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xntk.net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org域名访问    

异常游戏体验师 167 第一百六十七章 穷苦人民

  “别愣着,坐啊。”少女清脆的响了起来,其他人不动声色地环视了整个杂货铺,然而这破地方哪来的椅子坐?

  喻封沉在心中深呼吸了一下,保持站着的姿势主动问道:“怎么称呼你?”

  少女发出开朗的笑声:“不是猜到了吗?你们的表情可逃不过我的眼睛。叫我奈亚……就挺好的啊?”

  承认了!

  喜欢愚弄人类的奈亚会这么轻易承认身份吗?莫不是心里在打什么其他的主意……

  奈亚看起来是这个游戏里的友善或中立npc,没有释放恶意,喻封沉暂且压下心中的怀疑:

  “您说了客人可以看这些卡牌的具体信息对吗?我们想看看。”

  微微点头,少女把盒子从灰胡子老头怀里抠过来,递到了喻封沉手上,示意他们随便看。

  手里没了盒子,灰胡子老头嘟嘟囔囔往下一趴又睡了过去,少女则一点不嫌弃地坐在了布满灰尘的柜台上,两条腿被长裙掩盖,小幅度晃着。

  喻封沉把盒子重新打开,让米格尔将上层的技能卡片拿出来放到一边,剩下来的则拿在手里。

  接触到卡片本身后,一股无法实化的信息流如无形烟雾般爆开,沿着指尖传入脑海。

  【空白人物卡】:旧日世界通行证。

  【发狂的骰子】:在跑团时改变一次已经有结果的投掷,数额可能更大也可能更小。

  【历史学家的附身】:历史学家被称为团灭发动机之一,当使用这张卡,你将短暂拥有教授级别的历史知识,引来神秘存在的注视。

  【民俗学家的附身】:民俗学家是一个让人头疼的高危职业,容易被未知存在盯上。使用这张卡能让你了解所在地区的民宿,一定几率看破未知存在的身份。

  【大成功保障卡】:使用这张卡,下一次骰子必定大成功。

  【san值锁定卡】:让理智维持在一个极低、但仍然拥有的状态,可以抵抗疯狂与堕落,非克系专用。

  ……

  等一下,非克系专用?

  喻封沉的目光被最后一个种类的卡吸引,san值锁定卡的详细介绍中,出现了让他捕捉到异常的词汇。

  难道,体验师们在错乱级所要经历的错乱和疯狂,以及朝鬼物意识发展的趋势,也能用san值锁定卡抵抗?

  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因为对他来说,鬼沉木的意志很强大,对抗鬼物意识不失去理智和人性思考能力就是现阶段最需要他担心的。

  压下心中的猜想,他又回顾了一遍其他卡片的内容。

  除了这几个,剩下的东西也都和跑团游戏有关,和云肆、米格尔等人最后看了看,他们就决定先把人物卡买下来。

  云肆不必说,以13积分位居积分榜首,而喻封沉也在杀了开颅医生后达到了12积分。

  米格尔摸了摸微卷的金发,语气里带着调侃:“我积分不够,这样吧,你们先买,我出去杀个人再回来。”

  “……”喻封沉闻言沉默了一下,说得好轻易的样子,不过转念一想,对米格尔来说,杀一个人似乎真的不难。

  在这次活动游戏里,抗衡级有好几个,单论实力,强的有些犯规,可并不是无法对抗,比如挣扎级体验师组队绞杀,再比如利用规则让对方死在监管者的处决下。

  “很快回来。”说完,米格尔甚至没给别人反应的时间,身形一动,拖出一个半透明的阴影,然后就消失不见。

  “好快!”云肆惊了,目光里带着惊疑地看向喻封沉。

  “他估计是个吸血鬼,身体不像人类,在身体素质这方面要夸张一些。”喻封沉知道云肆的疑惑,解释了一句。“我们先买吧,不用在意他。”

  “卧槽,羡慕啊。”云肆看了看自己,又想了想米格尔的速度,发现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强横身体已经没了优势。

  不过,这只是他高我一个等级的原因,等我晋升,或许也可以达到非人类的能力……在心里自我宽慰了一句,云肆对毫不急切,表现出了充分耐心的明媚少女道:“我们要买空白人物卡。”

  用扇子掩面的少女笑了笑:“决定了吗?”

