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明末不求生 55 第五十五章 贺镇精骑(二)

  在风坡岭抓紧时间赶筑木寨的,除了李世威和苗里琛外,还有原本住在洛阳西郊几处村落的住民和流离于河洛道上的数百饥民。

  他们之中的多数人,饥民们自不必说,即使是那些还有几分薄田的西关居民,若非闯营攻破洛阳以后开仓放粮、赈灾救济,又能活得了多久呢?

  就在不久前,洛阳龙门一带,还刚刚发生了全村人一起投水自杀的惨剧!

  人们都知道贺疯子即将到来了,这位秦军的杀神虽然在河南威名还不大,但大伙都能估计到官军“收复”洛阳以后的情形。因此西关村落的居民和附近的流民,便在苗里琛的鼓舞下,主动参与到了抢筑山寨的任务里。

  苗里琛平素沉默寡言,可在矿徒队伍中,正是这种沉默可靠的实干性格,令他获得了不少矿工的拥戴。他过去也曾在风坡岭附近的矿井干过活,同当地村落里不少人熟识——人们对闯营的异乡客还不能全心信赖,但对于苗里琛这个曾经的风坡岭矿徒却很信心。

  这些村民、流民,在李世威的指挥下挖掘壕沟、修建土墙。他们还将黄土土装在麦秸编成的草包里,然后把草包一层一层垛上去筑成的,不需要打夯,筑得比较快。

  忽然,一个苦干中的流民惊叫了一声说:“秦军来了!”

  果然一小支秦军骑兵正向这边迅速冲来,势如飆风。

  这里的兄弟们正在干活,虽然身边带着刀剑,可是都没有盔、甲,更缺乏战马。幸而已经有一些小的炮台和木城修完了,里面安放着一些较小的火器。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李世威迅速带着鸟铳队的几十个弟兄奔到炮台铳眼处,燃放了一批枪炮,把第一排冲到附近的骑兵射伤不少。

  就在这片刻之间,苗里琛抄起用来挖掘壕沟的工具,大喊一声,冲了出去。他身边的矿徒兄弟和熟悉苗里琛的本地村民,见状也都壮起胆来,提着手中的农具、工具跟着他一起冲出去。

  他们虽然是仓促应战,可在苗里琛的带头冲锋下,勇气倍增。这支秦军骑兵其实人数很少,只是一支意外冲到风坡岭后方的探马。

  他们本想劫杀一批村民,却没料到这些人居然拿着农具就敢于奋起反击。加上经过长驱奔驰以后,战马的体力不足,又被李世威带领鸟铳队施放枪炮杀伤一批,气势上便显得胆怯几分,落入了下乘。

  他们同苗里琛带领的矿徒、村民稍一接触,便败下阵来。除了三四骑狂奔逃亡以外,大概有十几人被鸟铳队击中落马,还有二三十人或被矿徒村民所杀死,或被大家生擒。

  虽然这场小规模的冲突,闯军取胜。但李世威却更加担心了起来,秦军骑兵的夜不收已经可以冲到风坡岭里来了,是否掌哨在五龙沟未能拦截下贺疯子呢?

  掌哨到底如何了?

  被这一问题困惑的还有包括苗里琛在内的其他许多人,大家赶紧将落马被擒的几名秦军骑兵抓起来拷问。

  李世威毕竟年轻,手腕稚嫩,还处理不好这种事情。反而是苗里琛过去曾在河南大寇于大忠的手下担任头目,熟悉于大忠一些残忍酷烈的拷问手腕。

  他知道现在是关系小虎队和闯营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绝不能以妇人之仁而掉以轻心。因此马上便下狠手,从秦军骑兵口中撬出了前线战局变化的具体细节。

  “大兵……官军进至北沟后,贺镇台准备到五龙沟一带后休整兵马,等待永宁和宜阳的援兵五百骑增援。但由于贼……闯军一部抄击永宁县,援兵迟迟未至。贺镇台便将夜不收散开,往后方寻找援兵,闯军一部骑兵趁机换上了豫兵旗帜甲仗,试图偷袭秦兵。”

  原来李来亨用了装扮成官军来偷袭贺人龙的奇策!李世威心中感到佩服,赶忙问道:“闯军收得多少战果?”

  秦军俘虏看了看李世威的脸色,不敢直说,还是苗里琛又拷问一阵,他才乖乖答道:“贺镇台深悉闯军作风,从贵军骑兵驰而不乱的阵势中窥出这绝非承平羸弱的豫军,因此多做防备。闯军骑兵劫营不成,只能硬冲,镇台便亲领百骑逆击,杀伤甚多,闯骑近半溃走,秦军骑兵现正在分路搜杀!”

