“为了庆祝这一棋坛盛事,邱员外,决定请大家到他家里吃鱼翅火锅!哈哈哈~!”

  说着,他还左手当碗,右手食指中指作筷子,一边往嘴里快速划拉,一边看着众人。

  “啥时候?”

  闻言,白展堂一指老邢,询问。

  “现在啊!”

  老邢伸出拇指,抬手向后指了指,一脸的理所当然。

  “还不快走啊~!”

  不知道哪个客人,突然大喊一声。

  随着他的喊声。

  其余客人似乎商量好了一般,齐齐起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出客栈。

  见此。

  “喂,你们还没结账呢!喂喂喂!……”

  佟湘玉忙伸出双手,在后面追着那群逃跑的客人。

  但是,她又怎么会追的上,这群职业逃跑的客人,没追几步,客人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没收到钱的佟湘玉,一屁股坐到门边的石级上,整张脸都皱到了一起,悲痛的一拍大腿:“一分钱都没有结到!”

  老邢蹲下,拍了拍佟湘玉的肩膀:“不要喂喂喂了,你也去好不好!”

  一抖肩膀。

  将老邢的手抖下:“额不去!鱼翅火锅~”说到这,佟湘玉生生咽了口口水!

  随后口不对心的说道:“吃多了,痛风!”

  “痛风?”

  听得老邢询问。

  佟湘玉双手一撑膝盖,站了起来,一本正经的开口:“一般来说,事物中含有较高的嘌呤,会导致痛风!根据调查显示,涮一次火锅,比一顿正餐摄入的嘌呤要多十倍,甚至数十倍。痛风发作起来,关节红肿,并伴以剧烈的疼痛,使患者难以忍受!”

  而在佟湘玉普及健康知识的时候,郭芙蓉等人,也站在她的身后,配合着佟湘玉的话,作出一系列表情和动作。

  颇为默契!

  佟湘玉说完,瞥了眼边上的老邢。

  “痛就痛呗,痛并快乐着!”

  老邢对此,丝毫不以为意,伴随着他特有的犯贱笑声,往外走去,“痛吧,痛死我算了!我去痛,我去吃!哈哈哈~!”

  “老邢~!老邢~!”

  见此,佟湘玉在后面跟着老邢,想要叫住他。

  哪知。

  老邢充耳不闻,连头都不会,一边摆手,一边小跑着往邱员外家而去:“吃自己的,让别人说去吧!哈哈哈哈!”

  见此。

  佟湘玉不爽的走回客栈:“五子棋,有本事下盘围棋赢人家啊!”

  结果。

  就在佟湘玉生气不爽的时候,捏完泥人,跟个泥猴子似的莫小贝自外面偷偷摸摸的走回来。

  正好被佟湘玉抓了个正着,被罚抄书,抄不完不准吃饭。

  最后,还是因为吕秀才说自己会围棋,被佟湘玉拉着教莫小贝围棋,才算是让莫小贝脱离了抄书的苦海,并吃上了两个馒头。

  本以为此事已过。

  哪知道。

  随后几天。

  每当要结账的时候,老邢便会突然出现,宣布谁谁谁家的孩子,又取得了什么成绩,摆宴席,请大家吃饭。

  每次,客人都是一哄而散,抓都抓不住。

  而佟湘玉每次听说这事,就会有样学样,叫莫小贝跟着人家学。

  比如:西街郝掌柜家的三公子,郝小虎,在平谷县举办的少年琴赛上,得了第二名。虽然只有三个人比赛,而且第三名还是个聋子,但为了庆祝这个乐坛盛世,郝掌柜请大家到飞龙谷吃野味!

  佟湘玉就买了跟竹箫,叫白展堂叫莫小贝学习吹箫。

  再比如:东街宋寡妇的千金,在翰林院举办的书法大赛中,得了第一名,虽然是倒数的,但因为贵在参与,能入围就不错了。所以,为了庆祝这个文坛盛事,宋寡妇决定,请大家都她家里吃豆腐!

  呃~!

  吃小葱拌豆腐!

  佟湘玉便又叫写字狗爬一样的郭芙蓉,去教莫小贝书法。

  最后。

  在同时学三样的莫小贝和白展堂等人的反抗下,佟湘玉才算是放弃了填鸭式的教育。

  让莫小贝自己选一样学。

  “小贝,你想学什么?”佟湘玉充满希望的看着莫小贝。

  “串糖葫芦!”

  强忍下心中的怒气,咬牙切齿道:“除此之外呢?”

  “做糖葫芦!”

  “还有点别的嘛?”怒气值急速上升。

  “种红果,熬糖浆!”

  “我想赏你两耳光!”

  强笑着的佟湘玉,看着莫小贝,就想要动手。

  在众人的阻止和劝说下,佟湘玉才没有动手,而莫小贝在佟湘玉的逼问下,也说要学画画。

  结果。

  在请了一个先生来教莫小贝画画后,哪知,那个先生竟然喜欢上了莫小贝捏的泥人,对泥人是赞不绝口。

  并和莫小贝一起捏。

  此事,被想要让莫小贝赢在起跑线上的佟湘玉发现后。

  在先生一番大道理下,败下阵来:起跑线在这儿,那目的地在哪儿?既然都没有目的地,那设置起跑线还有啥意义?学东西,要根据孩子的兴趣来,为了陶冶情操,值得鼓励。可如果是为了虚荣,为了和人家比,那还不如不学呢!

  闻之有理。

  佟湘玉从此也不再逼着莫小贝学这学那。

  b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从同福开始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8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