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龙剑魔法与少年 277 第二百七十七章 君正的指导

  第二百七十七章君正的指导

  君正继续前行,楚江河则默默的跟在他身后,双手抱在脑后慢悠悠的晃荡着,看着身边不时经过的学生们,很有一番闲情雅致的样子。

  君正身姿挺拔的走在前面,身穿象征风纪委会长的华丽制服,整体纯黑的衣服上金色图纹比例几乎占据了四分之一,肩膀上五星的纽扣流苏随风而动,尽显低调奢华,看样子早就做好了赴宴的准备,即使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也依旧吸引了许多学生的目光。

  大概是因为刚刚经历了自由日的动乱,所以终于明白了秩序的可贵,风纪委成员的地位明显上升了很多,大家往日敬畏的目光温暖了许多。

  绕绕弯弯走到了轩昂居的猛字楼下,君正这才停下了脚步,一直在背后考虑着怎么让会长透露更多内幕的楚江河一愣神,这才发现回到了自己的宿舍楼前。

  不等楚江河开口,君正便已经开口“五分钟内换好衣服,我在楼下等你。”

  看着会长自顾自背着手走到楼下的长椅上坐下,楚江河这才反应过来,看了眼自己的衣服,赶紧麻溜的往楼上跑去。

  厮混一天,上身的制服早在出门前就脱了扔在监控室的椅子上,再加上一番战斗追逐水里藏身,然后又在楼顶天台趴了一天,可想而知是个什么状态。

  重新换了一身干净整洁的制服,把徽章戴在胸前,重新汇合后,两人继续慢悠悠的徒步往荣耀馆走去。

  大概是在楼下做了几分钟后改变了主意,很清楚一直在身后默默思量如何开口的楚江河想问些什么的君正这次主动开口替他解释了疑惑。

  “风纪委员会会长,荣耀双王之一,摘除这些名头,我也只是一名普通的学生罢了,自然会有自己的喜恶。”

  “所以相对于作风嚣张桀骜的疾风会,我自然更加倾向作为正统的学生组织学生会,况且罗斯卡特和帝兰姬,一个桀骜狠辣的男生,一个大方友善美女,我自然是和帝兰姬主席的关系更好一点。”

  楚江河见会长再次主动开始讲话,急忙从从几步和他并肩而行,摆出了一副认真听讲的态度。

  对于这位自家会长,楚江河向来尊敬,其中因素很多,一个佩服他的为人和实力,二则是感激对方对自己的看好和悉心栽培。无亲无故,能做到这一点很是难得,楚江河记仇但也感恩,所以自从加入风纪委后一直认真的做事。

  说起来,除了大叔和老校长,君正算是第三个让他感觉可靠的人物。强子和秦姨是亲人般的关系暂且不提,大叔在东林那会儿整就一个邋遢的中年男人,抽烟喝酒每个星期定时去发廊按摩,吊儿郎当实在没啥长辈的样子,也就后来潇洒离去,不忘给楚江河留下了一堆后手,他才渐渐接受了这家伙是个可靠生猛的长辈。

  老校长慈祥威严但为人不死板,在他刚进入学校时一直嘘寒问暖,也很用心的往死里训练这位徒孙,虽然这些日子故意和他保持着距离,但也只是出于保护的目的,是位可靠的开明的爷爷。

  君正则扮演着类似哥哥的角色,沉稳可靠,默默的指导他,栽培他,所以对于他来说,愿意亲近并接受他的好意。

  楚江河斟酌了一下用词,出言试探“大家私下里都在说会长你和帝兰姬学姐关系亲密,甚至疑似恋人关系,看来倒也不是空穴来风。”

  身边的君正转过头了只是看了他一眼,便不再理会,完全把这件事当成了耳边风。

  不过这种做派却让楚江河心里一喜,默默猜测两人肯定有猫腻,不然的话以会长今天这幅摆明了和你开门见山讲解内幕的姿态,至少也该说个我们只是好友,最多互相欣赏之类的解释,结果直接不予理会,这还不是心虚的表现。

  不理会楚江河在身边胡思乱想的猜测,君正继续给身边的接班人上课“倾向学生会,不喜欢疾风会,倾向帝兰姬,不喜欢兰斯卡特,这只是我抛开身份站在个人立场上的喜恶,但身为维护校园公正秩序的风纪委会长,则不能这么简单的看待问题。”

  “学生会固然需要占据主导来管理学生们,以此来保证荣耀学风的正气,但着并不意味着我们就要和它联手去击垮疾风会,明白为什么吗。”

  楚江河低头思考,两人大概缓缓走出十多步后,他这才开始认真回答“学生会虽然目前在帝兰姬学姐的带领下风气不错,不过我听说前几届的表现比较一般,而且内部有点,唔,官僚?”

