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入我神籍 267 第267章 争夺广寒女官

  殷立不肯撒手,问他:“能不能好好说话?”

  马参将一边使劲拔刀一边道:“你先放手。”

  殷立卸去指尖力气,松开他的大刀片子。

  马参将脱了自由,对着空气耍起了刀法。

  麻烦了,参将发了雷霆之火,这还得了!

  售奴员和三个地痞见到阵势,纷纷逼退。

  哪知马参将装模作样一阵,就收刀回鞘了。他刀法娴熟,险些砍中自己;体力也充沛,几招下来气喘吁吁:“本参将不跟你计较,也不想以势压人,你想要这女奴,只管出价,本参将今天跟你奉陪到底了。”

  殷立笑笑:“你五百金,我比你多一块。”

  马参将道:“他奶奶个熊,又来这一套。”

  殷立提醒:“有钱随你出价,我无所谓。”

  “嘿呀,听你话音,是要跟本参将比家产喏!好,比就比!老子我我我……。”马参将我了半天,不知道怎么叫价了。稳妥期间,他把钱袋子打开看了看:“这个,这个嘛,你跟我耍赖,本参将不上你的当,我也多加一块。”

  这时,台下有人喊话:“你们每次加一块,这要加到什么时候去?”

  有人接话:“对啊,光看他们两个表演了,凭啥,咱们也抬抬价。”

  有人大笑:“说得太好了,本公子瞧上这娘们了,我出价一千金。”

  马参将拧着裤腰带,虎背熊腰的跺了一脚,朝台下瞪眼:“谁他娘的乱喊价!本参将不想仗势欺人,本参将好心提醒诸位,别为了个娘们弄得倾家荡产。只此一回,下不为例。哪个什么,本参将出价一千零一!”

  喊完价,把同伴招呼过来,悄悄的借了一笔款子。

  ……

  在马参将抬价借钱之时,广寒昏昏沉沉醒了过来。

  此时,殷立改扮装束,脸抹了泥灰,她没认出来。

  她发现自己被捆,让一个男子搂着,四周全是人。

  看不懂情况,却也知道不妙:“狗杂碎,放开我!”

  听到骂声,方知她醒,殷立赶紧蒙住她嘴,在她耳边悄道:“我是殷立。你中毒了,被人绑到奴市出售,我携重金过来救你,你别骂我啊。总之情况有些复杂,你先忍耐忍耐,不要露了身份,容后我再跟你细说。听懂了没有?你不大喊大叫,我就松开你的嘴。”

  广寒点点头,张嘴咬中殷立的手指。

  殷立吃疼,撒手:“你咬我做什么?”

  广寒咬牙道:“再搂我,我杀了你!”

  殷立好气又好笑:“开始是那姓马的搂你,他还想亲你,我出手救你,怎么还费力不讨好了。好吧,算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我还是把你交给那姓马的吧。”

  广寒道:“油腔滑调,好,信你一回。”

  事实上,广寒苏醒,很多人都瞧见了。

  大家前后奔告,左右串通,瞪眼看着。

  看着广寒香唇微启,跟殷立说着密语。

  大家为之痴迷,心跳加速,欲罢不能。

  马参将绕上前来,把脸凑到广寒脸旁:“哈哈,你醒了,醒了更好看。不急,咱不急,一会儿本参将就领你回家。我说小子,你搂够了没有!别磨磨唧唧的,我出价一千零一,你要出不起价,就把这娘们还我。”

  广寒大怒:“你敢羞辱我,我……!”

  殷立怕她暴露身份,又伸手蒙她嘴巴。

  马参将疑道:“你干嘛蒙她嘴巴,我喜欢让她骂,咋了?”

  殷立笑道:“主要你有口臭,臭不可闻,我怕你熏着她。”

  马参将道:“他奶奶的,别跟我耍嘴皮子,你出不出价!”

  殷立耸耸肩:“按老规矩,你出多少,我只加一块金币。”

  “哈哈哈……,加一块?行了吧你,别死撑了。”马参将趾高气扬的昂首挺胸,嘴巴憋着,微微晃头,一副鄙视瞧不起殷立的样子:“本参将知道,你总共有四千存票,刚你卖了十二金钗,花了两千八百金,我料你身上现在也不过只有一千两百金。好,我不跟你磨叽,本参将出价一千三百金,有能耐你就出价吧。”

  说时,两只眼睛瞄向殷立的一举一动。

  “出啊,你倒是出价啊,没钱了吧,哈哈哈……。把人还我。”见殷立下意识的去摸钱袋子,马参将暗喜,知道自己猜得没错,于是极具猥琐的搓着手掌,探手抢夺广寒。

  殷立将他推开,瞋怒:“滚你妈的蛋!”

  马参将龇龇牙口:“有钱领人,没钱滚蛋,这是奴市的规矩,难道你还想抢人不成!我说奴市管事的都死绝了么,这小子猖狂捣乱,还不去把管带和帮办叫来!”

  殷立道:“不用叫了,叫他们也没用。”

  马参将道:“臭小子,你别太猖狂!”

  殷立道:“你回头瞧瞧看,谁来了。”

  马参将转身,看见一队官兵噼啪噼啪开拔过来。

  瞧那阵势,官兵冲入广场,迅速把奴市包围了。

  台上台下一千余众一阵惶恐,纷纷抱头蹬下。

  马参将看到这一幕,瞬间傻眼,来的官兵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他想,这不对啊,奴市作奸犯科、绑架妇女、编造奴籍,这是家常便饭的事,这也是奴市的文化,自古至今大家都欣然接受,从来就没有引来过官兵。今天这是怎么了?

  而且官兵一来,就把售奴员和看场的地痞给抓了。

  不仅如此,官兵还对台下之众吆五喝六,盘查着。

  马参将禁不住打了个冷战,看到领兵的头领带兵上台,他壮壮胆,仗着参将身份哈哈一笑,迎上前去:“哎呀,原来是京兆府的鲁将军,这是什么情况啊?是不是奴市犯了什么法了,有用得着本参将的地方,尽管说。”

  他以为自己是军部的参将,人家多少会卖他面子。

  哪知鲁将军没等他说完话,就让左右把他给拿了。

  马参将直喊:“鲁将军,我是小马,我是小马。”

  “什么小马老马!奴市绑架贩卖我京兆府的女将,罪该当诛,一会儿问过案情,证明你没罪,自会放你。”鲁将军冲马参将挥挥袖子。

  而后在左屠耳边咬了几个字,像是询问什么?

  左屠伸手指了指殷立,鲁将军立时摆出一张笑脸,走到殷立跟前,揖礼说道:“世子,您辛苦了。”

  殷立问他:“左掌柜把事都跟你说明白了吗?”

  鲁将军道:“说明白了,就按世子的意思办。”

  bq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入我神籍 567中文 www.xntk.net © 2019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