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全球高武 420 第420章 骑虎难下(万更求订阅)

  方平并非一定要马上证明,赵宇就是确确实实的邪教中人。

  他提出的两人,一人已经被证实,一人现在嫌疑极大。

  到了这时候,半隐半现反而最好。

  方平说了一阵,也不再继续说了。

  郑明宏深吸一口气,沉声道:“这事,我们会配合各部,一查到底,如果证据确凿,绝不姑息!”

  方平幽幽道:“郑总,我只是说了一种可能,如果……这二位其实都不是邪教中人呢?”

  “包括,之前那几位!”

  众人眉头瞬间皱起,方平淡淡道:“合理的作出一些假设和怀疑,我觉得是必须的。

  如果,我是说如果,这些人其实都不是邪教中人。

  有时候,邪教这个名头,可是很容易替人背锅的。

  刘贺的亲朋好友,包括他自己,和两大公司有关联吗?

  郑总别急……”

  见郑明宏要开口,方平笑道:“我只是做一个推测,在合情合理的情况下推测,包括上次在瑞安,有一位地窟情报处的处长叫什么来着,我觉得有必要彻查一下,是否和两大公司的人有关联。

  因为,那位也在找我麻烦,非要羁押我去京都进行解剖……”

  “方平!”

  郑明宏喝道:“胡说八道,谁说要解剖你?配合调查罢了!”

  方平幽幽道:“地窟情报处,开始和丹药公司共享情报了吗?丹药公司,到底是制造丹药的企业,还是情报机构?

  这种关系重大的机密,也可以随意对外透露吗?

  我虽然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可上次要查的可是关系重大的敛息术!

  这个,连郑总也知道吗?

  那我现在是不是可以认为,郑总对情报处的消息了解,比各部都多!”

  郑明宏脸色一变再变!

  这算什么狗屁机密!

  这事知道的人绝不止他一个,很多很多!

  可有些事,知道归知道,方平说的没错,这是情报部的机密,按理说,他不该知道。

  然而郑明宏觉得自己是真委屈,不信问问在场的这些宗师,有几个不知道的?

  尽管有些得罪人,可这锅,他不背!

  郑明宏沉声道:“这事知道的人,绝不止我郑明宏一人!作为高品武者,有些事,我们想要了解,政府也不会特意隐瞒,敛息的事是大事……”

  方平打断道:“我只想问问,郑总是从哪知道的?这个,没问题吧?

  谁告诉您的?

  您既然知道,那肯定是有关人员和您说的,我觉得,我不会告诉您,魔武知情人也不会说。

  也就是说,消息是从情报部那边传出去的。

  您提供一下信息,这事怎么说呢,可大可小,我是没关系,反正被大家知道了也没什么,可今日敢泄露这个,日后就敢泄露更高级的情报……吴镇守,这事我觉得比邪教徒的事更严重!”

  方平现在心中乐滋滋的,郑明宏也太容易上钩了。

  郑明宏脸色一变再变,其他宗师现在都觉得自己应该马上闭嘴!

  他么的,这事知道的人真不少。

  别人不说,张定南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当然,张定南可以解释,他在地窟就知道了。

  可其他人……大家其实都有自己的消息来源,有些事知道了不稀奇,可现在不能说自己知道,知道,那得解释怎么知道的。

  一些人,都是从朋友那知道的,这要是开口,那就出卖了朋友。

  也许对这些高品,政府不会如何。

  可情报部的一些高层,恐怕就要出现大的变动了。

  吴川脸色也很郑重,周定国更是喝道:“郑明宏,情报部门的事,是你随意可以参与的吗?”

  郑明宏闷声道:“周司令,情报部门对我们分享一些地窟信息,是政府允许的!”

  周定国冷冷道:“那也包括别的无关信息?方平的事,和这个有关吗?”

  上次,他也在场。

  方平最后对薛霸和王颖说的话,他也听在耳中,不过那时候都是方平自说自话,随他怎么说。

  可现在,郑明宏不打自招……有些规矩还是要守的。

  你做了,不说,大家自己心里清楚,那没什么。

  方平被要求配合调查的事,知情人真的不少。

  可按照法规,这是不允许的。

  既然在人类社会,既然还有政府存在,组织还在,那就要守规矩,除非你已经可以无视这些规矩。

  有些人可以,有些人不行。

  起码,郑明宏还没这个资格!

