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突然无敌了 534 第五百三十四章 老鬼,愿世贤

  黑暗之中雷霆亿万重,混沌气西汹涌。

  这样可怕的景象却一凝聚便是散开,像是在害怕,不敢靠近。

  道天钧坐镇域外虚无,压塌了道!

  其周身有魔龙王躯盘绕,威势动万古,举世无双。

  他一人镇压双帝七准仙帝劫,看得仙魔神心惊肉跳,皮骨发寒,一般而言劫罚是不允许他人插手的,一插手只会更凶猛,但是道天钧却是例外。

  “他成无上了?”

  仙魔不得不发出这样的疑问,不是成为无上的话,怎么会有这样的能力?

  时间推移,又是一年的时间过去。

  双帝渡劫成功。

  说是渡劫不如说是安稳的晋升,没有经受雷罚的轰击。

  到了仙帝层次,雷劫淬体是不存在的,雷劫只是单纯的想要毁灭,这也是为什么无上族群都有抵御仙帝雷劫的阵法,为的就是抵御,没有别的意思。

  而今雷劫太强大,阵法无用,道天钧以身压乾坤,镇压帝劫。

  “又一件大事。”

  仙魔咂舌。

  短暂的岁月,残荒地诞生三位禁忌,七位准仙帝,这样的事情残荒地大敌知道必然头疼。

  虚无中,道天钧双眸流转,他俯仰天地,扫视黑暗十方界。

  “没有人来么。”

  低语声从其口中响起,没有传出,只在其口中萦绕。

  言语间,乌眸有失望的色彩。

  残荒地三禁忌仙帝,七尊准仙帝渡劫,大敌竟是没有一个人来阻拦,他原本还想借此出手,镇压一两位仙帝禁忌,在提取一些精粹之力。

  他起身踏入族地之中。

  狐云、敖静慈等人都是对着道天钧点头,无声感谢。

  道天钧脸上有淡笑,“这没什么,只是阿摩殇各族一个人都没来,让人失望。”

  闻言,武童天拄着拐杖敲击地面。

  “他们可不敢,害怕来了会陨落。”

  苍老的笑音响起。

  这是实话,非阿谀奉承,道天钧斩掉了一尊受伤的无上禁忌,传说中的传说死于其手,谁敢乱来,那是找死。

  “魔龙王的事情被他们知道了么?”

  道天钧询问。

  “应该是没有,目前阿摩殇各族都不知道,至少表面上是这样,至于更上面那就不知道了。”武童天依旧笑呵呵,他很少露出什么凝重的色彩,给人一种慈祥爷爷的感觉。

  “就算是知道也没事。”

  道天钧说道。

  经历半个纪元,魔龙王的伤势逐渐的回复,而随着恢复,速度只会越来越快,要不了多久,魔龙王会再次现世。

  之后,道天钧看着闭关的火动云他们。

  “接下来还要多劳烦武老费心了。”道天钧行礼。

  “不碍事,我人老了不想动,待在残荒地,偶尔镇压一些小贼理所应当的。”武童天笑呵呵,而后他脸上有差异的神色,“你这是打算要去哪里?”

  这时候狐云、火皇、火王他们都是看来。

  他们听出来道天钧这是要出去。

  “我打算去红尘五地一趟。”道天钧说道。

  之所以去红尘五地是因为上古辰家出现,如果所料不差,辰家的出现与辰南有关系,那么小晨曦也许会有危险,龙宝宝的情况他也想去看看。

  龙宝宝是真龙一族最杰出的族人之一,昔年有望成就无上,要不是遭到了广元算计,它或许还真能成为无上。

  同时,最重要的是道天钧打算去接珂珂。

  这半个纪元时间过去,珂珂也应该融合完毕了,失乐园,那可是魔龙王炼制的世界法器,对它有好处,珂珂回归等同于多一个仙帝,打不动的仙帝玄武,哪怕珂珂是极巅仙王也是如此。

  失乐园的强大,有目共睹!

