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明末不求生 6 第六章 营田使

  艾卓看着地上那六七具尸体,对众人苦笑道:“节帅,我们真的是非常克制了,真的是只杀民愤极大之人。可问题就在于这随州城里无好人,这班被抓来公审的士绅,几乎是人人身上都有几分血仇,百姓是群情激愤。我们要是不杀人,公审大会结束以后百姓们自己也要动手将这等人活撕掉。”

  “我们不杀人,就要落下话柄,随州百姓还怎么愿意相信闯军剿兵安民、免赋均田的说辞?”

  艾卓的反驳有理有据,一下子让李来亨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一旁的方以仁则沉下脸来,他手上还抓着李来亨所赠的福王府藏白金骨折扇,面色不豫,质问道:“你也要分清楚是奸民还是良民,不要任由一些奸民土棍借机寻仇生事。”

  方以仁毕竟是出身于桐城方氏,算得上是名门世家子弟,虽然随州的乡绅并不入他法眼,但看到地上那六七具尸体,骨子里还是泛出一股寒意,背脊生凉。

  李来亨也点点头,要艾卓注意应当仔细分辨良莠,不要被土棍青皮给利用,损害闯军的政治资源。

  “这……这绝非土棍诬陷啊。”

  艾卓满脸苦笑,他绝没有故意和李来亨政策作对的意思。而是本地的乡绅,确实血债累累,到了难以偿清的地步。

  “本来这几年来汉北、汉东一带就或旱或涝,飞蝗不止,民无颗粒之收,虽然情况不比河南那样严峻,但饿死人的事情也并非罕见。本地的乡绅就利用灾情,到处强收小民田产,又蓄意放息额极高的阎王债,不知道逼死了多少人!”

  “这还不止,前一段时间张献忠转战安徽,督师丁启睿尾随追击,带着一大帮骄兵悍将路过随州。官军在随州到处肆意征发民夫,又强行摊派米麦豆束、钢羽箭索,那些有官身的人或者有背景、有靠山的士绅,就层层转嫁,把丁启睿的摊派又分摊到本地小民的头上,还以防献为名,学河南巡按高名衡的办法,强行要求随州百姓交各种社费。”

  “这样的层层转嫁摊派,民不堪其苦,小民痛恨,深入骨髓,汹汹思逞,已非一日。今天公审大会上群情激愤,实在并不奇怪!毕竟被地上那六七个死人,活活逼死的,何止于六七百人呢?”

  李来亨本以为湖广相比河南,气候、土壤都更适宜于粮食生产,灾害也比较少,情况应该会比河南乐观很多。

  此刻他听了艾卓所言,才知道湖广的经济生产原来也糜烂至此。

  虽然说“湖广熟,天下足”,可是这几年间歇不断的旱涝灾害,已经给湖广百姓增加了极重的负担。

  丁启睿身为援剿督师,总督数省军务,可他不敢去河南同李自成交手,就借着追剿张献忠为名躲在湖广,他手下督标的那些骄兵悍将,军纪作风丝毫不逊色于左镇,所到之处正是荡然一空。

  绅民矛盾,竟至于此!

  李来亨即便有心和缓闯军对待士绅的政策,面临现在这种局面,也实在不能说些什么了。

  这真不是他要怎么样去迫害乡贤们,而是这班乡贤自己寻死啊,像他们这种人,除了死亡和夹棍以外,又有什么办法能够令其清醒呢?

  “唉!”

  方以仁轻摇折扇,长叹一声,他看着李来亨的表情,知道府主决心已定,再多说也是无益,只无奈道:“应杀之贪官污吏,府主理应杀之。但闯军在湖广立足未稳,人情不熟,非民愤大到必要杀之者,还是以抓放为主较好。”

  李来亨明白方以仁的意思,他向艾卓摇摇手,安抚他说:“你说得对极了!是我了解不清,不知道这些人都到了民愤鼎沸之时,坐在柴火堆上,居然还有玩火自肥的胆量……唉!”

  艾卓点点头,他又为方以仁解释说:“乐山先生,我们杀人不过六七人,而且都是一刀给他们一个痛快。可你知道这些士绅乡贤,逮到交不起地租的人是怎么干的吗?”

  “他们有一种刑罚叫做扫穷鬼毛,是把人的衣服剥光,用开水浇,把全身烫起水泡,再用竹扫帚把皮扫去。同他们的手段相比,咱们公审完了一刀给个痛快,还不够仁慈吗!”