  吴川都距离这一步,差了一点,他也得守规矩。

  郑明宏沉默片刻,开口道:“这事我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

  方平轻声道:“郑总如此关心我的一举一动,连我是配合调查还是解剖,都一清二楚,方平惶恐。

  我才五品,您可是八品金身强者。

  说实话,我是真的有些受宠若惊。

  既然这么了解……那我从魔武离开,回到阳城,也不是什么大秘密了。

  这次我从魔武离开,知情人极少,回到阳城,我也深居浅出,不是特别关注的,谁会知道我方平回来了?”郑明宏冷冷道:“你方平名气可不小,千万别自谦,你回阳城过年,难道是很难猜测的事?你觉得邪教武者想袭杀你,这点都不清楚?”

  方平笑道:“也是,这么说,应该不是郑总泄露的消息了……”

  “你知道肆意攀陷一位八品武者,有何后果吗?”郑明宏冷冷道:“我非是威胁,只是在说明事实,如果人人都可以随意造谣,那人心惶惶之下,谁还有心思继续修炼,继续奋战?”

  方平摇头道:“郑总多虑了,没有证据的事,我从不胡言乱语。我怀疑郑总,难道没有证据吗?赵总的事,现在可难说的很。

  而且我把话敞开了说,自从之前,我魔武十大宗师赴京都,拿到了扩建权,我们双方就已经产生了纠纷。

  利益动人心,我怀疑您,难道是我无端的怀疑?

  我承认,那次是我一力要求校长去争取的,郑总,您说,您知道是我做的吗?

  现在吴镇守他们都在,您敢说您不知情吗?”

  “我知道。”

  “既然您知道,那魔武的举动,是否影响到了丹药公司的利益?我现在怀疑您要对我出手,置我于死地,难道是我胡说?

  此事,有丹药公司的人参与进来……”

  “方社长,我非邪教中人……”

  赵宇话还没说完,方平转身喝道:“你闭嘴!是不是,我比你清楚!如果你不是邪教中人,那更可怕,既然不是邪教渗透,那代表丹药公司已经无视底线,无视规矩,直接对我出手!

  你要是邪教中人,那意味着丹药公司大部分人是无辜的,不知情的。

  可要不是,哼!”

  赵宇脸色瞬间难看下来,吴川忽然一挥手,喝道:“带他们出去!”

  下一刻,门外走进几位镇守府的人,直接带着两人离去。

  郑明宏脸色再次变了,吴川,显然也相信了赵宇有问题。

  方平看向郑明宏,继续道:“郑总,您觉得赵宇是不是邪教中人呢?”

  郑明宏冷漠道:“我觉得有何用,查出结果自然就知道了!”

  刚刚被套路了一次,这次他可不会再上当。

  方平笑道:“也是,那我们可以等,等查清楚了!这事查清楚了,两大公司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

  我是不算什么,死了也没什么。

  可这不是我个人的事,今日袭杀我和我的家人,哪位强者还没几位亲朋好友?

  今日敢杀我,他日自然敢杀别人!

  我遇袭,可不是没人知道,整个阳城都看到了,三位六品,手笔可不小!

  背后还隐藏着两位六品巅峰,五位六品,三个是巅峰,好大的阵仗!”

  “咳咳!”

  一旁的兵器公司老总轻咳一声,淡淡道:“这事,和我们无关。”

  开玩笑,方平居然来一句两大公司,他么的,你能不能看清楚赵宇是哪边的人!

  方平躬身致歉道:“口误,抱歉,不过我们校内的兵器生产线,也扩张了,孙总,我相信您不是那种人,可也保不准一些邪教徒渗透到了兵器公司……”

  “这算是无端的怀疑吗?”