  而后道天钧又炼制了一批香玉,便是离开了。

  此刻的他也有些明白了,为什么族人越是修为高,就越容易神龙见首不见尾,他们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有时候会在这里,有时候又出现在那里。

  族人与他一样,很多时候,因果的感应导致了他们经常四处走动。

  这一次。

  道天钧前往红尘五地,没有人跟随过去。

  火柔云突破要巩固,小梦则在为突破仙帝做准备,至于其他人也是要做突破,或者是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在去之前。

  道天钧推演了珂珂与龙宝宝、辰南的情况,让他意外的是他们竟然不在红尘五地了。

  “人世间?”道天钧诧异,没有想到他们会从红尘进入人世间,这跨度有点大啊。

  人世间。

  与人间、红尘相同,共分九天大天地。

  它与红尘不一样的是,九片天地皆是大天地,每一片天地都是大得吓人,强者众多,而让人意外的事情,人世间的天地都曾经破碎过。

  其中还有三块是被魔龙王拍碎!

  天地每一次破碎,仿佛都是新生的开始,新的天地都会比之以前都要庞大,这是从未有变动过的,不过这不是定律,因为红尘九地就不属于这一列。

  人世间四地。

  道天钧走出这片天地的族地。

  他俯仰这片浩瀚天地,比起红尘一地都是不逞多让了。

  行走在九天虚空,道天钧耳畔中听到了很多话音,众生心声,亦是有修士论道音。

  “人世间三地出了件大事。”

  一道声音引起了道天钧的注意。

  那是从一个准仙帝建立的道统中传出,其中两位极巅仙王在细声低语。

  “发生了什么大事?”

  “阴鸦的追随者在那片天地出现。”

  阴鸦,李七夜,上苍最不能招惹的无上,谁要是与他结仇,很可能在未来的岁月稀里糊涂就死了,这不是说笑的,历史是最好的证明。

  而李七夜的强大,他虽然没有自己的道统,但是其弟子、追随者太多了,那些人没有一个是弱者,皆是弥天的大人物,仙帝、准仙帝众多。

  其中有一些人还建立的自己的道统,成立了禁忌仙国,强大得可以想象。

  “李……阴鸦的追随者?是谁?”

  “步怜香、梅素瑶、紫翠凝……”

  另一个仙王开口,口中道出了一个个名字,这名字代表的人都极其的强大,皆为准仙帝传说大人物,乃是上苍古史上有名的女修者。

  而她们皆是李七夜的追随者。

  其中梅素瑶的名字,道天钧不会陌生,他曾经询问过北斗的长河宗,是否有这个人,只是得到的是不知道,而后才知道,有这个名字,只是被宗门洗掉了,没有载入史册。

  说起来天古尸地还有一个准帝出世,与她有大关系,是梅素瑶的侍女,药宛。

  “其中还有一个大人物,就是因为她的出现,让人世间三地动荡。”

  “嗯?”

  “鸿……天女帝。”

  仙王道出了是谁,特意拉长了音,规避了因果。

  “古祖?”道天钧没想到鸿天女祖会在人世间三地,这倒是让他意外,她不是在李七夜的身边么?

  而后他就明白了是什么事情。

  “那位女帝与梅素瑶她们借石韵道统的传送大阵,横渡向五方天。”

  这样几尊强者出现,一举一动都是惊人的,忽然出现,前往五方天,哪怕是什么事情都足以然让人世间震动。

  更别说鸿天女帝这样一尊存在在其中,她身份很特殊,不止是李七夜的追随者,还有另一层身份是残荒地族人。

  去五方天?与佛、老鬼他们有关系么?