  艾卓所说的“扫穷鬼毛”让李来亨身上的寒毛都竖了起来,他只是想象了一下用扫帚将水泡、人皮全部扫掉的场景,就觉得心里拔凉拔凉的。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上,方以仁也只好彻底闭上嘴。而校场中看戏、看热闹的民众则都欢呼雀跃了起来,还有一些同被杀乡绅确有血仇的百姓,直接冲到高台之下,把那个六七具尸首直接撕扯了一个粉碎。

  眼前场景的血腥程度,比之战场更为骇人。

  敌我矛盾,这真是敌我矛盾了。李来亨心里暗自想道。

  白旺倒对百姓将士绅分尸的场景没有什么触动感,他一边夸赞随州闯军的这个公审大会,确实比李自成以前单一、粗暴的拷掠效果更好,一边又细细询问了一下李来亨之后对老营如何安置的具体办法。

  因为现在随州方面也是百事草创,李来亨就和方以仁现场商议了两句以后,随手扯了一张纸,给白旺当场写出几份札委。

  “我们已经或抓或杀,收拾了一百多户士绅之家,没收的房屋大概可以供千人居住。闯军本身的营房也可以供老营居住一段时间,剩下的房屋我已让苗里琛去督造了,现在只好一切西先从简。”

  “嗯……然后,”李来亨将一份现写的札委递给白鸠鹤,说道,“庆叔没来随州实在可惜,那粮饷和器械只好都先交鹤爷来办。我之前已让萧维崧将随州城内一处车马行改为百工衙衙门,鹤爷有事就到百工衙同萧维崧交接。”

  白鸠鹤的八字须抖了一下,好奇问道:“这个百工衙又是什么?”

  方以仁帮李来亨解释道:“百工衙就是典粮饷、典军需以下的具体各部门,每部都由一个专精此业的熟练工兼司收发。各储其材,各利其器,百工技艺,各有所归,亦各效其职役,

  凡军中所需,尽可立办。”

  百工衙实际上是李来亨建立的一个临时后勤机构,算是过渡性质的东西,等湖广这边情况完全稳定下来以后,他还要进一步进行正规化。

  现在的百工衙只能说不过是凑了一堆手工业者,把他们集中起来生产各种军需物资,完全谈不上组织化、规模化大生产的一点皮毛。要说有什么比较进步的地方,暂时来说也就只有各部领导,全由此一行业的熟练工担任,值得一提。

  这就算是李来亨的总后勤部加总装备部了。

  当然官名方面还是按照李来亨中二的复古爱好,将典粮饷、典器械这样充满乡土气的官名改称支度使。

  白鸠鹤出任的支度使兼掌粮饷分配和器械生产,百工衙亦在其管理范围之内。具体而言支度使所辖范围包括了衙、院、库三种:衙即百工衙,以民需生产为主;院则为军器院、兵仗院一类规模更大的军需生产部门;库即为弓箭库、盔甲库、粮仓等后勤物资管理部门。

  可惜庆叔被留在河南,不然李来亨肯定会让李长庆做支度使,再把粮饷供给和物资生产两块分开,把物资生产再单独剥离为一个职务给白鸠鹤担任。

  等以后正规化加强了,这些还是要都收入工部一类纯粹的文职机构下面才好。

  “至于老白,这份札委是给你的。”

  李来亨又递了一张现写的纸条给白旺,上面写的是湖广营田使五个字,白旺不解其意,骤起眉头问道:“节帅是准备让我在随州屯田吗?”

  白旺读书虽然不多,但也有一点基础的文化水平,他从营田使三个字上推测自己的职务应该还是负责招引流民、耕田开荒一类工作。

  但李来亨却摇摇头,他脸色比之刚才沉重、严肃很多,压低了声音道:“营田使要做的事情,就是把咱们免赋均田的口号彻底贯彻下去。”

  “免赋均田!?”

  白旺心中猛地一惊,免赋倒很平常,事实上现在闯军所到之处,已经全部都在推行免赋三年的政策了。

  只是由于闯军主力采取流而不土的战略,事实上免赋政策也很难贯彻下去,免赋都只停留在闯军驻扎该地的短暂时期内。

  而均田就更不用说了,闯军既没有明朝代代相传、积累数百年的黄册数据,也没有人数繁多的胥吏阶层帮忙,均田的口号事实上根本无法实施。

  (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明末不求生 567中文 www.xntk.net © 2019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