  兵器公司老总淡淡回了一句,老子可没把柄被抓住,有些事也不是你方平说了算。

  方平再次躬身道:“那我给孙总道歉,可都说两大公司不分家,现在看来,兵器公司和丹药公司,并非一体的。”

  孙总脸色微微变幻,有时候,同一战线的强大,才是他们底气的来源。

  这话,没办法去承认。

  不是一体的,那就意味着,要和丹药公司划清界限。

  不过看了一眼郑明宏,见他微微点头,孙总淡笑道:“当然是一体的,丹药、兵器公司都是政府的,难道你方平还想把两大公司从政府剥离出去?”

  方平笑道:“那这么说,我们武大和两大公司也是一体的,既然都是一体的,那我觉得,我们继续扩充生产线,包括对外出售丹药兵器也是理所当然的……”

  “偷换概念难道就是你方平胡搅蛮缠的资本?”孙总淡笑道:“你说一体的,我不否认,人类都是一体的!可分工明确,各司其职,也是秩序的保障。

  方平,难道武大也要取代政府的职能?”

  方平挑眉,老孙很难缠啊。

  没抓到兵器公司的把柄,的确不好谈,方平也不继续,马上转回话题道:“一旦赵宇有问题,我建议彻查丹药公司!赵宇是南江分公司的老总,事关重大,决不可忽视!”

  “那是政府的责任!”

  郑明宏冷冷回应。

  方平笑道:“是,您说的对,可我是受害者,是当事人,难道我不该提出我的意见?

  如今我重伤未愈,您刚刚帮我疗伤,可以知道,我想恢复需要多久。

  而且,没有不灭物质,我未必可以痊愈。

  不止我,包括南武的王金洋,也重伤垂死。

  我们二人实力虽然低微,也许不足以代表整个武大,可您也说了,我还算小有名气,是不是该给我一个合理合情的解释和补偿?

  如果是邪教袭杀我,我建议政府彻底清剿邪教!

  今日可以当众袭杀我,明日呢?

  我们这些武者,真的可以放心政府,放心自己家人的安危?

  我们下了地窟,谁来保护我们的家人?

  当我们的信心动摇之际,谁来为这一切买单?

  如今,丹药公司出现了邪教徒的踪迹,那我想要彻查,为何不可以?

  您的家人安全无恙,您自己身为八品强者,可以无视这一切,我呢?

  我难道就该死?

  一查到底,难道不应该吗?”

  一旁的吴奎山淡淡道:“我觉得该查,而且还是各部联合清查,而非自查自纠!”

  郑明宏脸色极其难看,重点来了!

  作为一家资产过10万亿的企业,彻查……不说邪教的事,总有些问题存在的。

  一家80年的老企业,还是垄断性企业,还是暴利企业,会一点毛病没有?

  谁也不敢说这话!

  郑明宏压下心中的烦躁,冷声道:“这非是魔武的职权!”

  “我作为八品武者,有权提出这个建议,我会向中央递交建议书,联合一些人联名提交!”

  吴奎山说着又道:“当我们的战士,同袍,奋战在第一线,抛头颅洒热血,我们有义务去保障他们亲人的生命安全!

  袭杀方平,在我看来,不足为奇。

  可袭杀他的家人,这是绝不能饶恕,也不能无视的大事!

  既然有丹药公司的武者涉足其中,那就要彻查到底,绝不姑息!”

  一旁的方平有些无语,这话说的……为啥杀我就是应该的?

  好吧,老吴好歹是站在他这边的,他就不辩解了。

  郑明宏轻吐一口气,深深看了一眼吴奎山,点头道:“好,那我们会配合政府的行动。”

  “需要对外公开。”

  “吴奎山,你别太过分!”

  吴奎山摇头道:“为了安抚人心,郑总应该知道我的意思,现在大家都在看着呢,等着结果。

  不对外公开,如何安抚人心?”

  郑明宏冷冷道:“好,对外公开,我倒想看看,你能否肆意妄为,想如何就如何!”

  就算查出了问题,吴奎山承担的起这样的责任吗?

  真的会如实对外公开情况吗?

  方平则是破罐子破摔,无所谓道:“小命都快保不住了,我还在乎这个?大不了一个死,郑总真觉得我会为了所谓的大局,牺牲自己?

  可我死了,有些人也别想好过!

