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归向 12.1 南进战略

  电气历661年6月14号,荆川进攻玉群。七万部队以荆襄要塞为据点,向北进攻。

  玉群的防御被南部装甲部队突破多层,兵败如山倒。

  电气历661年8月3号,‘匆忙准备好’的太云军队这才姗姗来迟,在荆川西部摆出了攻击姿态。这才制止了荆川对玉群的暴打。

  太云的救援算是迟了,但是寒山和塞西的动员更迟,而且就算是完成动员,也更像是象征意义的出兵。

  如此扣扣索索的样子,将纵盟内部的间隙暴露在各国眼中,纵盟已经基本名存实亡。

  最终在太云的调停下,玉群割地换取了荆川停止攻击。

  自此东大陆之间,弱者和弱者之间矛盾愈演愈烈,强者则更能在弱者之间的矛盾中牟利。

  ……

  沙暴集团在海洋上的扩张也碰到了强硬的反弹。相对于陆地,由于海洋上的交通方便,战略的空间尺度挪移非常大。

  从660年末开始,赵宣檄为了预防海人类威胁自己的战略后方,则是一路向南,横跨了三千公里,在南方多个岛屿建立了一系列军事基地。

  每个军事基地都是要塞化的堡垒,驻守人员只有一百人,布置了大量的空艇,还有无人机。这些岛链条构成了一个补给线。

  沙暴集团购买的三十多老式艘驱逐舰,在这些岛屿之间定期巡航。而兵力则是长驱直入,进入了南方一个二十万平方公里的巨大岛屿上,成功地将防御推到临近赤道的地区。

  【而就是在这里,沙暴集团遇到了海人类军事势力强有力的反击】

  在南洋第三大岛屿东北角,一排排营房在山体的背面建造。而在山体上方,多个观察哨部署在此,大量无人飞艇在岛屿上空维持制空制电磁权,同时地面上,三百二十个战斗组部署在这个岛屿上。

  赵宣檄现在控制了该岛屿三分之一的海岸线,五分之三的土地。海人类在该岛屿上西南侧登陆,占据三分之二海岸线。

  而从战略地图上来看,赵宣檄占据的地盘,就是从北向南凸起。如同一个半包围朝着岛屿内部渗透。如同在玩‘剪刀石头布’,如果说海人类的控制区是‘布’,那么沙暴控制区就是被包着的‘拳头’。

