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xntk.net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org域名访问    

宋元一统志 217 第二百一十七章 后知后觉

  阿哲虽说把皇宫正殿让给了纪弘成办公,但也充分享受了一把皇家宫廷的奢华,带着自己的几个妃,居住在勤政殿,女儿阿罗则居住在福宁殿。纪肇夫妇到了之后,便直接入住早就准备好的慈宁殿。

  这几坐宫殿,尤其是福宁殿和慈宁殿,相隔不远,又有亭台楼阁相连,即使是滂沱大雨的天气,也可以互相串门。这样一来,吉克阿芹和春夏秋冬四个丫头,以及阿罗和阿罗的丫鬟们,更方便一起打麻将,一起逛皇宫园囿。

  南宋皇宫,其奢华并不表现在宫殿的宏伟,而是体现在美轮美奂的园林园囿。

  经过刘长庆设计改造后的各个宫室,住起来舒适无比。由于南宋皇城规模宏大,而新宋国的机构又非常简洁,人员并不算多,因此一般的办事人员和随从,也能够分到寝室。

  纪弘成的大秘书春蕊,晚上回慈宁殿,白天就在崇政殿的右侧朵殿,单人单间。按照刘长庆的规划,这些房间经过改造后,都带独立卫生间。

  纪弘成除了工作的时候或者有大会期间居住在崇政殿内书房,其余时间他都是住在自己家里,慈宁殿。

  转眼到了仲春时节。

  江南春色,新碧连天。

  这一日,纪弘成起了个大早。

  据刘博禀报,水西机械工程学院研制的第一辆内燃机车要上路行驶了,这是一件大事,他必须亲自参加。

  临出门的时候,本以为老爹纪肇会赖皮的要跟着去见见世面,可这次老爹出乎意料的没怎么搭理他,而是忙前忙后的往他的马车里装东西。

  “阿爸,我上班去了哦!”

  “去你的塞,你是内阁首辅,不再是小孩子了,不用向我汇报。”

  纪肇随口就撇开了纪弘成的暗示,他不禁有些挫败感。

  “阿爸,昨晚不是跟你说过吗,今天有大事要发生,你就不想问问是什么大事?”

  “能有什么大事?蒙古人打过来也是小事一桩。好了别废话,老爹我要跟君上钓鱼去了。”

  纪弘成哭笑不得,最近阿哲和纪肇这俩当爹的,简直是太不像话,玩物丧志啊!

  尤其是阿哲,简直没有一个君长应该有的样子,倒像是史书上记载的那些昏君。人家那些昏君好歹还在皇宫里待着,这位君长倒好,就像个隐居的老渔翁,要见他一面都不容易。

  纪弘成叹息一声,摇摇头,心道

  “我不是君长,却掌控着君长的大权,这不是跟贾似道差不多了吗?”

  纪弘成说了老爸两句,无非是叫他注意安全之类的,便转身离开了。

  春蕊和车夫早已等候多时,见时间还早,纪弘成便道

  “你们俩先去准备准备,我散步过去吧!”

  慈宁殿离崇政殿并不远,除非是赶时间,否则纪弘成习惯走路十分钟去上班。

  到了崇政殿,各路诸侯还没到,他想到公路和汽车有了,火车和铁路也该着手了,于是便想着要取那份材料交给赵铎和刘长庆。

  这两个学生的位置非常重要,赵铎是科技部尚书,刘长庆是建设部尚书,一个要研究生产火车头,另一个要规划建设铁路,干的都是开天辟地的大事。

  纪弘成已经三天没有进入内书房了,到了内堂,他问道

  “这几天有没有人进去过?”

  两名守卫道

  “首辅大人,没有人进去过,没有您的手令和钥匙,即使有人来也进不去。”

  “这么说有人来过咯?”

  另一名守卫道

  “大人,文天祥大人昨天下午来找过您,你不在,他就回去了。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人来过。”

  纪弘成掏出钥匙,打开了内书房房门,轻轻关上以后,他便找布鞋换下。

  可是,布鞋呢?

  纪弘成微微皱眉,他明明记得,自己出门的时候是换了鞋的,难道说,布鞋放在了门外?

  纪弘成又转身在门外木架上看了看,只有一双皮靴,没有布鞋。

  守卫见状,知道首辅大人是在找鞋,守卫便道

  “大人,我当值没有见到更换的布鞋,要不我叫人给您拿一双?”

  纪弘成摆摆手

  “不用了!”

  他轻轻的关上了门,内书房内采光很好,隔着明亮的窗户,能够看到周围园囿之中站岗的士兵们站的跟标枪一样笔直。

  当然这些士兵是看不到书房里景象的,因为书房的门窗都是特别加固,还用了单向透视玻璃。也就是说,里面能够从窗户看清外面,外面是看不到里面的。

  拖鞋的事让他感觉有些异样,纪弘成几步走向密码柜,想要打开柜子。可是第二个异常情况发生了,柜子打不开。

  这一次输入密码,他精力很集中,按理来说,绝不会出错。

  纪弘成闭上双眼,默念了三遍密码,确认再也不会出现别的可能,于是开锁——这一次依然没有打开。

  不但没有打开,而且听到金属柜子里发出一声哐当的巨响,这是锁死了。

  纪弘成气急败坏的砸了黑沉沉的金属柜子两拳,大声道

  “来人……”

  纪弘成看了看手上的机械手表,离十点钟还有两个小时,必须在两个小时之内,将这大柜子破掉。如果是自己输入密码错误导致锁死,那倒还没什么,就是可惜了一个号柜子。可如果真是被某个鼹鼠光顾了,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就在守卫去叫人的时候,纪弘成依然将内书房的门关闭,不让人进来,他要仔细的查验自己留下的记号。

  纪弘成蹲下去,仔细查验自己出门时撒在门入口处的香灰,发现了鞋印。而且一看这鞋印,就是自己那双布鞋踩出来的。

  纪弘成盯着鞋印看了半天,突然想到,当时自己出门的时候,根本就是站在门边撒了香灰就出去了,也就是说根本没有踩踏过。再说了,自己撒香灰的时候,已经换了皮靴。

  有人!

  纪弘成顿时一个激灵,这房间里有人进来过,而且是穿着自己的布鞋在里面。

  纪弘成打开门

  “去把阿鲁阿多叫来!”

  守卫领命而去,片刻之后,阿鲁阿多来了。

  隔着门槛,阿鲁阿多满脸疑惑的看着纪弘成道

  “恩师,发生什么事了?”

  纪弘成道

  “立刻控制这三天来,在这里值守的所有人,分别隔离审查,一个都不要漏。对了,不要为难他们,就是例行询问。吩咐下去,你就进来一下。”

  阿鲁阿多长期在军中负责重大行动,无论是指挥能力,还是侦查辨别能力,都很突出,纪弘成想让他进来做个参谋。

  阿鲁阿多很快返回,问道

  “恩师,全都分别关押审问了,可现在换谁来值守,我手底下这几个人只怕看不住这内书房啊。”

  纪弘成道

  “不用值守了,重要的东西,恐怕早就丢了。”

  阿鲁阿多面色马上变得惨白,没想到在如此严密的防范之下,竟然真的有人进了内书房。

  。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宋元一统志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