  道天钧想到了不久前族人告诉他的消息,佛、老鬼、李七夜似乎联手了要做一些事情针对混沌一族,鸿天古祖去五方天也许就是为了这件事。

  “有趣,看来有时间的话去一趟五方天也不错。”

  心中思索。

  倏地,道天钧豁然看向下方一片方向。

  一道熟悉的身影引入眼帘。

  “是他!”道天钧双瞳闪动精芒。

  在下方有一座仙城,修士众多,车水马龙,这是一个仙王家族的附属城池。

  而在这众多的人影中道天钧注意到了一个人影。

  其身着麻布古衣,有一头乌发,如瀑般垂散肩后,五官并不算俊美,却十分耐看,有着淳朴与爽朗。

  麻布男子平静的走在仙城中。

  他看起来与世格格不入,却又深处在红尘中,为被欺负的修士出头,为受伤古兽疗伤。

  “谢谢。”有修士被仙城中的大族打伤,麻衣男子出手,阻止了下来,让修士感激。

  麻衣男子微笑。

  而那些大族的生灵脸色皆是忌惮,转身离开了。

  这个人很强大,比起他们族中老祖都要强绝太多了,很可能是某一些老妖怪。

  对此,麻衣男子脸上始终保持着温笑。

  旋即就是继续前进,仿佛这里是他人生的一个过站,并不将自己帮助修士因此得罪大族的事情放在眼中。

  “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麻衣男子脚步骤然一顿,他听到了耳畔中一道声音传来,虚无缥缈。

  闻言,他举目四望。

  没有一个人,修士行色匆匆,或是有叫呼声,一切依旧。

  等到他回头时,他的前面不止何时出现一个男子,身绕神芒,他的出现很突兀,就这么忽然出现,但是周围的人仿佛没有看到一般,亦或者是看到,却不觉得奇怪。

  而这明明应该奇怪的事情,但是就是没有人去在意。

  透发着诡异。

  “愿世贤。”站在前方,神芒缭绕自身的男子再次开口,延续上一段话。

  麻衣男子微怔,目光落在道天钧身上。

  他的脸上有着错愕,旋即便是露出微笑,伸出手指,指着不远处的一家酒楼,“要去喝一杯么?”

  “自然。”道天钧微笑。

  两人就这么走向酒楼,门口的小修士见到后特意多看了两人一眼。

  小修士口中嘀咕道。

  “奇怪,错觉吗?怎么这两个人和以前的一些人不一样?”

  眼力过人的他,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感觉这两个人气质很特殊,尤其是另一个人,不由自主间会被他吸引过去。

  酒楼中也有人注意到了。

  “这是哪个大族中的少主红尘历练?还是仙王大族的继承人?”

  “我知道那个人,在刚刚我看到他得罪了酒神道统的人。”

  没有人能想到,这里会坐着一位禁忌仙帝与准仙帝,两位传说坐在普通的酒楼中喝着最寻常的酒水。

  “两位客人要什么?”

  闻言,道天钧指着菜单,指了下其中一样东西。

  “除了它,全上来一遍。”

  “额……好勒。”

  小修士怔了下,立刻麻溜的去厨房吩咐了。

  愿世贤轻饮了一口桌上茶水,脸上有笑容,“你还是没有变化,我听到了你很多消息,听闻你杀了一位无上,还杀了多位仙帝,那么多事情,那么久你却始终不变。”

  “天塌地灭,混沌重演,我的心始终不变,依旧带着热血,不论如何变化,我始终是我,唯一独一。”

  道天钧拿起愿世贤为自己满上的茶水,轻嘬了一口。

  他轻呼一口气,望着茶水。

  “好茶好水,只可惜比起以前我们喝的要差一些。”

  “瑶池招待的岂会差。”愿世贤飒然一笑。

  昔年他们有过一面之缘,而今一晃岁月,再次相见已经是数百万年后,曾经在北斗那片宇宙相见,谁能想到下一次见到却是在上苍人世间。

  “你要是愿意,我们下一次可以在瑶池在叙一杯。”

  道天钧脸上有爽朗的笑容。

  他拿过小修士递过来仙酿,道出酒水,没于酒杯,溢散清香,馥郁浓厚。

  闻言,愿世贤一饮而尽。

  “自然。”

  瑶池还在,北斗那片世界如今就在红尘一地,唯一变化的是世界变了,不再是和以前一样。

  在一旁小修士眸光古怪的看着这两人,而后低下了脑袋。

  这是哪里来的神经病?