  在海人类占据的后方是这样的场景——

  一架架螺旋桨直升机在天空中飘浮,这类螺旋桨是达芬奇式直升机,并不是现代直升机的多个桨叶子,而是一个螺旋面。

  这种烧煤粉的内燃机直升机,在岛屿上飘荡,拖出了一个个标志性的黑烟。

  而这些武装直升机的下方,是山坡和河流浑然一体的岛屿大地,岛屿内部地形复杂,而在滨海二十公里的地区则较为平坦。一个个机械要塞如同图钉一样钉在岛屿边缘。

  这些机械要塞高三米直径百米,外壳的金属板锈迹斑斑,有着复杂的管道体系,有的是在排水,有的冒蒸汽、白烟。

  在要塞顶部,一个个大型探照灯对着周围闪烁,并且安装了七八个直径一米或者两米的平板电磁发射器。

  这些铁板块除了充当雷达,就是对着岛屿天空释放干扰电磁波。一旦有非己方无人机以及导引火箭弹进入,这些闪光灯和干扰雷达会干扰无人机侦查,破坏导引弹打击精度。

  而在要塞两三公里外,分布着一个个可容纳重机甲的防御战壕,堑壕边缘墙体用混凝土和沙袋多重加固。

  这些据点异常坚固,海人类有着绝对的物资优势支持,并且在海上炮火掩护以及地面推土机不断施工下,正在对北方海岸线推进。

  海人类的战术重点很简单,那就是彻底占领所有海岸线。当所有海岸线都被占领,岛屿内部和外部联系断绝,他们就赢了。

  而赵宣檄,则是依托内陆机动优势去袭击南方海岸线。

  虽然沙暴集团的驱逐舰队在吨位上和海人类不成正比,但绕过海人类海军主力,赶到该地区用舰炮配合陆军进攻,还是做得到的。

  而海人类虽然想要进行稳步绞杀,面对赵宣檄的反击,所掌握的多段海岸线丢失后,也不得不派出笨重的机甲,向着岛屿内部进军。

  海人类的指挥官明知道机甲在岛屿上并不占优势,但是也必须要打,因为不打的话,北方陆人类突击部队就在岛屿内畅通无阻,进而能够肆无忌惮地袭击任何一段海岸线据点。

  【所以双方在岛屿上进行了拉锯战】

  电气历661年8月23号,在岛屿中部,某个山坳中。

  由于夜间刚刚下了一场大雨,所以岛屿上多个路段湿滑。

  一只海人类军团正在艰难地在山路上行军,身着两三百公斤动力甲的海人类战兵,在灌木繁盛的草丛中直接蹚过了一条路。

  当这只海人类战队行进到半山腰时候。

  突然间,天空中漂浮的螺旋面直升机发出了警告,在海人类长官的大吼声中,海人类士兵们熟练地卧倒。

  并且此时队伍中的一些高三点几米,并且符合黄金分割比例的人型机甲,立刻蹲下来,启动了光学魔法,使得该小队附近的光线被周围折射过来的草木色彩填充。这种海人类的殖装科技在近期作战中效果良好。

  苏鴷(光灵)帮赵宣檄给这种机甲取的代号,为‘幻影’。

  但是现在这个路段很显然早就有陆人类部队埋伏了。幻影机甲的光隐技能启动迟了。

  在海人类隐蔽的阵地上,‘砰’的一声脆响。

  幻影机甲钢壳上迸射出了火花,然后轰然倒地。整个周围的光隐身效果消失。

  这个战果是十五毫米口径狙击弹取得的。当然,开火同时也就暴露了自己。

  天空中的螺旋面直升机很显然发现了开枪的陆人类狙击手,开始降低高度。下降过程中,轰隆隆的噪音比拖拉机还大,直升机外挂的火箭预备发射,对狙击手所在的地方进行洗地。

  不过战争,就是套中有套。

  三公里外,另一个山坡上。

  陆人类特战队也埋伏了几个小时。刚刚直升机在高空中飞,陆人类实在无法保证首发命中度,而现在这个直升机降低高度,并且准备悬停,速度变慢。

  带着草叶子伪装的单兵导弹部队立刻站起来,对着直升机发射了导引火箭弹。火箭弹拖着白烟,在导引法术的指引下,修正风偏所产生的弹道弯曲。

  导引弹飞射到了螺旋面直升机四米附近爆炸,大量的长三厘米的长杆破片覆盖了十五米直径的空间,直升机座舱外壳被打成了蜂窝,内部人员被重伤,带着血液的破片还在舱内弹了几下,飞机瞬间失去了平衡,开始歪斜下降。

  螺旋桨乱甩风声是飞机失控的前奏。

  几秒后,‘轰隆’一声,直升机砸在了山坡上,溅射出了大量的火花。

  当海人类的空中武装被歼灭后,战斗开始剧烈爆发。陆人类和海人类的迫击炮在复杂的山体地形中对射,碎石还有树木被炸飞,尘土在山沟中飞扬。

  交火只持续了十五分钟,沙暴集团袭击部队给予海人类重创后,迅速撤离。

  【这场交战的情况,十分钟不到,就送到赵宣檄面前】

  在不透光的帐篷中,一个白炽灯在帐篷中亮着,帐篷内温度四十度,而且由于湿度很大,非常闷热。

  坐在帐篷中的赵宣檄,大致看了一下己方损失报告,随后目光继续看着地图上的情况。一场伏击战小小的胜利,并无法让指挥部内的人乐观。

  就在三个小时前,东部第17段海岸线上,海人类在舰炮掩护下重新建立了要塞基地。海人类掌控的海岸线段,向北推进了四十公里。

  赵宣檄现在笔在地图上勾勒的进攻方案,就是试图将某段海岸线给夺回来。

  此时两方在岛屿上的战事处于僵持状态。双方都有海上补给,谁都无法在短期内将对方彻底逐出岛屿。

  就在赵宣檄咬着笔头时。

  一旁的参谋提示到:“大人,我们需要医师,还有大量药物。目前的消耗战,我军处于下风。我们的人,出现痢疾、虫热病,非战斗减员严重。”

  赵宣檄捏着笔,轻语道:“等我长城到了,一切就会扭转的。”

  此时赵宣檄已经有些后悔将战线向南推得那么长了,以至于现在进退不得。

  而参谋似乎以为赵宣檄还没有认识到情况严重性,继续补充道:“我不否认长城对对抗有利。长城加入,我们依旧要面对,他们在海岸的机械堡垒。我们在重火力上依然是劣势。如果您要死磕这个岛屿,我预计我们要损失两百个以上的战斗小组(约为三千人)。”

  三千人的损失,是赵宣檄现在军事力量总量的四分之一,是绝对不可承受的力量损失。海人类在这个岛屿上部署的两万人,目前的消耗和陆人类是一比七,但是海人类消耗得起,赵宣檄消耗不起。