  “决定了。”喻封沉接道。

  少女抽出两张空白人物卡,收回了其他卡片放好,把人物卡分别交给了喻封沉和云肆,然后,手指在两人锁骨处轻轻抹了一下。顿时,墨色圆圈中的数字缓缓变化,减少了10。

  “积分不够买别的了。”云肆叹了一声,他本来以为自己积分很多,没想到到了杂货铺一看,就是个穷人。

  “你们可以在外面努力赚积分的呀,无论是你们这些客人之间的竞争,还是替——”少女说到这,眼珠微微转动,语气里好一副看热闹的调子,“替镇上的监管者揪出罪犯,都能获得在我这里购物的资格。”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方法能换你的货物吗?”喻封沉半好奇半试探着问。

  少女的眼睛停留在他脸上,明媚的目光艳丽而平静,只是被这么盯着,喻封沉没由来地产生了忐忑感。

  半晌,少女移开目光,弯起了眉眼:“目前没有。”

  ……

  红跟着那汉服一角往前摸索了一段空间,就发现对方在一栋楼里停住了。

  那栋楼里住着小镇居民,没想到在这个关头,对方竟然进入了任务模式,不知道是为了积分进去的,还是感知到了她的追踪,“躲藏”进去的。

  她追踪无果,打算原路返回,继续观察喻封沉那边的动向。还没来得及动弹,她的身后就突兀地传来一阵微小的风,风里夹杂着陌生的味道。

  是比我强的体验师啊。红心想。

  “小姑娘,偷看了这么久,是不是该出来聊聊?”,一个略带戏谑的男人声音从脑后传来,让红瞳孔一缩,如同受惊的小动物一样炸开了。

  字面意义的炸开了。

  “噗”的一声,红化为血水朝四周爆开,溅得地面上、墙上、砖缝里都是红色。

  就连站得较近的米格尔身上都沾上了一些。

  米格尔愣了愣,下意识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手背上送到嘴边的血液,味道有些古怪,里面混杂了很多东西,不是他最喜欢的那种。

  不过,这种味道在舌头上化开,逐渐唤醒了他的味觉,让身为半个血族的他感到了吸血的**。

  看着面前空空如也,只有血液缓缓流淌进下水道口的无人巷道,米格尔嘴角勾勒出笑容。

  他是跟着气息来的,红是离杂货铺最近的体验师,他本着方便的选择,直接找了过来。

  没想到,这还是和很有趣的女孩,血液的味道让他不那么喜欢,但却保持有一定的好奇。

  “你以为这样就能溜了吗?”他轻笑着,手指划过指上戒指,一把银色小刀出现在手中。

  他闲庭信步地走到下水道口处,周围的鲜血还在若无其事地往里面流淌,下水道口的缝隙里咕噜咕噜往外冒着小小的血泡泡。

  这把小刀被他扬了扬,然后扔飞刀似的扔向汇聚的血液,突然,血液疯狂流动,就连已经进入下水道的部分都迅速回流,堪堪在小刀扎进地面前逃离了那个范畴。

  血液从墙上、地上和米格尔的衣服上爬回一处,涌动着升高,最终汇聚成一个女孩的轮廓。

  下一秒,血液消散,露出女孩白皙的皮肤,黑色的长直发和血红色的连衣短裙。

  红微微喘气,后退了两步,看见一身囚衣的血族学者脸上带着些猫捉老鼠的恶劣笑容,这笑容将他一贯的优雅都冲淡了。

  红脸上没什么表情,瞳孔中却隐隐震动着。

  她刚才本来想用爆炸营造出她已经传送至别处的假象,悄悄进入下水道逃走。

  没想到,这个男人不仅一眼就看穿了,还扔出了带有【切断】特性的祭品小刀。

  切断是一种状态,万一她刚才被扎中,从小刀的正反两面为限,前后会完全隔绝成两个空间,那样的话,她就不能把自己拼凑起来了。

  这般想着,她望向米格尔的眼神里透出一丝敌意。

  “不错嘛,很特别的能力,还很对我胃口。”米格尔身形动了动,似乎都没有离开原地,到他阴影一闪一回见,银色小刀已经重新到了他的手上。

  他血眸盯着红,悠然问道:“跟着我们是想做什么?”

  红没什么表情地用中文回答:“你是积分不够,所以挑中了我吗?”