  “所以留下疾风会,一是为给学生会保持压力,二则是能制衡学校的势力,防止一方独大后的内部的腐朽衰退。毕竟帝兰姬学姐不会一直当学生会主席,所以身为风纪委的会长,可以稍微倾向学生会,但不能全盘倒向。”

  君正有些满意的点了点头“嗯,差不多是这样,风纪委的立身之本在于公正执法,所以绝对不能全盘倒向某一方。”

  “至于疾风会,虽然我不喜欢罗斯卡特的为人处事,但必须佩服其卓绝的实力,而且,疾风会这个社团的狼性,对一向中庸的荣耀来说,是一种很好的补充,有其必须存在的意义,将来某天甚至成为主流也未尝不可,毕竟狼性团体在竞争之中优势更大,也能有很好的发展。”

  第二百七十七章君正的指导

  君正继续前行,楚江河则默默的跟在他身后,双手抱在脑后慢悠悠的晃荡着,看着身边不时经过的学生们,很有一番闲情雅致的样子。

  君正身姿挺拔的走在前面,身穿象征风纪委会长的华丽制服,整体纯黑的衣服上金色图纹比例几乎占据了四分之一,肩膀上五星的纽扣流苏随风而动,尽显低调奢华,看样子早就做好了赴宴的准备,即使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也依旧吸引了许多学生的目光。

  大概是因为刚刚经历了自由日的动乱,所以终于明白了秩序的可贵,风纪委成员的地位明显上升了很多,大家往日敬畏的目光温暖了许多。

  绕绕弯弯走到了轩昂居的猛字楼下,君正这才停下了脚步,一直在背后考虑着怎么让会长透露更多内幕的楚江河一愣神,这才发现回到了自己的宿舍楼前。

  不等楚江河开口,君正便已经开口“五分钟内换好衣服,我在楼下等你。”

  看着会长自顾自背着手走到楼下的长椅上坐下,楚江河这才反应过来,看了眼自己的衣服,赶紧麻溜的往楼上跑去。

  厮混一天,上身的制服早在出门前就脱了扔在监控室的椅子上,再加上一番战斗追逐水里藏身,然后又在楼顶天台趴了一天,可想而知是个什么状态。

  重新换了一身干净整洁的制服,把徽章戴在胸前,重新汇合后,两人继续慢悠悠的徒步往荣耀馆走去。

  大概是在楼下做了几分钟后改变了主意,很清楚一直在身后默默思量如何开口的楚江河想问些什么的君正这次主动开口替他解释了疑惑。

  “风纪委员会会长,荣耀双王之一,摘除这些名头,我也只是一名普通的学生罢了,自然会有自己的喜恶。”

  “所以相对于作风嚣张桀骜的疾风会,我自然更加倾向作为正统的学生组织学生会,况且罗斯卡特和帝兰姬,一个桀骜狠辣的男生,一个大方友善美女,我自然是和帝兰姬主席的关系更好一点。”

  楚江河见会长再次主动开始讲话,急忙从从几步和他并肩而行,摆出了一副认真听讲的态度。

  对于这位自家会长,楚江河向来尊敬,其中因素很多,一个佩服他的为人和实力,二则是感激对方对自己的看好和悉心栽培。无亲无故,能做到这一点很是难得,楚江河记仇但也感恩,所以自从加入风纪委后一直认真的做事。

  说起来,除了大叔和老校长,君正算是第三个让他感觉可靠的人物。强子和秦姨是亲人般的关系暂且不提,大叔在东林那会儿整就一个邋遢的中年男人,抽烟喝酒每个星期定时去发廊按摩,吊儿郎当实在没啥长辈的样子,也就后来潇洒离去,不忘给楚江河留下了一堆后手,他才渐渐接受了这家伙是个可靠生猛的长辈。