  赵宣檄摆了摆手,对参谋官示意自己已经知道严重性,然后准备继续集中注意力看地图的时候,一旁木门打开,一位士官推门进入,低声对着赵宣檄汇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浙宁那边,舰队正在以‘严查走私’的名义,开始控制向南的航道。虽然还没有彻底封锁航道,但是很显然是借这个机会想要讹诈勒索。

  然后赵宣檄听到消息,手上的笔抖了一下。抚了一下额头,揉了揉太阳穴上不自觉冒出的青筋,深呼一口气后说道:“现在,我们先集中注意力讨论南边的情况。”

  此次战争中,赵宣檄最大的失误,就是错误地估计了海人类的作战决心。

  ……

  在巨岛屿南部的海面上。

  一艘吨位七万吨的巨大战舰在此停泊。这艘战舰不能说是战列舰,前后就三门一百二十毫米的“小口径”舰炮。

  该大型战舰,有三个直升机起降的平台,三个雷达球。

  而最为特殊的是,舰体中部,一个半径七米的鼓包。这个鼓包,十七米高度,仅比战舰的烟囱略低。

  鼓包内有一个大型培养缸,内部的温度控制电子系统,以及养料输送的管道系统复杂而精确,保障一百五十吨子灵组合体运作。

  这个发着蓝光的大型培养仓,让战舰的中部犹如萤火虫的屁股,在雾蒙蒙的海面上闪着微弱的光。

  如此大型的灵装,其效果,就是集长城和将军的法脉职能为一体。

  该战舰的半球领域范围超过五公里,请注意是半球形,目前陆地上超过五公里的法脉都是束状法脉。

  该战舰将军职业系灵脉发射的每一个光粒,可以将几百个G的信息,在七秒内传送到两百公里范围内的战舰和机甲上,执行复杂的战斗指挥。

  这就是此时代海人类最顶级战斗平台——领域指挥舰。

  此项武备起源,要追溯到一千四百年前。

  当时,奥卡人堡垒职业和主力舰的结合,在大海战上,用精准的炮击给了海人类凑出来的主力舰队成吨的伤害。

  海人类沉入海底的战舰吨位达到数百万吨,这样巨大的损失刺激了海人类的通灵师们,他们开始下定决心研究能制造领域的法脉。

  经过四百年的努力,也就秉核在陆地上同步搞学校体系的时代。

  海人类弄出了领域舰。这是一艘庞然大物,该战舰耗费的钢材、船用轴承价格不菲。而内部生物维护装置,更是大头中的大头。

  并且这个领域舰的子灵还经常容易损坏,所以还需要一位高级通灵师为其提供修理、三位高阶灵装师保障操控准确。

  海人类联邦政权维持领域舰的难度,并不比二十一世纪早期美国维持航母战斗群要简单多少。

  陆人类的文献,最早记录领域舰队是在蒸汽历1139年。

  威斯特在经营南方殖民地时和海人类发生了冲突。领域舰当时轰炸了威斯特的多艘轻型舰艇。当然在一年后,也就是在1140年,三位来自威斯特的堡垒职业者在沿海,隔着一百二十公里,用重型导引弹和海人类舰队对轰,一枚两百公斤的导引弹头从天空直接砸中了一条领域舰。

  好吧,从那以后,海人类动用领域舰很慎重了,不轻易开到大陆沿海。但是也学会了,将领域舰和重型火箭弹,这两种东西组合起来。

  现在海面上,在初步扫描侦查了岛屿上方空域,陆人类的飞艇和无人机数量后。

  这艘领域舰正在海面上做大范围的机动,海水从方型舰尾的地方分开,战舰上层三个球形雷达在阳光下白得发亮。

  将视线穿透战舰内部,战舰核心装甲区内。

  一个直径五米的淡蓝色营养池内,犹如贝壳外形的灵装机械仓对接着大量透明的触手,每一个触手内部都闪烁着光——这是法脉控制体系。这个池子,对接领域舰中巨桶内的子灵复合体。

  机械贝壳打开,一个全身洁白、看不到毛孔的人,从贝壳中走下来。旁边待命的仆人,这时将衣服给他披上。

  瀚海汲月,八级通灵师,现在负责维护这艘浮城级领域舰灵装聚合体的维护。七阶以上通灵师为高阶通灵师,这个级别的通灵师是海人类社会中贵族中的贵族,全球总数不超过九百人。