  我怕什么?

  现在六品的来杀我,明天指不定七八品的就来了,不给我一个交代,一个保障,谁知道我明天会不会人头落地!

  这些天,我会让李院长他们贴身保护我,我不死,那我就要公正公开的结果!

  破坏了大局,那也不是我的责任,大不了还是个死,没区别。

  就我这伤势,我都怀疑,我能不能活到那天。”

  “你在威胁我们?”

  “没有,我也不敢,弱肉强食,我只是五品武者,我哪敢威胁八品的强者。别说威胁您,我都害怕,这事让我老师们参与进来,是否会拖累他们?

  也许哪一天,我魔武满门皆灭,那也不是不可能。

  我死了没关系,真要拖累了魔武,那真的让我死都不安心了。”

  说着,方平忽然站起,朝几位魔武宗师鞠躬道:“诸位老师,你们不用参与这些了,学生自己来处理。

  死我一人,比牵连大家强。

  我一人死,如果能解决一切麻烦,那都是值得的。”

  说到这,方平眼中含泪,哽咽道:“学生不自量力,以五品境实力,妄图撬动一些人的利益,岂能有好下场!

  我早该猜到的,也早该明白的。

  等学生死后,望学校取消之前一些政策变革,丹药、兵器这两者规模,削减至之前规模。

  学生进入魔武,承蒙厚爱,今日之后,望诸师保重自身,万万不可为我报仇!”

  话落,方平躬身到底,抹了抹眼泪,开口道:“此事作罢,我不再追究,诸位老师请回吧!”

  方平说完,转身就往外走去。

  此刻,大厅众人,脸色都异样无比。

  方平虽说作秀的程度很大……可……不是毫无道理的。

  众人一时间都不开口,仿佛在等待什么。

  结果等啊等,等到方平都快走出去了,郑明宏就是不开口。

  方平心里狂骂,这家伙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可他就是不松口。

  现在自己还真有些骑虎难下了!

  郑明宏见状冷哼一声,方平想要什么,魔武想要什么,他自然知道。

  可方平真的以为,抓住了一点把柄,就可以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

  郑明宏只能说,他想多了。

  方平装疯卖傻博同情也好,捅破了最后一层窗户纸也罢,两大公司不松口,他又能如何?

  见方平陷入了为难之中,吴奎山忽然笑了一声,轻轻摇头道:“方平,今天长记性了吧?有些事,不是那么简单的。

  也不是你嘴巴上说几句,就能如你所愿的。

  你想为魔武争取一点利益,想做到一些前人无法做到的事,你还差了点。

  实力,也弱了点。”

  方平忽然转身,面露异色道:“校长的意思是……”

  “你跟他们说这么多废话,你一个五品武者,谁会把你当回事?道理,不是说出来的。”

  吴奎山轻笑道:“还有,不要真把我这个校长当废物,借着这机会,老师教教你,有时候,该强硬的时候,就要强硬一点,他们不给,那就抢!”

  “吴奎山!”

  郑明宏忽然大感不妙,吴奎山是出了名的阴险人物,现在忽然说出这番话,让他觉得很不妥!

  吴奎山,想干什么?

  抢……笑话,抢什么?

  吴川也不由看向吴奎山,一脸的慎重,沉声道:“吴校长,适可而止!”

  吴奎山笑了起来,点头道:“那是当然,这样吧,其他人都先出去吧,我和两位老总单独谈谈,如何?”

  方平一脸茫然,马上道:“校长,我留下!”

  吴奎山看了他一眼,笑道:“好,你想当魔武校长,那就留下,其他人麻烦先离开,事情会有一个结果的。”

  吴川众人都皱眉不已,吴奎山到底想干什么?

  何止他们,郑明宏两人也一脸难看,吴奎山要干嘛?

  这阴险的家伙,可比方平难对付多了。

  别看最近没什么表现,可魔武这些年来,在老校长专注校内事务的时候,外务都是吴奎山在处理。

  方平再狡猾,和吴奎山比,其实还是嫩了点。

  而且,实力也不可同日而语。

  ps:抱歉,写的有些不在状态,今天到这了,有些失策……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全球高武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