  老校长慈祥威严但为人不死板,在他刚进入学校时一直嘘寒问暖,也很用心的往死里训练这位徒孙,虽然这些日子故意和他保持着距离,但也只是出于保护的目的,是位可靠的开明的爷爷。

  君正则扮演着类似哥哥的角色,沉稳可靠,默默的指导他,栽培他,所以对于他来说,愿意亲近并接受他的好意。

  楚江河斟酌了一下用词,出言试探“大家私下里都在说会长你和帝兰姬学姐关系亲密,甚至疑似恋人关系,看来倒也不是空穴来风。”

  身边的君正转过头了只是看了他一眼,便不再理会,完全把这件事当成了耳边风。

  不过这种做派却让楚江河心里一喜,默默猜测两人肯定有猫腻,不然的话以会长今天这幅摆明了和你开门见山讲解内幕的姿态,至少也该说个我们只是好友,最多互相欣赏之类的解释,结果直接不予理会,这还不是心虚的表现。

  不理会楚江河在身边胡思乱想的猜测,君正继续给身边的接班人上课“倾向学生会,不喜欢疾风会,倾向帝兰姬,不喜欢兰斯卡特,这只是我抛开身份站在个人立场上的喜恶,但身为维护校园公正秩序的风纪委会长,则不能这么简单的看待问题。”

  “学生会固然需要占据主导来管理学生们,以此来保证荣耀学风的正气,但着并不意味着我们就要和它联手去击垮疾风会,明白为什么吗。”

  楚江河低头思考,两人大概缓缓走出十多步后,他这才开始认真回答“学生会虽然目前在帝兰姬学姐的带领下风气不错,不过我听说前几届的表现比较一般,而且内部有点,唔,官僚?”

  “所以留下疾风会,一是为给学生会保持压力,二则是能制衡学校的势力,防止一方独大后的内部的腐朽衰退。毕竟帝兰姬学姐不会一直当学生会主席,所以身为风纪委的会长,可以稍微倾向学生会,但不能全盘倒向。”

  君正有些满意的点了点头“嗯,差不多是这样,风纪委的立身之本在于公正执法,所以绝对不能全盘倒向某一方。”

  “至于疾风会,虽然我不喜欢罗斯卡特的为人处事,但必须佩服其卓绝的实力,而且,疾风会这个社团的狼性,对一向中庸的荣耀来说,是一种很好的补充,有其必须存在的意义,将来某天甚至成为主流也未尝不可,毕竟狼性团体在竞争之中优势更大,也能有很好的发展。”

  不理会楚江河在身边胡思乱想的猜测,君正继续给身边的接班人上课“倾向学生会,不喜欢疾风会,倾向帝兰姬,不喜欢兰斯卡特,这只是我抛开身份站在个人立场上的喜恶,但身为维护校园公正秩序的风纪委会长,则不能这么简单的看待问题。”

  “学生会固然需要占据主导来管理学生们,以此来保证荣耀学风的正气,但着并不意味着我们就要和它联手去击垮疾风会,明白为什么吗。”

  楚江河低头思考,两人大概缓缓走出十多步后,他这才开始认真回答“学生会虽然目前在帝兰姬学姐的带领下风气不错,不过我听说前几届的表现比较一般,而且内部有点,唔,官僚?”

  “所以留下疾风会,一是为给学生会保持压力,二则是能制衡学校的势力,防止一方独大后的内部的腐朽衰退。毕竟帝兰姬学姐不会一直当学生会主席,所以身为风纪委的会长,可以稍微倾向学生会,但不能全盘倒向。”

  君正有些满意的点了点头“嗯,差不多是这样,风纪委的立身之本在于公正执法,所以绝对不能全盘倒向某一方。”

  “至于疾风会,虽然我不喜欢罗斯卡特的为人处事,但必须佩服其卓绝的实力,而且,疾风会这个社团的狼性,对一向中庸的荣耀来说,是一种很好的补充,有其必须存在的意义,将来某天甚至成为主流也未尝不可,毕竟狼性团体在竞争之中优势更大,也能有很好的发展。”

  。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龙剑魔法与少年 567中文 www.xntk.net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