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xntk.net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org域名访问    

异常游戏体验师 166 第一百六十六章 肿胀之女

  灰胡子老头睡得正香呢,突然听见他趴着的这张桌子上传来了“咚咚”的敲打声。

  砸吧砸吧嘴,老头头一扭,换了一个方向继续睡。

  隐隐约约的,他听见几个人说话的声音,其中一个嗓音有些冷,语气却还好,听起来颇为礼貌:“老板,请问,杂货店里的东西都在哪?”

  什么东西在哪……就不能自己找找吗?灰胡子老头皱了皱眉头,不过很快,困意就淹没了他。

  谁知道他还没完全睡死过去,另一个明显随意和欠揍很多的声音就传入他耳朵里。

  “啧,你敲桌子这都叫不醒他,说不定这老头就是个摆设呢。我们自己到处看看吧。”

  紧接着一个温和的语调让老头彻底清醒:“玩忽职守算不算犯罪?干脆我去通知一下监管者……”

  灰胡子老头一下子睁开眼,炮仗似的弹了起来,对着几个来客怒目而视:“我没死!我也没玩忽职守!”

  他公鸭子一样的声音穿透力极强,人耳膜生疼。

  “老板,不这么说你也不起来了啊,梦到什么了睡这么香?”云肆嘴角上扬,嘲讽时一点都不客气。

  喻封沉见老板终于在他们的“友好关照”下醒了过来,便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灰胡子老头。

  秃顶,络腮胡爬了一脸,脸上肥肉松弛,堆在一起,倒是不肥头大耳,反而憨憨的有点可爱。

  眼睛有些肿,估计是睡肿的,

  老头穿着破破烂烂的布衣服,与杂货铺整体的破落互相映衬。

  乍一看,他竟然觉得这个老头在杂货铺里,就跟长在这里的一样,丝毫不突兀。

  因为这间所谓的杂货铺,实在是过于破烂了——破烂到你会认为这是一个被遗弃的路边仓库,而不是一个正在营业的店铺。

  喻封沉一进来就感觉到了灰大,迅速观察了一遍,发现几排架子上都空空如也,不像是有东西卖的样子。

  要不是走进来时收到了【你已进入杂货铺,杂货铺内禁制暴力】的提示,他差点以为云肆眼瞎了。

  “什么?你们是来买什么的?”灰胡子老头瞪着他们,正常说话都像吵架一样大声。

  “您有什么我们才会买什么,可以给我们看看店里的货物吗?”米格尔一点都没受影响,哪怕身处满是灰尘的地方,也优雅地像是站在什么上流聚会里。

  “哦,我不是做销售的,你们找我女儿吧。”灰胡子老头环视一圈,发现女儿不见了,便嘀嘀咕咕道,“难怪客人要打扰我睡觉,那个丫头跑哪儿去了,平时都是她招待的人家……”

  见女儿消失了,他只好勉为其难地站了起来,说了句“你们站在原地不要走动,我去拿个东西”便转身进了柜台后的小门里,看样子那是被专门隔开的一间小内室。

  个子矮小的老头活像个小矮人。

  罗珈对这里有些好奇,他从油画里出来后就一直听说这个镇上的杂货铺有多么多么重要,到现在他也没看出这重要到哪里去了。

  手伸到口袋里,他突然一愣,摸出个没用过的一次性口罩。

  “……你要吗?”他把口罩递给喻封沉,语气中笃定了喻封沉肯定会惊喜的接过去。

  “要。”果不其然,喻封沉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迅速拆开口罩的塑料包装戴了上去,一边戴一边想:还好一直给罗珈灌输要常备口罩和手套的思想……

  这不就用上了吗?

  计划通!

  云肆和米格尔则对他的洁癖行为不动声色,米格尔甚至还向罗珈问道:“还有吗?”

  “没了。”罗珈冷冷看了他一眼,正大光明地把剩下几个口罩拿出来理好,又塞回了口袋里。

  “原来没有了啊,真是不巧。”被拒绝了的米格尔从善如流。

  【蛊师杀死了解读者】

  就在这时,杂货铺门口的对讲机被一阵杂音包裹,播报了一个最新消息。

  这对体验师们来说已经是司空见惯的播报了,可就在两分钟后,又一个播报传来。

  【蛊师被居民揭发杀人,已被监管者处决】

  “终于有人中招了。”云肆一脸意料之中,他之前还让罗珈提醒喻封沉杀人时别被居民看见。

  他相信以喻封沉从前在木屋前杀他的谨慎劲儿来看,只要提上一嘴,对方就会清楚。

  咦,等会儿。

  云肆默默拍了下额头:我为什么要自我鞭尸?