  “是中国人……”听着红轻轻的嗓音,米格尔有些意外,看着一身红裙分外显眼的女孩儿,他猜测道,“你认识异端,所以跟着我们?”

  “认识。”红没有否认。

  “敌对?”金发血眸的男人靠近了一些,探究意味明显。

  红动都没动,她知道在这个抗衡级面前自己跑不了:“不是。”

  “朋友?”

  “也不是。”这次,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否认了。

  “如果不是,我可就动手了哦?美丽的小姐。”米格尔终于凑到了近前,低头看着只有一米六的红,银色小刀在手里玩出了个花。

  “不反抗的话,我可以用我个人最喜欢的方式杀掉你——你想不想尝试一下失血过多的滋味?”说着,米格尔低下头,呼吸散落在红颈侧。

  表面上这个动作容易被红反杀,而事实上,他早就做好了准备,只要眼前的女孩动杀手,他就可以立刻反制。

  红神色动了动,用一如既往让人看不出情绪的,似冷漠似茫然的表情抬头仰视着米格尔。

  视线交汇了一瞬,红眼中浮现出杀意,米格尔则露出了口中四颗尖锐的牙齿,刺破了红颈部的皮肤,一股味道奇怪的温热液体流入他的喉腔。

  ……

  过了十分钟左右,等在杂货铺里的喻封沉和云肆听到了门口对讲机里传来的新播报。

  【血族学者杀死了看门人】

  “看门人?”云肆啧了一声,“我见过,是个光头男,没想到米格尔连他都杀得这么轻易。”

  “那是谁?很厉害吗?”喻封沉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只在积分表上瞥过一眼。

  “抗衡级,你说厉不厉害。”云肆和他现在是坐在小板凳上的,刚才奈亚意识到店铺里真的没有让客人坐的东西,就从隔间搬出来几个破旧小板凳放到了靠近门口的地方。

  喻封沉都怀疑这些坐上去吱呀吱呀的布满裂痕的小板凳会不会下一秒就散架。

  这地方穷是真的穷,但是连这里的货物都买不起的他们,大概比奈亚和灰胡子老头更像穷苦人民。

  乍一看,他俩以及在一旁“听故事”的罗珈,像极了给奈亚看门的保安。

  “我就是只是过来的路上见过看门人一次,感觉到他的等级我就溜了。诶,小金人,你见过把门背身上的吗?”由于所处环境与当初的森林小木屋有些像,云肆不经意间就叫出了当时单方面给喻封沉起的外号。

  “没见过。”喻封沉实话实说。

  “看门人就是的,背后背着一个比正常门稍微小一点的黑色大门,我就看过一眼,印象贼深。”云肆属于聊起天来有话痨潜质的人,没话找话都能说好几分钟,“你说,同级也杀这么快的米格尔,在抗衡级里属于什么层次?”

  喻封沉认真想了一下,通过这个血眸的吸血鬼的言行,和战斗时的气质来看,他一直都显得游刃有余。

  “应该很强,起码在中期靠后了,说不定再过段时间都要准备晋升了?”喻封沉不知道晋升错乱级的要求,只能这么猜测。

  就在这时,一阵不加掩饰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接着是米格尔优雅的语调:“在背后讨论自己的盟友,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哦?”

  “讨论一下随时可能化友为敌的人,是一个非常好的习惯啊。”喻封沉故意这么说,算是回敬。

  可是,他马上看到了走过来的米格尔手臂上夹着一个横向的黑红色的东西。

  啊不对,是个黑色长发遮住了脸,穿着红裙,被夹着腰感觉从后面看会走光的女孩。

  凭借着对熟悉气息的敏锐,喻封沉愣然:“红?”

  被禁锢着无法挣脱的红伸出手臂,把挡在脸前的黑发胡乱别到一边,看着由于米格尔的走动而越来越近的喻封沉,她眼中的影像仍然很模糊,不明所以来了句:“早上好。”

  下一刻,米格尔将她放到了地上。

  “这是怎么了?”看着红有气无力,脸色苍白如纸,喻封沉看向米格尔。

  现在五个胜利名额还空着三个,作为勉强的熟人,喻封沉对于红当然是抱有善意的。

  “她……”米格尔看向另一边,“我没控制好,血吸多了,她现在头脑比较混乱。”

  谁叫他都打算直接杀掉这个女孩了,她突然说她是现在喻封沉这一边的?u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异常游戏体验师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