  修炼到了脑壳出问题了不成。

  他算是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觉得这两人特殊,感情是脑子出了问题的大族少主?

  还杀了无上,宰了多位仙帝?

  不过职业素养让小修士将神绪都是隐藏了下来,脑袋低着,默默的端上菜肴。

  其实不要说小修士了,酒楼的其他修者都是诧异连连,他们注意到了两人特殊,下意识的关注,没想到听到这样的话。

  有人无语,更是有人笑出了声。

  “这是炼的白日做梦道么?”

  讥笑的人来自一些有势力的人,只是他们笑,却未曾影响到道天钧和愿世贤。

  “道兄你不打算来次人前显圣么。”愿世贤开了句玩笑。

  道天钧眉头微跳,脸上有笑容。

  “没有那份心了,或者说提不起那份心。”

  “哦?!”愿世贤轻抿酒水,“这可不像道兄你啊,我虽与你只有一面之缘,但是神交已久,昔年北斗可是被你闹得鸡飞狗跳,到处皆可闻你的显圣事迹。”

  “哈哈……”道天钧大笑。

  他夹起一块佳肴,“同样的味道,同样的材质,却在不同的地方,吃的时间也变了,自然又不同的感受。”

  说着,道天钧咀嚼。

  “我倒是愿意给愿兄你一次机会,怎么样?”

  愿世贤脸上笑容更胜,“道兄给机会,我受宠若惊啊。”

  在其言语落下之时。

  那之前讥笑他们两人厉害的家族强者脸上都是有红印,那是五指印,还有清脆的响声在酒楼中响起。

  见状,所有人大惊失色。

  这是什么手段?!

  那些家族众人也是骇然,想要开口,却立刻被人阻止。

  “不要轻举妄动。”

  酒楼有动静,愿世贤却像是没看到。

  他开口询问道天钧。

  “道兄我听闻你在闭关,现在出来,是小有所获了吗?”

  “算是有所获,只可惜那一步太难,走不出去。”道天钧说道,旋即他酒水一饮而尽,“愿兄我观你如今修为,根基厚实,看来距离成帝不远了,心结解开了么。”

  愿世贤的心愿是什么?为什么会去天古尸地。

  那是为了万德大帝。

  现在见到愿世贤,道天钧倒是提起了以前的好奇,万德大帝的生死。

  而后他很快就从愿世贤的口中得知了事情始末。

  万德大帝还活着,昔年进入天古尸地,万德大帝被人下了黑手,得到了灭族的诅咒,是天古尸地的一些大帝地仙出的手。

  只是后来万德大帝有了机缘,借此破而后立。

  在这之后便是漫长的沉睡,老鬼收下了他,万德大帝成为了为数不多的老鬼弟子,愿世贤这一去找到了万德大帝,这也是属于愿世贤的机缘。

  “也许这就是好人有好报吧。”道天钧出声。

  “嗯。”

  愿世贤轻应了一句。

  万德大帝还众多大帝中,战力最差,成帝亦是走了巧劲,但是最后反而是他走得更远,如今更是一尊仙帝。

  这一路走来坎坷,说是好人有好报,愿世贤、万德大帝反而不愿意有这样的好报,因为他们的族人都死了,死得只剩下他们两个。

  修为与族人,他们选择了族人。

  “愿兄这次在人世间四地出现是因为什么?”道天钧夹菜,随意一问。

  “老鬼要我来找一些生灵。”

  愿世贤笑道。

  “为了五方天那边的事情?”