  “这里的居民都不是善茬,提示上说,每一个居民都有犯罪行为,可是凭借之前居民的表现来看,他们彼此都不知道其他人的罪行,还以为一个镇的人都遵纪守法,只有自己在隐藏。”米格尔血眸里浮现一丝“嘲讽的怜悯”。

  隔了几分钟,灰胡子老头终于在几人的等待中回来了,抱着个手掌大小的小盒子,哼哧哼哧坐回了原来的位置。

  他把盒子放在柜台上,用嘴一吹,顿时,一层灰就被吹了出去,让众人纷纷倒退了几步。

  打开盒子,盒子里的东西便暴露了出来。

  喻封沉瞄了一眼,里面全是卡片,难怪只有这么点大。

  “这是物品清单!你们自己看,我再睡会儿,决定要买了再叫我,不买就安静的走出去!”灰胡子老头把一张白纸从盒子里拿出来拍在柜台上,然后把盒子关起来,当枕头抱着睡了。

  云肆伸手把纸抽回来,纸面往喻封沉和米格尔的方向倾斜了一些,方便所有人都能看到。

  【技能:潜行】*10,2积分/张

  【技能:快速交谈】*10,2积分/张

  【技能:跳跃】*10,2积分/张

  ……

  【发狂的骰子】*10,1积分/张

  【san值锁定卡】*10,10积分/张

  【空白人物卡】*10,10积分/张

  【历史学家的附身】*3,5积分/张

  【大成功保障卡】*2,8积分/张

  【克苏鲁神话知识1点】*20,10积分一张

  “这是!?”喻封沉看着这些卡片名称,一股浓浓的coc跑团风毫不掩饰地袭了过来。

  前面一些是各种跑团需要点的技能,后面则是古里古怪的东西,林林总总加起来足足有八十多种。

  技能的价格非常同意,全场5元,童叟无欺。

  至于别的……奇奇怪怪。

  “这里居然有空白人物卡,可以啊,运气不错呢。”米格尔眼中闪过疑惑,随即笑了笑。

  “空白人物卡指的是什么?很特殊吗?”云肆本来没怎么接触过克苏鲁相关的游戏和,也没跑过团,最多就是以前有在酒吧里看同学玩过。

  后来,他通过他的途径得知体验师进入的恐怖游戏中,关于跑团的游戏占了很大的比重,才专门去研究了这些东西。

  跑团流程已经很熟悉了。

  空白人物卡不就是kp提供的还没车属性的白卡么?这很少见吗?

  米格尔看了一眼灰胡子老头,对方似乎已经快速入睡了。

  于是,他笑着道:“猎物同学,喻同学,老师又要开始讲课了。

  “这次的黑森林法则是活动游戏,和旧日国度这个恐怖世界的正常游戏完全不同。

  “我事先说明,根据我在论坛上了解到的,旧日国度中最重要的东西就是san值和克苏鲁神话知识,一点一点积累神话知识的数据,才能在克系怪物面前保持san值,否则,不管你等级多高,本身多强,都会被强制掉san,哪怕是体验师也会直接疯掉。

  “在掉san这一点上,就和怨灵的恐惧原理一样,不是说你觉得你胆子大就可以免疫了,有些恐惧是直接进入你的脑海里的,无法反抗。”

  “旧日国度?是五大恐怖世界之一?”云肆反应了过来,这是他之前不曾了解的。

  “嗯。”喻封沉点头肯定了他的猜测,然后望向米格尔,“克苏鲁神话知识的数据要怎么积累?”

  “别急,正要说呢。”米格尔道,“在正常游戏中,体验师有机会在游戏过程中寻找空白人物卡,然后车一张身份卡出来,

  “从此以后,所有的旧日国度世界游戏,你都将以卡上的身份活跃,系统会给你拉时间线,给你描述关系网,帮你和你的团队制造一个伪过去,把你们的同伴行为合理化。这张卡会一直跟着你,除非哪天把卡销了重新车。

  “卡上会记录你在这个世界的所有数据,全部以数字具现化出来,包括克苏鲁神话知识。”

  他手指敲了敲清单上的【克苏鲁神话知识1点】:“看到没,只有车好了卡,克苏鲁神话知识才能开始累积。真厉害,活动游戏里居然连神话知识都能买,普通游戏中都是要有过直面神话生物的经历才可以。”

  “也就是说,身份卡相当于一张固定身份证,但是听你的语气,它很难得?”喻封沉脑子里的信息飞速转换,如果身份卡将会给体验师带来上述的一切,那么反之,没有身份卡的人会怎样?