  瀚海家族作为整个星球上最强大的四个海人类家族之一,也只拥有121位高阶通灵师。

  而瀚海这个势力虽然封存了多达二十艘领域战舰舰体,但是现在却因为人员难以就位,只维持了三艘浮城级领域舰在役。

  正和二十一世纪地球超级大国,不能加大产能将航母爆个几倍的道理相同。

  说简单一点就是“有钱造没钱养”。说得详细一点就是,需要太多高等人才的“工作量”来维持相关军事体系的工作。

  每一个生产、研发、军事领域背后都代表着巨量的工作任务,二十一世纪的国家能出资创造良好条件,吸引社会各界高级人才来进入该领域,将其中各项工作撑起来。

  但是海人类社会远没有到达资本主义时代。海人类社会金钱作用很小,这是一个高度阶级化的社会,钱的作用并不大。

  海人类所有的人才全部都是贵族,为所在阶级的特权而履行责任。

  海人类平民中没有教育机会,亦或是只受到很浅薄的教育。其大型战舰制造,还有灵装的生产和控制,都只是海人类人口中百分之五来负责。

  假若海人类社会现在实行‘对外开放”,实行招商引资。

  当外部陆人类国家带来几百亿资金砸下去,还是无法刺激生产。海人类平民教育水平决定了其生产水平,怎么刺激都没用。因为海人类的生产力就只在那百分之五上层。

  就以现在这场战争来说:为什么赵宣檄在千鳌岛打胜后,将战线推到南边,海人类才反击?——因为海人类中的炮灰,绿发者要训练一年多,才能知道如何操作武器、如何听明白指令,进入战场。

  此时赵宣檄后悔自己战线拉得太长,陷入了泥潭,海人类何尝不是被赵宣檄快速打到统治核心附近,弄得手忙脚乱。

  在现在这个岛屿上,海人类投入作战机甲比例特别高,在交战中贵族损伤巨大。沙暴集团不断歼灭海人类贵族,其实是打的海人类很疼。

  【视角回到战舰内,白色标准化的舰舱中】

  瀚海汲月这位八级通灵师身上,一条条细小法脉的光路,在洁白的皮肤上闪烁。通灵师身上灵脉和陆人类上位职业者的灵脉,是同一个级别的。

  瀚海汲月路过钢铁走道,来到了自己的专属房间。坐在座椅上,一个机械臂将显示器放在了他面前。

  显示器上一个个战服窗口,瀚海汲月考虑了下,对着其中的一个投影点了一下。

  在两列两米高的机械窗中,其中一列上第三组窗口打开,一个一点五米长的机械仓弹了出来,一套浅蓝色的战服在挂架上伸出来。

  海人类极少认可陆人类,而战服技术就是这极少中的一个。

  瀚海汲月是机械战服的狂热控,这种喜好是来自他的父亲。

  在近几十年,他的父亲甚至试图怂恿家族,派遣舰队突袭陆地,专门去抓捕能够制造动力战服的陆人类职业者。不过确定的能够制造先进动力服的陆人类家族都在内陆军事要塞,故失望地放弃了这个计划。

  瀚海汲月穿好动力服,来到了战舰内一个电焊气味非常浓的机械仓,这是海人类的工程车间。

  瀚海汲月到来后,一位正在操控机械章鱼臂的控灵师对瀚海汲月敬礼。这位控灵师身上有陆人类的血脉,也存在机械师的传承。

  而现在在机械仓中,挂着一个个来自前方缴获的动力服机械残骸。在连续一个月的战斗中,沙暴集团也有不少战损,一些尸体和机械服残留在战场上,被海人类收集。

  控灵师:“冕下。”

  瀚海汲月:“好了,测试得怎么样了,我听说这次陆人类单兵作战服普及率很高,而且性能先进,是机械肌肉有什么特殊吗?”

  控灵师:“不,是控制系统的优势。机械肌肉越多,越难协调。而这些芯片的计算能力,要远胜过我们以前获得的芯片,在机械肌肉的控制上更加灵活精巧。还有,在陀螺仪的技术上,似乎有着独特工艺。”

  瀚海汲月思忖:“这么说,这个陆人类势力有自己的机械战服制造技术?!”

  控灵师:“是的,这样的技术是属于内陆超级强国的级别。”

  瀚海汲月:“内陆强国?浙宁吗?”

  控灵师低头看了看桌面上战甲模块,用学者的语气道:“是远比浙宁强的国家。”

  瀚海汲月做出了聆听的姿态。

  控灵师继续补充:“浙宁的吴家,机械师的历史只有六百年。而陆人类的战甲技术起源于蒸汽历末年。那些首批研发机械战甲的家族,才是在战甲技术领域,造诣最高的势力。”

  瀚海汲月走到残骸前,摸了一下残骸上,严丝合缝的关节,并捻了捻其细密如同蚕丝的机械肌肉纤维,缓缓说道:“很不错,可惜现在与我们为敌。”

  ……

  战略视线挪移到三千公里外的北方。千鳌岛上,椰林港上,融绝宕登上了准备和浙宁舰队对峙的第三舰队旗舰。

  而在更北方的翠屿港,三万两千吨的广域静默号补充了各项补给,在七艘驱逐舰的护送下,也开始了南下。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归向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