  道天钧双眸闪烁。

  这一次他们对话酒楼中没有人听到了,涉及到了无上,他们遮蔽了感知。

  “道兄果然猜到了,残荒地想必也知道了一些事情,老鬼与阴鸦还有佛联手,而这次来就是为他们办事。”愿世贤没有保留,道出了自己的来意。

  “哦?!愿兄就这样告诉我不怕不妥么。”

  “没有什么不妥,这事你们残荒地也有参与,只是插手的不多,说起来我们同一个阵营,给你们知道也不算什么,老鬼知道了也不会说我什么。”

  “阵营……站队么。”

  “是。”

  愿世贤明白道天钧疑问是什么。

  道天钧眸光烁动,“以天为界限,划分阵营,这次对上的是混沌一族是什么阵营。”

  “听老鬼偶尔提起,他们助力天,为青天狗。”愿世贤道出自己的认知,这是他偶尔听到,具体就不知道了。

  “说起来我有一样东西给你道兄。”

  愿世贤说着取出一块泥牌,如同泥土做的牌子,只是破碎的厉害,上面有一个不完整的古老文字,看着很像“残”字。

  “在来时救过一个小生灵,他们一家人为了谢我,送我这个东西。”

  他觉得这个残字也许与道天钧所在的残荒地有缘,所以打算送给道天钧。

  见状,道天钧接过泥牌。

  一刹那。

  有一道只有道天钧能见的光芒从泥牌上浮现。

  “蜗皇功!”

  那缕光没入道天钧身躯,脑海中立刻浮现这样的字眼。

  是那么的熟悉,这是九祖的神通。

  蜗皇功。

  说是功,不如说是封印法,此功一出,封天困地,可瞒天过海,将一个人的生命、灵魂封印,令其不朽不灭,隐藏于红尘人间,无人可察觉。

  功法极致,可封一缕元神气机,给予人一命!

  这是九祖蜗皇的神功,道天钧立刻认出了,蜗皇功,据说至今无人成功,唯一大成的只有蜗皇,连龙王、荒他们都是没有大成。

  非他们弱,而是这极致大成缺少一件东西。

  蜗皇血。

  此功需要用蜗皇血才可大成,给予人一命,蜗皇很特殊,她的诞生集天地钟秀,听说昔年出生那一日,十八片天地都在为之颤动。

  “九祖。”道天钧望着泥牌。

  现在九祖神通,他已经不知不觉间习得了七个,还差两个。

  “看来我预感没有错,这东西果然与道兄有缘。”愿世贤看着道天钧神态变化,不禁出声。

  “这东西对我很重要,还要多谢愿兄。”

  道天钧说道。

  愿世贤双眸掠过精芒,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原本只是以为这是残荒地遗落在人世间的东西罢了,看来这东西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恐怖重要。

  “愿兄这次来人世间是打算找什么人?如果可以话,我愿意帮愿兄。”道天钧出声说道。

  这次愿世贤是为了找人,他倒是可以帮一下,不过他也想到了这事的重要性,愿世贤也可能不好诉说,特此一说。

  “要找这几个生灵。”

  愿世贤倒是没有隐瞒。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这几个人与接下来的一件事情有关,所以找他们过去。”

  诉说间,愿世贤手掌中出现唯有道天钧才能看到的光影。

  一共有两个,一人一兽。

  见状。

  道天钧古怪。

  “辰南,龙宝宝?”

  这一人一兽不是别人,正是辰南和龙宝宝,之所谓说是兽,主要是龙宝宝的造型,丝毫让人联想不起来这是一条龙,胖得和球一样,背后有对小翼,要不是小龙角还真的认不出来……

  ……

  今天在看看,是水还是不水,是快还是不快,或者刚刚好,读者大大说下,冰尘今日也大概能知道怎么样的节奏好了,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突然无敌了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