  “我也没参加过正式的游戏,不过听论坛上讨论,已经进入过旧日国度的体验师中,通过各种途径获得了身份卡的人不到百分之三十。

  “如果没有卡,体验师会被随机到任何职业和家世背景,在游戏里对立或者合作。经历无法串联,神话知识不累积,容易被神话生物克制得死死的,非常危险。”

  “最重要的是,由于这些不确定因素,很可能出现一个团队的人随机到对立阵营,那是真的让人绝望,没有卡的人连队友都不配拥有。”米格尔摊了摊手,告诫道:

  “这里的其他东西,比如短暂拥有潜行等技能的牌我们都不要碰,浪费积分。不管怎么样,一定要趁这个机会买一张空白人物卡,剩下的最好能看看那些名字古怪的牌的具体内容再做决定。”

  “牛逼,活动游戏每次都能出好东西。”云肆嘀咕了一句,伸手敲了敲桌面。

  “老头你醒醒!”

  灰胡子老头一下子惊醒,刚想发脾气发现还是这几个人,顿时焉了下去,“我梦到我有人跟我女儿求婚了,我刚想答应呢,就被你小子搅和了!淦!你赔我女婿!你娶我女儿!”

  云肆吓了一跳,这一瞬间他突然害怕杂货铺的规则就是“打扰了老板睡觉就要娶他女儿”,这特么比民宅里被要求断手断脚还恐怖!

  好在下一刻,灰胡子老头就抱着盒子丢掉了上面的想法:“算了算了……也就是个梦,唉,你们决定好了要买什么了?”

  你女儿是没人要吗?对了,开这样的店铺,他女儿作为日常管理者的一定不简单……喻封沉心理吐槽一句,嘴上还是问了正事:“我们能看这些卡片的具体信息吗?”

  “能看……还是不能看来着?”灰胡子老头话到嘴边转了个弯,迷惑地挠着头顶所剩不多的头发,“平常都是我女儿搞这些,我忘记能不能看了。”

  “客人的要求可以满足,只要不把货物弄坏或者偷偷带出去。”突然,门口传来一个清脆魅惑的女声,几人都回过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长裙的少女走了进来。

  喻封沉神色一动,瞳孔突然不可抑制地收缩了一下。

  窄窄的裙子将少女婀娜的身材展现出来,海浪一样柔顺的卷发一直到臀部,可奇怪的是……少女手里拿着一把扇子,扇子打开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眼睛。

  那是一双娇艳漂亮的眼睛,带着灵动、开朗和纯净。

  卧槽……喻封沉心里却是不自觉发出一声感叹,差点想后退一步。

  这里是克苏鲁系世界。

  那么这个让人难以忽视的形象……

  这特喵不是肿胀之女的状态吗?

  传说中的外神,三柱神之一,被旧日囚禁的外神们的信使,可以自由行走于地面,喜欢戏弄人类使其感受绝望,称号为无貌之神、千面之神、伏行之混沌的奈亚拉托提普的肿胀之女的形态啊喂!

  表面上是拿着扇子的娇俏少女,事实上,扇子只是欺诈的道具,在扇子造成的假象背后,祂的真身是一个体态臃肿、长着触手、以人脑为食的人型怪物!

  喻封沉想到的,同样熟悉克苏鲁神话的米格尔,和曾经恶补过此类知识的云肆也都想到了。

  他们突然沉默下来,看着少女走近,然后对着灰胡子老头娇俏地问了一声:“爸爸,你怎么没有睡觉啊?”

  “你去哪了,有客人来了,我咋睡!”灰胡子老头顿时吹胡子瞪眼,一点也没觉得自己从早睡到晚有什么不对劲。

  “我去了教堂那边,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人,就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娇艳少女提着扇子,目光流转,打量了在场几个人,“从现在开始,由我来接待你们哦,我亲爱的客人们。”u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异常游戏体验师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