  “什么!这绝不可能,掌哨用兵仿佛天授,怎么可能会败在贺疯子的手中!”

  李世威对李来亨奇袭秦军失败感到很不可思议,过去李来亨一次次在困难处境中取得的成功和胜利,已经让李世威在心中建立起了一种掌哨用兵必胜的信心。因此他实在很难接受李来亨会被贺人龙击败,情绪激动,几次要动手杀了俘虏。

  只是在苗里琛的多番拷问下,加上俘虏们的证词基本一致。大家才终于确信了事实,知道了李来亨劫营失败,情况已经到了危如累卵的地步。

  失控的李世威当场就要带着风坡岭寨中的守军,出寨寻找和接应李来亨。但苗里琛对此坚决反对,他知道李世威手下的鸟铳队和自己率领的矿徒、民兵,一旦脱离风坡岭山寨,在野地中根本无法面对贺人龙的数百精骑。

  其结果只能是遭到屠杀,全军覆没,丧失最后一丝翻盘的希望。

  “李管队,你冷静一些吧!俘虏只说闯军骑兵溃亡近半,而且不见他们提到秦军击杀了什么大将,可见掌哨等人不仅还安好活着,而且兵力犹存不少!”

  “我们轻易出寨邀击秦兵,如果因此在接应到掌哨之前,就被贺人龙野地浪战所歼灭,那大局就全无指望。为今之计,只有加强风坡岭的防御,固守此寨,相信掌哨在最恶劣的情况下,起码也能奔回风坡岭寨来。”

  理论上是风坡岭寨地位最高一人的李世威,犹豫不决,他情感上当然倾向于立即带兵出击救援李来亨。可从理性上来讲,他也知道苗里琛的意见绝非虚妄,这些铳手和民兵一旦离开山寨,在野地中随时可能被贺镇骑兵轻易摧毁。

  一边是救援自己信奉若天神的李来亨,一边是固守山寨、相信李来亨能够溃围而出。

  年轻的李世威第一次面临如此沉重的抉择,他这才感受到成为一名将领,哪怕只是率领几百人的管队,需要承认什么样的责任!

  “他妈的……!就听你的,我相信掌哨绝不会败在贺疯子的手中,我们固守风坡岭!”

  苗里琛松了一口气,如果李世威坚决要带兵出寨浪战,那他甚至做好了抗拒军令,强行留在风坡岭寨的打算。

  只是那样做的话,他一个屏风寨新降的小头目,即使事后证明自己的决策才是正确的,恐怕也不会讨到什么好。

  李世威能够挺身而出,有充足的勇气承担责任、做出决断,也让苗里琛对他刮目相看了。

  所有人都抓紧时间干活,李世威还利用缴获的秦军战马,派了一些马术较好的人出寨充任夜不收,探查周边的情况。

  但一直等到半夜,还是没有发现李来亨和贺人龙两支兵马的踪迹。夜色越来越深,山寨外面一片寂静,人马无声,只有繁星和下弦月缀在天上,照得地下人影幢幢,所有人心中都极为沉重。

  过了一会儿,远处突然传来战马嘶鸣的声音。

  风坡岭寨内的士兵、矿徒、民兵、百姓,立即都冲到了木楼、土墙、炮台、铳眼处,所有人都把心提得很高,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

  李世威和苗里琛两人站在木寨中一处尚未完工的小望楼上,向远处瞭望。大家肃静无声,连轻微的咳嗽声也不敢发出,倘若此时有一枚绣花针落在地上,大概也会被人听见了铿然声音。

  究竟是李来亨,还是贺人龙?

  战马的嘶鸣声越来越近,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远处。

  突然间,一名骑兵手擎大旗从弯道后冲出,那面大旗上所写的正是秦军援剿贺镇的标记。

  “是贺人龙!大势已去,一切都完了!”

  李世威看到骑兵手中的大旗后,立即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贺人龙到了风坡岭,是不是意味着掌哨被打败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的身体晃了两晃,几乎将要摔倒,但苗里琛一把将李世威抓住,沉声道:“不,你再看!”

  手擎大旗的骑兵突然将那面明军战旗丢到了地上,在他的身后还有数十名精悍的骑士冲得越来越近,这时候人们才看的清楚起来了——那拿着大旗的骑兵,正是郝摇旗!

  “是掌哨,是我们的人!”

  但欢呼声还没喊完,大家便又清楚看到在这队闯营骑兵的身后,另外还有一大群如狼似虎的官军骑兵紧追不舍。

  苗里琛低声说道:“李管队,轮到我们接应掌哨了……局面正在变得对我们有利。”

  (x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明末不求生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